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44章: 沉腰潘鬓消磨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44章 沉腰潘鬓消磨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偏苑里的赵匡胤站在月下廊前闭目不语,手里紧紧捏着那一个木镯。

这一夜太过漫长。一座金陵城将会倾覆几个人的荣光,看得是同一轮天边月,却是各怀心绪。

李弘冀满意地看着红袖一双巧手添了伽南香入霓兽金炉,缓缓地飘散出一室暗香。她刚要转过身,手里还有锦缎包着的几块香料,一双玉手却突然地被人抓了去,李弘冀抬起来,眼神格外深沉,“怎么伤了手?”

狭长纤细的划痕,破了些皮。

“是……。是今日梳妆时不小心……。”她有些闪躲,却被他看得清楚,“什么东西划伤的?”

“发钗。”想想也的确是实情没什么好隐瞒的,红袖安慰自己。

李弘冀当然知道这双手对于眼前这女子的意义,她定当是视它如命的,虽说看这伤痕形状确实像是钗子所伤,可是若不是有事她怎会此般不小心。

“这钗子看上去可算不得好成色。”意有所指,李弘冀突然抬起手拿下她鬓角间的钗,明显不会是她自己选择的,也不曾见得她戴。

“旧年家里的,突然寻到,就戴上了。”

“旧年的…。。”话说得一半,缓缓地以指试探那钗的新旧,半晌没有说话,李弘冀笑得很是温柔,“我为你戴上。”

红袖受宠若惊,有些不安地坐在镜前,看那只手便可翻云覆雨的男人竟然难得的心情大好。何况只是一只不起眼的低廉发钗。

“怎么,想家了?”他问她。

红袖浑身一震,“没有。”答得很是迅速,她自是不愿再提及出身。

“听得谁说起过,你家里没有人了?”李弘冀手指很轻,慢慢地为她戴上。“还想着,若是家里还有什么父兄,我可许些官职,不是什么难事。”

红袖起身行礼谢过,并不敢看他,“确是只剩红袖一人了。父母双亡亦无兄长弟妹,劳烦太子惦记。”

李弘冀挥手让侍女全部退下,带上门之后,他揽过她的肩,顺势入怀。“如此境遇,倒生得风情。”凑近她的脸,怎样也算得是个美人。下等的出身还养得一双好手堪称难得了,“下次记得小心些,多美的手,怎么能给毁了呢。”

“是,红袖下次不会了。”她一双凤眼妩媚妖娆,眼波流转,引得李弘冀将自己环绕得更紧,耳鬓厮摩之间李弘冀的眼睛依旧清醒,他盯着她的眼睛看,总像是想要读出些什么,弄得红袖心中不安,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笑脸盈盈面上绯红,“太子殿下……”

李弘冀忽地又笑得看不出什么异样,“你可真是难得的小东西……”直直地往一旁的榻上牵扯去。

本来红烛摇曳,春宵一刻,偏得那人阴沉地声音似是询问,又像是命令般地在耳畔响起,瞬间冻结了一切欲望,“明日的酒可准备好了?”

红袖半边的发恰如其分地隐住了她的表情,心里却是七上八下,“已经按照太子的吩咐办好了。”

李弘冀轻轻地咬着她的耳,不疼,却逼得红袖不能躲闪,只能由他继续在耳边继续说,“要记得,不是我的吩咐。”当然是在让她明白,若是有了闪失,可万不能说出背后的一切。“如果若是事情有了万一,那你……”

红袖僵在那里等待,却听见李弘冀告诉她,“便说是韩熙载吩咐你去除掉安定公。”声音几不可闻,却分寸不失地直接传入红袖耳中。逼得她怎样都逃不开这预定好的一场阴谋。

她有些错愕,韩大人可算是太子党的人,怎么这时竟让…。。“韩大人……”

“你还是太傅的那府里的人,如此说起也算顺理成章不是么。”太子还是称呼他为太傅,毕竟七年为师,总也是习惯了,这嫁祸于人的伎俩虽然算不得高明,可是在场面上她也的确是韩熙载一手选进来的歌女,何况红袖又无任何名分,李弘冀对外也并不会承认与一个小小歌女的关系。

事情成了,自然是太子受益最大,事情败露,那边说是太子党里的韩熙载迫不及待想要扶持李弘冀登基,故不择手段,纵然父皇怪罪,也总会念及旧情。何况自己还算不得主谋。太傅啊太傅,姑且让你多担待。

李弘冀的眸子满是狠绝。红袖不禁不敢再作声,只是点头答应着。

翻云覆雨间一颗心却总也不得温暖,冷冰冰地懂得自己手上的伤痕竟然隐隐作痛。不起眼的划伤,此刻像是成了浑身上下的唯一出口,一切的绝望与忧虑全部经由那里派遣出去,却又再一次想起了那个人。

轻轻浅浅,分花拂柳而来,侧脸清晰而美好。

幽幽紫檀香。

她上方的男人有着与他类似,却终究不一样的俊逸面庞,李弘冀的棱角分明,他是乖戾的男子。而李从嘉很清淡,有时候你甚至会觉得他的存在很不真实,纵然如此,李弘冀却总也让她不能联想起光。或许此生太子是她荣华的唯一可能性,但是红袖仍然摆脱不了恐惧。

她再也不能走出那一个夜晚。

自己有些怯懦地低头与李从嘉擦身而过。眼见得那传说中的一腕倾城近在咫尺。触不到,终究触不到。

可是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安排让她能够望见他。如果视野里从来不曾有过李从嘉,红袖便不会如此苦恼不会如此犹豫。

今日的一切就能够心安理得。

可是那人笑若春风,淡雅如诗如画。

她怎么忍心毁了这么美得人间景致。所以,原谅我。红袖紧紧地搂住上方的男人,她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很想哭,却逼迫自己全部忍住。

原谅我。

也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李从嘉,抑或是李弘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春花秋月何时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