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48章: 渐觉伤春暮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48章 渐觉伤春暮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香添了数遍。

不知过了多久,廊下突然人影攒动。流珠过来禀告,偏苑的赵公子求见,李从嘉淡淡地抿一口茶,看向红袖,却不见她有什么异样,心里对红袖升起了一些欣赏,却也是见得场面的女子,如此还能镇定如常。

娥皇在一旁不语,见李从嘉让流珠去问问所为何事。府里今日有事,若非要事,便让他回去。

那褐色的人影很是焦急般,急急地又催促流珠进来禀告说是有急事。

李从嘉眼睛看向娥皇,这么多人在下面候着,娥皇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笑着说若是有事便先去吧,我来陪着红袖便好。

红袖也起身示意跟着来的小丫头将那淸欢酒壶端过来,“安定公不如以此佳酿会友,一同品鉴一二。”

凤眼里涌起一丝决绝。

李从嘉看着她的双目,突然笑了出来,“红袖姑娘想得周到,我替赵公子谢太子的美意。”

堂上堂下不动神色彼此心意已决。

那长长的指甲染酒而过,丝毫未觉。

“娥皇,”李从嘉最后转过身执起她一双柔荑,也顾不及避人,娥皇含羞带愤地看他一眼,“可还记得那谱子?”

娥皇一时未曾想那么多,“什么?”

“霓裳羽衣舞。”

“自是记得,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

一目重瞳子依旧深不见底,“无事,若是真的得到它了,记得要重现盛唐风光。”

娥皇知他有心事,可是此时此话却参悟不透,只得颔首。又见得下首一群小姑娘还兀自候在那里,只得抽回手,“快些去吧,都等着,早些回来,午膳我让流珠备了你最爱的藕尖粉糕。”

她的妻还念着他爱的食物,并不曾察觉出什么。

而他,最后握紧她的手,“好。”

终究还是转身而去。

身后跟着的小侍女捧着那送来的一壶新酒,红袖眼睛直直地看着那酒壶,随着他们离开的踪迹,一直送他走。

胸口有些刺痛。她抬起手像是酸痛了般捶打两下,“怎么累了?不如过来听首琴歌?”娥皇拉过她来,一起坐下。

远远地还能看见那举世无双的山河锦飘摇而去。

转烛飘蓬一梦归,欲寻陈迹怅人非,天教与身心愿违。

待月池台空逝水,荫花楼阁谩斜晖,登临不惜更沾衣。

天教与身心愿违。谁让你终究生在这乱世飘摇,谁让你非要痴人不醒。这本是无可奈何,却都是定数。红袖紧紧地握着手,那一寸长的指尖便生生地割进了肉里。

疼起来,才觉得,我们都还在。

都是幻灭,除了紫檀的香气,这一世都不可能再闻得到任何烟火。所以唯愿你,一如既往。

红袖淡淡笑得很是快慰。没有人注意得到。

李从嘉抬腕撩起一枝垂下的柳叶,看见赵匡胤站在不远处。“如何?”

“若安定公得闲,还请偏苑一叙。”

他随他走。终究回过身看那宴厅一眼,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蜡照半壁金翡翠,麝薰微度绣芙蓉。少年心绪,情深意浓,若是重头来过,依然感激,惟愿当日灯前月下,还能执手绣芙蓉。

偏苑里,桌上小小一壶酒,赵匡胤拿过来捂在手里看他,李从嘉却问,“冷不冷?”

他不说话。

于是都是沉默。

“怎么又穿得这袍子了?”赵匡胤眯起眼睛仔细打量那山河锦,越发心生赞叹。精细得连河水纹路都可窥见一二,足可见其绣功精湛。俯下身子,细细地嗅,秦淮河水涤荡过的香气幽然而起,怎么也解不得那紫檀的蛊。

李从嘉挑眉,锦绣袍,珠光衬如玉年少。一瞬间肆意地风华,让赵匡胤不禁身不由己,很想揽过他来,却听得他说。

“不舍得?”

“何物?”

李从嘉笑意分明,“我。”

赵匡胤倒抽一口气,这是分明地挑衅。一把扯过那清秀的影子倚在桌上,“我是舍不得那酒。听说与黄金同价。”

怀里的人不安地挣脱,赵匡胤微微送开些手,却见的他仔细地将衣衫理得平整,山河锦绣,一目重瞳望向他,“黄金又如何?你现在弄皱的,是整个天下。”

他的坚持,便是至死也要风华绝代。

或许心底也涌起了偏执,你要我死,我便死在这一身山河锦上。你丢了那年的琴弦,流风响泉谁都回不去。

李从嘉若是归去,也必是千古留念。所有人都当记得,所有人都当扼腕。便要你看着,这山河锦我衬得,我穿得,我容得下。你再寻不到第二人。

赵匡胤压下身子。

“那我若是,要了这天下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晌贪欢(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