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53章: 谁能役役尘中累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53章 谁能役役尘中累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匡胤突然冲过来在他腕子上扣上了什么。

却是个很朴素的紫檀木镯子,李从嘉一眼便瞧出这定不是俗物,但也还看不出什么奇怪。“你……”他想问些什么,可是自己……。

为什么没有死。

李从嘉站在那里冷眼看着自己的影子,生生被个木镯坠在人间。他诧异不已。看向那酒杯,质问赵匡胤,“沁骨?入淸欢,若有毒则紫檀可解,无毒紫檀与**花液遂成剧毒?”

赵匡胤没想到原来李从嘉探听到的远比自己想得详细。他竟然知道若酒有毒紫檀可解,他还执意用瓷杯。

那是真的不如归去。

他更加坚定了把那镯子给他的信念,“戴着他,就不会死。”他按住他的手。“紫檀解毒,这镯子特质而成,有解药可压制毒性。”

李从嘉显然是疑惑的。他看着那小小的镯子并没有见得什么出奇之处,亦并未察觉出它能够压制住什么。

可是自己分明没有事。

他望向那一壶酒。

赵匡胤见他的疑惑丝毫不以为意,“你不知道的事情很多。”那指尖敲击在桌面上发出清脆地响动,突然转念问他,“可曾见过雪落?”

李从嘉摇首。

“这江南温润,哪里见得那般景致,千里飞霜的冰寒都集于这小小一瓶。”赵匡胤将那酒瓶径自放入怀中,并不再让李从嘉端详,忽然想起塞北的雪花,轻轻扬扬,拂衣而落,很想有一日能够在那重瞳里看雪飘千里,只是怕要冻坏了他。

“你这算救我?”他却只问他这一句话。赵匡胤哑然,李从嘉当然知道他今日不死后患无穷,不论是哪一方面,李弘冀忍得这一次,却不可能真的放弃。“赵匡胤,你救得了我一时,救不了我一世,更何况,长恨此身非我有,我并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那碧色的人毫不犹豫地想摘下那镯子。

赵匡胤止住他的手,“我不是要救你,同等交换。”他说的很随意,好像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交易。“我知你不愿受人恩惠,你若要求霓裳羽衣舞,那便以命来换可好?”

李从嘉那一目重瞳闪现出了些惊讶的光,他打算以此相挟么,“命?”

“不错,只要你带着这木镯一日你便一日不会死,我离开金陵后便替你想法寻到霓裳羽衣舞,若是在此期间李从嘉死在他人手上,那便是你不守信约,娥皇就一世也别想得到那谱子。”

李从嘉放下手,“你就这么确定你能寻到那谱子?”

赵匡胤不说话,“换,还是不换?”

“好。我活着。”

这一句话清清淡淡地飘在空中,却突然让赵匡胤放下一颗心。

他张开手拥他入怀。

只是长出一口气,慢慢地抱着他,嗅见他发间衣裳上的紫檀香气,幽幽然然闻之心安。喃喃地靠在他耳畔说给他听,像是把心底的话都拿出来见光,“从嘉,活着。”

他安静且柔顺地靠在他怀里点头。看不见表情,却异常地安定。

赵匡胤继续说,“若我活一日,你便需活一日,我不取下这镯子,任何人都碰不得。”李从嘉依旧颔首不言。心里确实温暖。

这个人,很真心实意地希望他活着。不为皇权荣华,他只是此时此刻,很认真地希望自己活下去。

这样被人期盼的心情,很暖。

李从嘉的嘴角分毫不差,笑容无双,抬起自己的手,终究还是同样拥住了他。

那山河锦的人。那天下。我统统都要。赵匡胤告诉自己,他要给李从嘉一个天下。

“赵光义怎么办。”李从嘉突然惊醒。

“别说话,相信我,我不会让我自己的亲弟弟送死。”赵匡胤很是轻松,丝毫没有担忧。仿佛一切成竹在胸。“我很快就要离开了。”他不是这南国的人,也不是这小小一方地方困得住的金鳞。李从嘉早知道。可是真的听得了,却有些惆怅。习惯了身边危险的存在,不过短短数日而已。可是他在身旁便总像是迷恋上一切危险的事物,那是悬崖采兰的心驰神往。他问他,“雪是什么样子?”

赵匡胤不答只轻轻摇头,“明日傍晚,凤凰台上见。”他松开李从嘉俯身取剑。

那一目重瞳微微一动,“明日?”

褐色的人转过身去推门,器度豁如,臂上流血不止的剑伤被他随意地以布包紧,李从嘉见得他的血,同样感觉到自己肩上清晰地疼痛,他记得他咬住他不放的神情,记得赵匡胤疯了一样想要把他彻底毁掉,那来往间的触感犹在,心情却忽地平静下来。

赵匡胤迈出去的时候终于还是停下,不转身,“就当作是临别的礼物,明日,尘埃落定。”随即大步迈出去,那门就那么敞开着,“若苍天不负,终有一日你会见得雪落千里。”李从嘉听得他如此说,眼神愈发像清明得像个孩子,直直地看见他翻身而去,赵匡胤最后一句话声音洪亮,“我不是他,我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失望。”

李从嘉会心而笑,慢慢地走出去,见得那春风拂柳,心情甚佳。

……本章完结,下一章“ 红叶飕飗竞鼓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