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59章: 终得返故乡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59章 终得返故乡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弘冀眼前渐渐看不清,脑海中的念头很多,努力地集中意志却怎样也不不能做到,他只觉得他受不了了,那一根弦崩到极限,马上就要断裂。突然于地上挣扎间触及一只冰凉凉的物事。

他努力地分辨,手感上觉出那是貂毛笔。方才掉在地上,然后…..然后……什么也想不得,只是痛苦。

有淡色的影子闪过,还有一身锦绣风光。有人淡淡地偏着头抚琴而歌,荷醉清风,菱勾流水。流风响泉天上人间。“弘冀哥哥,”叫得清澈无邪,那一双望不穿的眼目却始终都是自己的心魔。

他应该记得那一年的芙蓉锦鲤,清风拂面时候的紫檀香气,可是此时此刻头疼欲裂几乎不能镇定自己的心神,他只是想要解脱,快一点…..不要再继续濒临崩溃的边缘……

赵匡胤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眼前能够出现些什么画面,却见得李弘冀突然死死地捏着自己的颈部剧烈喘息,癫狂之间眼神涣散撞在门上,瞬间面上带血凌乱着头发冲出去。

李弘冀的心神已然陷入疯狂,他疯狂地在院子正中嘶吼,却话不成句,努力地睁大眼睛指着不知名的地方许是努力想要说出什么。

赵匡胤站在房内门里侧的阴影里暗暗地看着瞬间混乱起来的太子府,喃喃地最后对着那犹如风中残烛的挣扎身影说道,“李弘冀,你不知道,紫檀也是能杀人的。”

太子像是像是失了心一般疯狂不可抑制,无数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他只静静地看,没有太多的欢喜或是遗憾,回身瞥见案上那幅画。

轻巧抬腕,那缺了眼目的风华绝代。

赵匡胤将它拿起卷好,李弘冀,是你自己,留不得他。

他带着那画悄无声息地纵身而上,坐于那飞檐之上看这太子府的最后一日。待到哀歌满金陵,他便把这三千里的夜雨统统送给他。

笑得快慰,那么清淡的轮廓,该怎样面对这山河?

流苏坠,金蜍焚香绕翡翠,春燕归,归来独念双飞,三月枝头梨花始展蕊。

安定公府,焚香断玉,一地心血流尽。

李从嘉眼见得那一地古琴碎片,摆摆袖子,罢了。都是痴人说梦。

他走过去见得红袖尸身渐冷,沁骨的毒性从内而外渗出寒气,他缓缓地抱她起来,却见得娥皇在一旁垂泪无言,突如其来的一切实在太让人无法接受,流珠和一干下人却被他这一举动吓得跪在地上,“红袖姑娘去得蹊跷,安定公还是不要碰触为好。”

娥皇刚要上前劝慰,却突然看见他袖口处露出的腕子上戴着一个奇怪的镯子,看着像是紫檀木,嘴边的话却再次起了涟漪,她并不记得李从嘉有此物,他亦不是会随意佩戴这些的人。

方才他不在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这和红袖的死是否有关系。美目一转,她见得李从嘉的悲怆远超过对于红袖平日的短短几面之缘,那么他究竟隐瞒了什么波折,而红袖又涉及了什么?

抑或者,还是自己终究错过了?

她只得随他,李从嘉抱着她冰冷地赤衣女子缓缓往外走,她便命人好生地跟着,备好了车马。他若应了红袖那便一定做到,何况如今看来,背后必有隐情。

李从嘉便执意亲自送她会翠柳巷。

“主子若去了翠柳巷不消半日这金陵街头巷尾便都是风言风语,就让我们好生送红袖姑娘回去吧.......”

“谁准你多嘴了?”李从嘉突然一句冷冷地反问,远不似平日里不与他们计较,今日恐是真的动了气。

无法,只得两侧护着一路随安定公顺着几曲回廊往府门走。

懒洋洋地人影靠在安定公府外不远的一快门柱上歇息。像是在等什么。那人虽然身形蜷缩却不时偷偷摸摸地向那富丽的六皇子府邸门口张望。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像是夜里未睡一大早便等在这里。

阿水百无聊赖地用手玩着地上石子,他今天清晨偷偷地躲在太子府外,等了很久才见得红袖一行人出来,却不似往日,他琢磨着红袖不知又要上谁的府里去,便一路尾随,最终见得那红色的影子入了安定公府。

一抹紫檀香的人。

一只可以听见安定公府中隐隐传出来的旖旎乐音,阿水暗暗地盘算着红袖会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一边又想着如果今日无事,是否能说动她回去让母亲看看,樊婶可是想念她很久了。地上的灰土地上被他用石子划来划去,想着想着那地上出现无数的红儿字样。

突然听得那府门轻响,有人声,里面喧嚣顿起,阿水急忙起身,也顾不得拍去衣上的灰尘就缩至用来张贴告示的木栏后面,只余下一只眼睛偷偷地看着。

青色的普通马车却用金幔为饰,由人赶着停在府外,自能看出主人的清雅却地位不凡,大门被人打开,却先出来几个车马小厮慌慌张张地去撩那车帘,里面见得红袖一贯带着的小婢女哭得昏天暗地,一路被人搀扶出来。

心下不由得一沉,这是......?

记得伸长了脖子想要听清那边的动静,只见得飘篷先出来四处打量,见得确是没有什么闲杂人等这才冲里挥手。

流珠一路捧着那赤色的长纱群跟着李从嘉走出来。

阿水见得一身锦绣无双却又通透彻底的人影走出来,却抱着一个人,是谁?来不及细想只见得那长长的曳地红纱。

突然浑身僵硬,血液蓦地冲上头顶几近窒息。

是谁,是谁。

那答案分明,地上一直伺候她的小婢女哭得声声悲怆。

还能是谁。

阿水颓然倒下,他脑中闪过很多种可能,红袖这是怎么了,是伤了还是病了抑或者是出了什么事情,竟然是那个人抱着她,究竟是怎么了。

万万也不敢再想过下去。

那一身的山河锦绣看不清眼目,只见得他将红袖放上马车回身向娥皇说了些什么,便径自也上去。

很不祥的预感,他几乎就要冲上前去,却见得那马车飞快而去。

娥皇看着那车扬起的飞尘终究还是掩面落泪,流珠赶忙扶着进去。

今天本是个好日子。又是艳阳天,花落花开杏花满枝头为了谁装扮,十里阳和照遍,城阙万井九重源。都说是人声鼎沸两岸,春晖疑似江南,一城飞絮掩不住的繁华。可是谁又看见那翠柳巷里的窄窄一线天空。映得那枯朽的枝桠再也开不出芳华。

李从嘉那贵重千金不换的衣袍就随意地扫过翠柳巷的泥土地。那巷子口幽深不见底,飘篷皱了眉,“主子,这......我们进去便好.....”李从嘉不肯放下红袖。他抱着她想也不想便径直走进去。

不知道枯朽了多久的死木盘根错节,还有一些长势偏离的根藤从地面下拱出,合着春雨过后的湿泥衬得两侧的房屋肮脏不堪。那些破旧的门面远不是他们这一行人想象得到的,有些人家尚还可看出喜爱洁净,将那小小一方院落收拾得肃静些,却仍然掩不住的萧索。飘篷顺势拦住一个举着酒靠在一筐什么水果上迷迷糊糊犯困的人打听知不知到红袖姑娘住在哪里。那人满面通红一脸不耐烦,挥挥手径自合上眼。飘篷无法,正欲再去询问别人,却只见得斜对着的一方低矮院落里走出一个捧着木盆的老妇人。

衣裳总还算得干净,看上去慈眉善目顿生好感,她一转身见得他们,明显震惊,这巷子可从来没有进过这般锦绣的人,那为首的人还抱着个女子,虽然不见得满身金玉,周身散发出的气韵远不是她们这等人能够妄自多看的。老妇人面上看着并不苍老,却过早地花白了头发,她一见得飘篷跑过来,赶忙转过身去匆匆地捧着一盆衣服往前走。生怕惹了什么事情。

飘篷拦在路前,细细地看看她,压低了声音问,“可知这巷子里是否曾住过一位叫红袖的姑娘?”

那老妇人本是躲闪不愿多事,听得这名字突然一愣,“红......红袖?红儿?”

飘篷看向安定公的方向,红儿便该是红袖姑娘吧。他便点头,“许是吧,那红儿姑娘以前住在哪里?”

那老妇人明显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直直地转过身努力地想着打量李从嘉,“你们.......”

“不得无礼!”飘篷猛地一喝,还未说完便被李从嘉一个噤声的眼神断了下文。“你是觉得还不够昭彰么?”李从嘉说完看着那妇人,她慢慢地走过来,直盯着自己抱着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几树梅花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