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40章: 此情须问天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40章 此情须问天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从嘉,已经成魔。恍若魔魅的指尖,幽幽地紫檀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种无声的胁迫,他还要让你心甘情愿,俯首称臣膜拜他一颗从不被人触得到的清淡心。

多么淡漠的轮廓啊,从第一眼开始。赵匡胤低叹,“李从嘉,我可以确定地告诉你,太子的确想要除掉你。”

“这句话有很多人告诉过我,从很久之前开始。”他丝毫不以为意,“可是你们都不是他,你们也不是我,凭什么要如此肯定。”

一句话重新引起赵匡胤的愤怒,李从嘉为什么就是长梦不醒,怎样也不能放弃那所谓的人伦亲情。乱世里的人谁有那个资格来要求什么情深意重。人命尤其不值钱,太子狠下心来除掉他就算有过犹豫也很快会过去,毫无威胁的帝王和权利让李弘冀甘心用自己的弟弟来换取。

谁能真的视你如命。

流风响泉,

纵使笙歌亦断肠。人不能永远回头看。李从嘉站在万丈深渊前仍然坚持流连过往的云烟,执拗不肯转过身,他总以为自己还活在他们两个人的盛世里。

李弘冀亲手放的这把火,他宁愿烧死其中。眼见得自己枝叶焦灼缓缓颓败而不愿逃离,死亡是一种人性最后的释放,李从嘉以此证明,人世间至真至美的感情依然还在。他相信,所以他心甘情愿。

赵匡胤重新扣住他的肩,他深深地嗅见他周身弥散出的紫檀幽香,丝丝入骨,带着些清冷的固执。“李从嘉……”他唤他,碧色的人却不肯正面相对。

“看着我的眼睛。”赵匡胤加重了语气,却分明带着些叹息,见他不肯,只得用手抚上他的脸,明显地感觉到怀里的人一阵闪躲,被迫看向他,赵匡胤的手指持续停留在他的脸上,渐渐顺势而下,临摹着他极其清秀的轮廓。

四下无声,远远地能够听见露园里淋漓的水声,日光恰好被一树桃花遮住了半边,几缕飘散于李从嘉的身后,淡淡地晕开一道狭长的人影,恰如其分地,桃花人面相映红。

很短暂的时间,谁也没有再能说出话,纵然赵匡胤想问,而李从嘉亦想逃,竟然都被那一树粉色桃花牢牢牵绊住,都无法看得清。

很深的眼睛。

赵匡胤能够在他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害怕。李从嘉的心很清,如同他的人。所以他的眼睛映得出世事无常,所以他不容易纵情。

李从嘉抬起手抓住他的臂,赵匡胤的手还在自己脸上,两个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下意识地觉得,这样不行,他的手抓住他,想要让赵匡胤放开。

却再一次地,让他看向自己的腕子。浅浅的指印,都是他留下的。

赵匡胤很轻柔地握上他的手腕,“看着我,疼么?”

他摇头。

赵匡胤无法,缓缓地揉着他的腕,“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腕子很美?”

这一句话引得李从嘉轻轻地笑了出来。并不回答。

“怎么?很多人?”他想到他自然是众人追捧的对象,自然不会有人忘了他所有的雅致。李从嘉望向自己的腕子被他缓缓地揉着,慢慢摇头,告诉赵匡胤,“你说过。”

赵匡胤起先不解,抬眼看他,突然就明白了。

笑得很是促狭,“那我若是说,不想你死呢?”

李从嘉像是突然被这句话吓到了一般,使劲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他挣扎得很用力。赵匡胤抓着他的手往一旁推过去,直直地将他整个人都压在墙壁上。

紧紧地贴着他,感受到那一贯云淡风轻的人此刻也掩饰不住的情动,异常兴奋,赵匡胤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心跳很快。”换来他再一次地无视,将脸转向一边,宁愿看闲花空落也不看他。

“何苦不承认呢?”赵匡胤就是喜欢看他这时候的故作冷淡。偏偏想要逗他,再进一步,逼上他的唇。

一吻却不落下。

炙热的气息吹在李从嘉面上,吹皱波澜不惊。闭上眼睛能够听见那天水一色的人儿心底有莲花,缓缓开放,瞬间的轻响,绝世无双。

你如何不用美来形容。又如何能够视而不见,同是男子,斯人如是,赵匡胤从不认为自己是何清高君子,更何况这颗心早被蛊惑,彻头彻尾都不再受到清醒的控制。

他很用力地压住他最后的挣扎,一双手在腰际游移。

一个吻的时间能有多长,怎么让李从嘉觉得像是过了一生。很浓烈的纠缠,承受不得的快速心跳快要逼疯了自己,他怎样都该逃开,却怎样也逃不开,是不是一开始就错了。谈不上谁对谁的轻薄,都是无法自制。

“别乱动。”赵匡胤最后危险的警示他,这话入耳更加难堪,李从嘉僵在他怀里不知道还能怎样。

他身上的天水碧带着些纱衣特有的稠涩质感,通透的颜色可以直直地看见里面素白的中衣不染纤尘。

什么东西像是要被烧断了一般的催促自己,另外一半的理智还在,拉扯不清之际只能彼此撕咬。

李从嘉还是要逃,他还是不肯让他逃。

赵匡胤将他周身覆住,李从嘉看不清所有的景物亦望不穿这小小的一方天,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能想。

他眼前只能见得他。

持续地彼此折磨间赵匡胤失了分寸,狠狠地拉扯下他束发的青色绸带,墨色长发瞬间铺散而下,慌乱间遮住了半边脸庞,只剩得那一目重瞳子,诡魅而不可言说的风情。

李从嘉是个男人。他不该配得这样的字眼,可是从头至尾都不能回避,赵匡胤无法形容关于他的周身,那是说不出的诱惑。

这一次赵匡胤全无了忍耐力。一双手着了魔般地像是无药可救,唯有碧色能解,他腰际的外衫的束带近在咫尺。

……本章完结,下一章“ 落花狼籍酒阑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