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45章: 春花秋月何时了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45章 春花秋月何时了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最后的最后,头上的发钗硌得自己生疼,她却怎样也不肯取下来,这是自己年少唯一的见证了。

这是翠柳巷最后的牵念。关于她的年少苍白和最后的纯真。所以怎样也要,记得它。

次日早上,她刚刚梳洗过后。李弘冀却一早就不见了踪影。红袖只听得下人们说是去取些什么东西,一会儿恐是还要过来看红袖姑娘。

红袖点头让她们退下,一个人安静地收敛心神。

一会儿便要去安定公府,一切的一切,总该有个了结。

最后一次,红袖轻轻地取了香木来,以上好的锦缎衬着托来添香。佷幽深的紫檀香木,燃起来会缓缓地散出一阵苍白色的烟气。最终淡淡地弥散开去了若无痕。

自从遇见李从嘉之后,红袖便相信,紫檀是有魂的。他和紫檀,已经分不清楚究竟谁才是谁的魂。相得益彰,那样的风骨,实在不该坠入这权利的中心,却也因为如此才更加动人心弦。

木门吱呀,有人进来。

她知是李弘冀,否则这里定是再无他人敢擅入。她起身回首一礼,随即继续把那香木放入金炉。

李弘冀细细地嗅着,“紫檀?”

红袖笑着说,“提神醒脑,春日晨光正好恰适合紫檀。”

“换了它。”冷冰冰的口吻。李弘冀负手立于窗边并不去看她,只扔下如此一句。

红袖却还想要坚持,“太子不喜欢?”

李弘冀长长地出一口气,本是不想再多说,半晌终究还是回答,“是他太喜欢。”

一句话让红袖心死如那冷灰般扑灭了所有悸动。是的,他太喜欢,所以任谁都奈何不得,这紫檀成了心蛊。

就算了吧。熄了它换成其它。

李弘冀努力克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却满眼都是那浅碧的影子。不能再多做犹豫了,“红袖,到我身边来。”他唤她。

红袖走过去,并不知晓他要做什么,却只见得他手里好像拿着个什么东西。

李弘冀见她过来,头上还用那钗子挽着发,心里终究不放心,猛地拉过她的臂,红袖吃了一惊,“太子……”她突然看见他手里拿着一枚金针。

“这是秘制的金针,会透入血液里游走。”他的声音低哑如魔,一脸决绝,像是抓住最后的稻草一般疯狂,他不能让自己心软,不能让自己到手的一切功亏一篑。

所以他掀起红袖的赤色袖口,露出长长的一截玉臂,缓缓地揉擦,红袖震惊得顾不上什么礼数抽手想要逃离,却被李弘冀一手拽了回来。

她眼睁睁地看着他狂笑着将那寸长金针刺入自己皮肤,直至全然看不见,瞬间冷汗一身。“太子殿下!太子……。”泪水在眼眶中流转。

李弘冀放下她的袖子,见得她跪下浑身颤抖,满是怜惜地伸手扶着她的头发,“没事,你放心,一时三刻不会有性命危险,只是可能会随着它在体内的游动而有些刺痛。”说得再轻巧不过,却又惹得红袖忍不住眼泪。

“午后,最多到午后,若是未时之前你不回到太子府里来复命,或者说,未时的时候,李从嘉还没有死,那么我可不保证你的心脏能不能承受得住这金针刺穿。”

红袖说不出话,满眼都是绝望。

“所以,只要你听话,我自有法子将那金针引出,但若是你如果出了什么差错,那也无法。本来我想要相信你的……。”李弘冀手抚弄着她头上的那只发钗。

自然他还是怀疑的。

手臂上浅浅地一点针痕,全然看不出什么威胁,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她送的酒若是出了差错,李从嘉不死,那便是她死。

什么你侬我侬,不过金针一枚便能全然道尽。这便是她日夜相盼的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