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47章: 正悲春落实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47章 正悲春落实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醉生梦死的从来都不会是他。而是他的身边人。

娥皇,红袖,甚至李弘冀,赵匡胤。他们统统被摄了魂魄,纵使这不是李从嘉的本意,他任何时候都淡若远山,可是那画,不是只有山河。

还会有谁?

同一句话,在两个女子心底响起。

朱日光素水,黄华映白雪。折梅待佳人,共迎阳春月。

阶上香入怀,庭中花照眼。春心郁如此,情来不可限。

吹漏不可停,断弦当更续。俱作双思引,共奏同心曲。

共奏同心曲,但愿共奏同心曲,女子这一世,不过也就求得这一件事便堪称幸福。可是自己呢,红袖舞尽繁华,却还是望不穿他那一目重瞳背后的波澜不惊。

总是有人赞自己美,哪怕是还在翠柳巷的时候,可是遇见了他,她甚至还不及那一腕的风华值得李弘冀惦念。

不是谁都能够是一曲传奇的,纵然她如今身在其中,耳畔丝竹声声,眼前各色纱衣晃动,满室醉梦。

都不及他。

天下都不及他。

问世间,谁人还能夜雨染成天水碧,谁人还能一腕醉天下,谁人还能才思倾国,谁人还能举手投足都是惊鸿。

难怪,李弘冀要杀了他。他的存在永远都将是心上的一根刺。不疼不痒,却永远难除。不定时地出现,提醒你,他在,你便永不得超生。

李从嘉坐在上首缓缓地随着曲调低吟,愈发声音低下去,他望着门外的花廊,他在想一个人。

他坐在娥皇的身边想另一个人。

“从嘉?那酒是先送下去收着还是拿来一会儿便饮了?”

他看着她,“让他们送过来吧。”

先是捧了小小的一壶上来,李从嘉看着那白玉的酒瓶放在靠近自己的一侧,“昨日身子不好,大夫说了,你这几日可不能饮酒。”引来娥皇一阵叹息,“这时候你最听大夫的吩咐。”

李从嘉笑着,“佳品当然要自己独占。”

恰娥皇含了梅子,听了便要唾他,顾及到还有旁人在,这才瞥了一眼只得作罢,还带些娇羞,惹得一旁的流珠不敢正视他们二人。

酒香沁人,他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唤人过来低语几句,“怎么?”娥皇看过来,李从嘉只是摆手,“我马上便回来。稍带。”

向下面的伶人礼貌地点首而去。

他想要去做什么?

李从嘉命人取出了山河锦。飘篷不解却只得照做,伺候着他换上,满室清辉。山河锦举世无双,一般人衬不得它的矜贵与风雅绝佳,只能算是暴殄天物,可是让安定公穿上,飘篷却必须承认,只能说,山河锦的确配得上安定公。

他实在不是…。。一般的人。

李从嘉回去的时候,一室的人屏住呼吸不知如何是好,他只是笑笑,“继续。”娥皇神色分明惊异,“从嘉……”

“无妨,你们继续,今日高兴便取出它来。”说的清淡,一展衣袖,山河失色。统统被那玉人光华逼得成了陪衬。

红袖只是一抬首看过去,却像是看见了末日盛景一般,万里山河若隐若现以浅碧色的织锦为依托,偌大一个南唐,兜兜转转除了李从嘉,竟然再无第二个人穿得起它。

山河锦,红袖叹息,他当生在盛世却身在飘摇,若是真的让他面对这山河该会是什么景状呢?你如何能将他与硝烟战火相提并论,那些锋芒都只能穿体而过,他不是能够负担得起苍生二字的人。世上只得一个李从嘉。

而他却欲乘风。

那梨香院的伶人们平日哪里见得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都慌了手脚,连目光都不知该往哪里放,想要细细地看他,却又怕身份悬殊,一时之间几许玲珑心都转不过那烟雨一色。拨弄琴弦的几双素手都有些静不下心,偷偷地瞥上两眼,便见得那一腕绝姿。

他会让她们迷恋,还要带些艳羡。人天性向往一切美的事物,可是美终究只是皮囊,这些也算得殊色的女子她们因美而争取一时的风光,除此之外,并不剩得任何。所以世人都叹李从嘉,有时候,你甚至会看不清他的容貌,氤氲出的紫檀香气会让你忘记很多事情,风骨是熬成的,不是谁都能谈得上。

山河锦也不是什么日子都穿得的。也不是什么人的心能够压制得住的。

他知道。红袖亦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渐觉伤春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