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56章: 终期宗远问无生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56章 终期宗远问无生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满厅的人都惊叫起来。

李从嘉想让人将她抱起送去后边可是红袖执拗不肯,她终于从衣内取出了什么握在掌心里,那话说到一半喘息已经很微弱,“紫檀……很配你……”

大夫慌慌张张被请来,一见了这场面赶紧伸过来就要把脉,红袖却扬手将人推至一旁,完全没了轻重,竟让那大夫猝不及防踉跄而去。

娥皇叫着她的名字,慌乱间哪曾见得这种场面,眼里见了泪,“红袖?红袖你这是怎么了,这是大夫……让他看看……”

红袖只是笑着摇头,“安定公……太子毁了流风亭……他是真的……惦念过你的。”随即张开掌心,李从嘉只见得赫然一个瓷瓶,和自己那一夜见到的一模一样,诡异的寒玉瓶子。他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红袖她……。

“这毒……极寒……。至冷只冰才配得上…翠柳巷”,红袖深深地吸一口气,“……安定公可否答应……我死后…。。将尸身送回翠柳巷……”李从嘉只觉得握着自己手上的气力渐渐放松,他脑海中仔细地思索着前因后果,见得她如此,只叫她别胡说,红袖不让其他人近身,他便只能将俯身想将她抱起。

却只是一瞬间,那女子仰首将那一瓶沁骨饮下。

李从嘉的动作僵持在那里,遍体生寒。

他突然明白,这女子宁死也不愿死于胁迫。最后的最后,他听见她胸口起伏剧烈,恍若心疾猝发,气若游丝见的最后一句话,“相信韩大人……还有……。”笑得欣慰,“世上如侬…有几人……”

血迹洇开一地狼藉。他的手被她松开,他眼睁睁见证了沁骨的效果,大夫在一旁惊得摇头叹息,这女子许是疯癫了。

原来,翠柳巷的尽头是一袭碧色烟雨。红袖丧失一切知觉,她再也看不清他的眉目,看不清他笑若春风,看不清他一抬腕地惊才绝艳,看不清那一目重瞳的深重。她甚至至死都听不见他对她此生唯一请求的应予。

李从嘉能够答应她的,也只有送她回翠柳巷。

她的指甲还刺在自己的肉里。李从嘉突然放开她像是被吓到了般后退数步,笑得悲怆,“红袖…红袖……这又是何必。”

一把折扇抬腕而下,啪地坠在地上折了扇骨。

都是失了心的人。三十万两挥手洒明朝又天涯,待到失意书进酒杯酒窥天下,自当乘云沐彩霞,不负此年华。

她惟愿自己不负此年华。韶极而败也好过枯萎憔悴过尽春风无人赏。

她必是被多疑的李弘冀下了什么毒物,以至于时间一到便要折磨致死,而她坚持没有将那沁骨倒入酒里。这其中心思,就连流着泪的娥皇都可见一二。她何等聪慧,同为女子,很多事情却再也说不出口。

红袖实在不该沦落至此,她的器度远不似那等艳俗可比,临终甚至不忘报恩,不可让李从嘉因事误会韩熙载,亦不愿看他记恨李弘冀。

甚至贪恋一生妄求荣华,最后也还是记得要归于翠柳巷,或许她也终究看清这帝王家,这皇亲贵戚所谓的人心。

谁都赌不赢。

“珠碎眼前珍,花凋世外春。未销心里恨,又失掌中身。

玉笥犹残药,香奁已染尘。前哀将后感,无泪可沾巾。

艳质同芳树,浮危道略同。正悲春落实,又苦雨伤丛。

秾丽今何在,飘零事已空。沉沉无问处,千载谢东风。”

李从嘉半笑半吟,那悲痛堵在鼻腔间却无从开解。弘冀哥哥…。。弘冀哥哥…。你当真是不在乎人命,就算那根琴弦还在又能如何,纵然是个歌女,好歹也算得枕畔人,竟然毒害至此。

繁华渐冷。

娥皇过去扶着他,却不知如何安慰,李从嘉朗声吩咐飘篷去把那响泉琴取出来。

飘篷何曾见过如此人命关天的事情,一时吓得手脚都打了结,哆嗦着赶紧跑到后面去取琴。

那大夫过去兀自查看一番,上前回禀,“体内游针,附毒封穴,若不在规定时间内吸出,那针顺血游移,所到之处经脉俱断。最终心血喷涌,穿心而亡。”大夫战战兢兢地停顿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说,“可是看红袖姑娘她好像是…。服下了什么奇怪的毒物……这才是最致命的…。。若是没有那毒或许还可延迟一会,不过恐怕也是再多受一会罪罢了…。。”

李从嘉抚着额头挥手让他下去。

为时已晚,一切都无用。

那下人们吓得躲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那尸身便放在那里一时无话,李从嘉吩咐下去,“没有得到我的允许谁也不许碰触红袖姑娘。”

“从嘉…。。”娥皇上前挽着他的手,不说话,却是无声的安慰,这眼前的一切太过于超乎她的想象,可是她知道眼下不是询问的时候。

“我…没事。”那脸上却了无淡然微笑。

飘篷取了响泉来,李从嘉命他架在厅正中,命人将四方窗门全部大开,他坐于琴前。示意所有的伶人都退回梨香苑。

一身山河锦的人正对朗朗明日,与厅正中抚琴而歌。新做的曲子全然倾注于指尖,背后横陈红衣泣血,风顺着四壁栏窗而入,“满室青纱曼舞,珠碎眼前珍,花凋世外春。未销心里恨,又失掌中身。”弦弦入耳,悲怆满目。

他怜的是红袖,悲的却是自己。

“秾丽今何在,飘零事已空。沉沉无问处,千载谢东风。”清清朗朗地声音,唱的是那她再也听不见的挽歌。

他知李弘冀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听得见这一曲的,却还是要弹,就是让它随风而去,满城风光秀丽秦淮旖旎都敌不过一曲衷肠,李从嘉只是累了。

飘零事已空,输便是输了。你毁了流风亭也寻不见那根琴弦,我留着响泉又何用。

一曲弹毕,众人无言。

李从嘉山河锦当身,像是倾尽风华几欲随风而去,娥皇含着泪看他,知他有多苦,却又说不出,她因此而更苦,无论如何还是要努力,站在他身边。

无论如何,只要他还能安然站在这里,就是上天给她最大的福祉。多少人都想目睹他哪怕一个背影的风雅,红袖一口心血历历在目,她却还能够骄傲地站在他身侧,她就应当知足。

那眼泪淅沥而下,入衣不见。艳极而盛的女子终究是站得端丽,风雨都是陪衬。

忽然见得李从嘉施然而起,猛地举起了那具响泉琴,一双绝世风华的腕子映着那古琴最后的清雅,终是狠狠地摔在地上。

撕心裂肺地破碎声,飘篷惊呼,冲过去却来不及。

琴裂弦音未绝。

流风响泉,人间至真,越是纯净越难容,谁教你们生在帝王家。

一地古木的残骸,李从嘉突然纵情而笑,那一笑劈开金陵旖旎鼎沸直抵云霄。万千飞红空留意。

青色的长幔此起彼伏与风中起伏,那山河锦的人立于亭中笑得凛然,一幕重瞳恍若魔魅般惊人心魂,他衣袂翻飞间那失落的神色毁尽春光飞絮,天地失色。

远远地房檐上,那剑眉的男子只看得那碧色飞舞,倚剑飞身向着太子府的方向赶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刚作千年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