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50章: 一晌贪欢(中)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50章 一晌贪欢(中)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临近晌午,天气很好,没了阴雨连绵的阴霾万里澄澈。可是这小小的偏苑人烟稀少,赵匡胤又总是避着他人眼目,故此窗子并未曾打开。

室内满是瞬间而起蒸腾着的绝望与挣扎。一方桌椅上山河锦像被丢弃的市井布匹一样随意地铺散下,一半还落在地上无人注意。那软榻一侧的玄色纱幔被撕扯间凌乱得落下,恍恍惚惚间李从嘉什么也看见,那一目重瞳只能见得一个人,他只能见得赵匡胤一个人。

赵匡胤唇齿流连在那惊世绝艳的腕子间,惹得那人不安地颤抖,他强压下他想要退缩的闪躲,按住那一双腕子,“听话……。。”

李从嘉别过头去不看他,“你……”想说什么终是没有说。

“嘘。”赵匡胤最后警告他,俯下身子,一吻落在眼睫上,李从嘉只能闭上双目,酥酥痒痒的感觉异样特别,那略有些低哑的声音便欣然全吹在面上,明显得是动了容,“今天……没人救你……”

这一句话更加让他无所适从,换得赵匡胤促狭地低笑,“让我试着记得你。李从嘉。”

“记得我又有何用?”腰间长长的青色束带被取下了环佩的禁锢,瞬间他微凉的指尖轻巧地探入,分明地刺激让那浅碧色的人终于压抑不住地喘息,“你这个疯子。”

赵匡胤猛地抱起他,早已经松散的头发蓦然而下,迷离了两个人的眼,“我就是疯子,你也是。”赵匡胤说完咬住他的耳,听见他的轻哼更加不可自制。“要疯…。。也是你我两个人的事……。”

还有清风吹花,素白的中衣被身后那人纠缠而下,几番彼此拉扯都像是用尽了最后的执念,不过就是一场荼蘼花事,因为这光景的消逝反而愈发变得像是一场报复,反复地撕咬与无法抗衡间玄色轻纱曼舞,遥遥地还能听见宴厅里的笙歌未绝,李从嘉脑海里满是过往烟云,有年少时的锦衣而笑,有弘冀哥哥推搡间那一地的落地黄花,还有流风响泉,还有山河锦。

还有什么呢?突然他想起那落纱而笑的女子,笑得翩若惊鸿,那时候他以为他遇见了此生华章,可是,有什么能够提早下得了定论?

所谓的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统统在此一刻尽失颜华,有什么用,都不及那人手指之间的一寸升仙。

李从嘉突然难过而泣,是为了什么?此时此刻销魂蚀骨般地沉沦,控制不了抑或者本无从控制,只是那疯狂的人眼里映出一个颠倒的自己,突然让他感觉无力。都是水里花月,看得到,触不及。

那泪就突然地从那深重的眸子间涌出,点滴而落,扑簌而下进了那暗金色的床褥间洇湿赵匡胤的心,他的动作轻缓下来,捧着他的脸不知如何安慰才好,却又被那湿润的秦淮烟雨侵身而入逼得几乎发狂,“别哭……。”

那碧色的人缓缓不愿让他看见,偏过脸去却又惹得泪滴滚下的轨迹愈发清晰,不是脆弱,只是突然放下了很多年积压的牵累,这一身的折磨终于要在这一日结束,再没了什么皇权,没了什么太子,也没有六皇子。什么都没有。

可是终究还是要带着对那女子的愧疚而去。

他还是对不起娥皇。

忍不住的眼泪,怎么就这般难堪,李从嘉闪躲着就是不像让他看得清楚,偏偏赵匡胤扣住他的腰牢牢地缩在怀里不让他动弹,“我放了你可好?别哭……”明显的喉间滚动,他受不得他的泪。

比杀了自己还要难过。千门灯火,九陌香风统统不及这阑珊处的碧色人影。天下都不及他。怎么能见他痛苦。

赵匡胤伸手挑过他的衣衫覆上李从嘉的身子,“起来,不许再哭。”那一向肆意而为的人突然生生地压下所有的妄念,声音还带着些僵硬,以衣裹住他便要带他起来。

李从嘉俯在榻上不动,看不到他却低声道,“你……”眼底有些恼了,这种时候,他竟然……竟然…。。话到了嘴边终究还是说不出来,只得咬紧了嘴唇,被他拉扯得素衣斜散,半边如玉的身子就突然露在空气里,掩不住的丝丝凉意。顾不及那许多,只问他,“赵匡胤!你当我是为何而哭,你真当我是那软弱之辈,那便是我看错你。”咬紧了嘴唇,伸手取衣。

他自不是因为无力反抗才做此伤怀,可那蠢人偏到这时候当起了君子。都是男子,谁能熬得住眼前的烟花盛景。

何况早已,失了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晌贪欢(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