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43章: 凭谁整翠鬟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43章 凭谁整翠鬟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晚的时候,娥皇再一次醒过来。

李从嘉恰在桌边,见得她醒了,犹疑了很久终究还是没有上前,他怕再刺激到她。

虽然娥皇神色还有些迷离,可是已经变得平静无比。一贯地用手掀起床纱,轻轻地直起身子看他。

视野里的一片苍白,渐渐有了实际的景物,桌椅的轮廓,藤架长长的雕花,还有那积了些红泪的火烛,以及光影中的他,新换得一袭袍子,淡淡的碧色。

真好。

他眼里有为自己的担忧。如果就这样一直痴痴地看着他不动,一直这样远远看着,也好过翻天覆地。

她冲那还有些不安的人微笑。像是睡了长长的一觉般,“从嘉?”

李从嘉愣住,他看她的神色如常,还带些娇嗔地唤,见着他不敢动,又问,“怎么了?”娥皇上下地打量自己,没什么异常。“我睡了很久么?”

“没有……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终于过去执起她的手,床上粉衣的女子又恢复了牡丹般的艳丽的美,刚刚春困而醒,面色微红,多美的妻。

他心里暗暗地放心,她或许是真的记不清楚了也不一定。

“不舒服?我只是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用手挽着自己长长的头发,撇眼看他,蓦地笑出来,“看什么?好像第一次见到我似的。”

李从嘉起身去取了梳子来,放下她挽着头发的手,自己慢慢地替她梳。“睡得可好?”

“好像做了梦,内容记不太清,只是很难过。”她偏过头去像是在回想什么,李从嘉的梳子一滞,“做了噩梦?”

“忘记了。睡得太久,这是什么时辰了?”娥皇不愿再想,望望窗外的夜色,“天黑下来了。”

“刚过了酉时。”

娥皇安静下来,静静地让他替自己挽发,“明日红袖还定好了要来,我怎么给忘了,今日这是怎么了。”她突然想起了这事,“不行,还是要去看看梨香院的那些丫头们。”

李从嘉笑出来,“好了,哪里差你一句话,流珠早早去吩咐她们注意过了。”

一旁妆台上的铜镜正映出两个人的身影,他在她身后,一脸温柔地轻轻替她梳头。“从嘉,把窗子开一些吧。”

他随即起身打开木窗,瞬间倾泻下一地月光。“今日的月亮很美。”手指轻轻地敲击雕木窗棂,回首看向她,娥皇坐于床边,纱衣露出一截极美好的手臂,正望向自己这边,他与她对视,见着那一双清澈的眼睛终于还是心怀愧疚。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娥皇低吟,却是清冷萧索,“怎么?”他故作欢笑。

“突然想到而已。”

李从嘉走回去,继续坐在她身后,拿过金色的钗子给她插在发髻之上。抬手间的腕子。还带着那一场荒唐的印记,他自己未曾注意,却独独入了娥皇的眼。她深深地吸气,“冷么?”他还以为夜凉有风,只换得她摇头。

本来一切都该如此,云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怎么那铜镜里的女子黯然神伤。

她的睫毛颤动,那腕上的一切时刻都在提醒着什么,向根根尖刺狠狠地戳在心上,不见血,却伤人。

李从嘉只觉得她有些异样,“娥皇?被梦魇住了?”他试探性地问她,眼前的女子却笑着回身抢过他手中的梳子,“你在笑我?”眉眼如丝,还有些恼。

“不敢不敢。”他也笑得释然。

“我是做了个噩梦,我梦见你自己跳进水里不见了。”她说完突然像看见了什么一样,凑近他细细地看,“唇上是怎么了?难道我们清雅绝伦的安定公跑去和人争执了不成?”

李从嘉慌乱地别过头去,衣袖掩口半晌才放下,“我记不清了,许是不小心。”

娥皇笑得很是欢喜,像是抓住了他难得的趣事,“安定公可是喝茶烫了口,妾身可是担待不起,都怪妾身今日睡得久了。”说完还像模像样地冲他万福一礼。

抬起头来一双美目流转,憋不住终究还是自己倚在榻上好笑地看他。

李从嘉也笑了。出门唤流珠给夫人传膳。

那碧色的袍子消逝于木门之后的瞬间,一滴泪落在绸褥上。

她在笑自己,笑得出了泪。为了拜托那一场噩梦,她心甘情愿给自己再编织出另一个旖旎的幻影。

紫檀依旧。

她怎么能够想象那样的人难堪,娥皇甚至无法因自己的满心绝望而毁了他一身的清雅。所以她只能毁了自己。生生地咽下满腹眼泪,化出一朵绝艳牡丹,还要开在火焰之上,在心伤上舞蹈,三寸金莲舞霓裳。

起身抱过来自己一直钟爱的琵琶。

一声已动物皆静,四座无言星欲稀。

当年她一曲醉倒多少英雄年少,偏偏只有廊下那一身烟雨色才能倾倒自己。琵琶伴七弦,以歌南风。

外人总赞,他们本是夫妻却亦称知音。可若是二者只能择其一,她又将如何选择?懂他便得不到他,得到他,是不是也就永远都看不穿那深重如墨的一双眼?

轻轻地捧着琵琶奏一曲,心绪随音万千愁,终究没个安排处。只能让它牢牢地锁在心里,以爱为最后的防护,以血养之,熬到蚀骨的那一日才算得终了。

她只是爱他,就足够了。

思见春花月,含笑当道路。逢侬多欲擿,可怜持自误。自从别欢后,叹音不绝响。黄檗向春生,苦心随日长。

本是一曲春歌,却弹得满室冷清。

李从嘉恰站在门前,听见这弦音勾起回忆,初见的娥皇,面纱不掩国色。不矫揉不羞怯,远远地让他看见凤穿牡丹般的绝景。

如今的她呢,却独自坐在房里一曲萧瑟。他听得出弦音里的惊动。却不敢妄自猜测她还记得些什么或是做了怎样的梦。

他只希望梦里的自己,还值得她落纱而笑。

“流珠吩咐煮了些荷叶汤拿来可好?”他笑着以手掩住琴弦,音止。

“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沉腰潘鬓消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