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55章: 不须怀抱重凄凄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55章 不须怀抱重凄凄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红袖努力地抬起一双苍白素手,偏偏那肩头像是撕裂了般疼痛不可抑制,却咬着牙生生地做到,喘息的声音越发强烈,她开始有窒息的晕眩。恍惚间那碧色的人影起身走过来,好像说着写什么。

可是听不清楚。

她浑身像是要被砍断一般地钝痛,午时后,未时前,李从嘉不死,便是她死。

那人阴枭的双眼直直地将那尺寸金针刺入皮肤,眼见得那命烛摇曳还要心甘情愿,一礼而下的红袖,有泪,却不是为了李弘冀。

何苦。

她临走时对着铜镜细细地梳妆,怎样都怕不够美丽,她从未妄自想要和娥皇比上些什么,那本是凤和孔雀的差别,同样自持,却终究不是一种艳丽。

那女子是能够真正翱翔于天的,而她一开始,便没有这个命。

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叹口气,将所有珍玉锦石的珠宝统统取下,只余水哥所赠的那一只发钗,就这样简单地挽上头发,对镜而叹。

不是这市井间的东西配不上那写金银珠玉,而是它们的贵气煞人,它们统统都不及这一只钗子衬得起今日的场合。李从嘉那样的人,她甚至不敢妄自用这些自己歌舞侍宴而来的东西来玷污。

他应该用最单纯的感情来配。

什么都不及这一只发钗适合。

红袖拿着李弘冀给她准备放入酒水中的沁骨毒药看了很久,知道门外不断有人来催促,最终没有放入酒中。

她的决定做了,便不后悔。

这一生别无所求,原本不肯向命运屈服,她要飞上枝头,她想要荣华她想要仰视,说穿了,你不是凤,引火焚身终究不得涅槃。

烧死吧,红袖的视线越发模糊,她突然笑起来,就烧死在这一片夜雨碧色里吧。起码至死,她还能一直嗅得见那紫檀香气,氤氲起得是一颗干净清淡的心,远比她所以一直争取的万千烟云要明晰得多。

即使他眼中从来都没有过自己,那赤色的火焰燃烧在所有的眼目中,独独地除了他,他不是轻易惊动的人。

李从嘉明显觉察出她的异状,起身慢慢走过来端详她的神情,红袖脸色很不好,说不出来的感觉,看上去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抑制住却偏要做出原本已经无能为力的动作,“红袖姑娘?”轻轻地唤。

红袖不去理会,兀自坚持跳完,那管弦之声犹犹豫豫,看着这金台上的异常却又没有得到停歇的吩咐,也不知该不该继续,便明显错开了节拍。红袖却好像全然听不到一般,坚持着自己心里的曲子,还跳得尽情。

飘篷终于还是看不过,过来询问要不要停,李从嘉只看着红袖,“红袖姑娘?你怎么了?”却没有叫停,他知这女子必有自己的缘故。

红袖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撕裂一样,疼到了极致竟然麻木下来,那步子几乎不可以称之为舞步,只是很牵强地执著地移动。

红色的流苏越舞越慢。

僵持在半空中零落不成歌。

娥皇也在一旁唤她,她却好像听不见一般怎样也没有反应,一厅的人全部愣在那里看着仿若疯狂地女子,明明是再也跳不动却偏要继续。本是歌舞,她却开口吟起一首诗词,清冷地声调,固执地旋转。金雀钗,红粉面,

花里暂时相见。

知我意,感君怜,

此情须问天。

香作穗,蜡成泪,

还似两人心意。

珊枕腻,锦衾寒,

觉来更漏残。

那一句此情需问天,只念得半句便猝然摔倒在小小一方金台上,滚落而下,一袭红衣如血,翩然盛放。

李从嘉惊得赶忙过去俯下身,“红袖?飘篷去请大夫来。”

红袖已然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她浑身上下知觉全无,气息愈发微弱,她的视野里早已模糊了景物轮廓,唯一能够分辨得出的就是那一身的碧色锦绣,她本以为自己会嗅不见紫檀香气,却怎么竟然丝毫未受影响。

还是她已经太过于留念这紫檀的风骨,她一直都能够感受得到。

李从嘉见得事情超出预想,红袖的额上破了很长的一道血口,许是碰在了台沿上,丝丝的血迹开始渗出,而她竟然还在微笑,李从嘉伸出手去试探地想要看看她是否还有知觉,那手还未触及伤口,却猛地被她一把抓住。

于情于理,这厅上厅下的人看着,她断然不该出此无礼之举,可是她就是牢牢地握住他的手,李从嘉有些愕然,下意识地想要抽回,却发现她那青葱似的指甲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被她自己掐进了另一只手腕上的血肉里,生生地截断下来,还在留在那肉里血渍满袖,恰是红色的舞衣,任谁也没有发觉。

李从嘉深深被这眼前的以前撼住,也顾不及什么尊卑有别,他拉着她的臂扶起红袖的上半身,“红袖?你可听得见我说话?”如此的一切只能让他觉得眼前的这女子早已丧失一切感官。

红袖看不清他的表情,亦不察自己听不见,她使劲地握着他的手,因为了无感觉而过分使力,“安定公……。”

娥皇匆忙跑出去看大夫来了没有,李从嘉叫流珠拿过来锦帕,他看着她额上的血迹顺着起身的动作缓缓而下,怕她迷了眼睛,却不知,她早已看不清。“红袖你说。这是怎么了?”

近前才发现,红袖今日盛妆前来,那发髻上却只插了一只并不起眼的俗常玉石钗子。有些奇怪,但是也顾不了这许多,他见红袖的唇微动,半晌只唤得出安定公三字。

“红袖你说,怎么了?可还听得见我说话?”

红袖抬起手,摸索着伸进衣内,李从嘉见她动作艰难,想替她去取却男女有别实在不和礼数,一时犹豫间红袖便取便又开了口,“安定公……紫檀。。。。。。”突然躬身一口鲜血溅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终期宗远问无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