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6章: 重按霓裳歌遍彻(下)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6章 重按霓裳歌遍彻(下)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匡胤看着院子里春花烂漫,抬首关上窗子,窄窄的一条缝隙里,碧色袍子的人用绸布托着什么正向露园走去。

他也起身出去,露园里的下人们径自剪着花刺,赵匡胤直直地走到李从嘉身边,恰好是假山之后,下人们一时注意不到,这才发现李从嘉原来是用绸布托着一把金质剪子,上面还有费心雕刻出的纹路。

李从嘉看见他过来,也不说话,继续手中的动作,突然那绸布被人扔到一边,手里的剪子也被那人夺去,不得不起身,却只看见赵匡胤拿着那剪子轻笑两声,随即直接拿出刀来迅速伸向花枝,不过一个眨眼的工夫,利落地削去一整株花朵的尖刺,却并不伤花瓣。

“这样如何?”很明显,赵匡胤很是看不过他们的方法,还拿着那剪子左右把玩,“纯金的剪子怎么可能锋利,难怪你们这般慢,这么个园子要剪几天才能完。”说着顺势伸手用剪子剪下身旁另一株牡丹,“还是有些作用的,就是不知伤不伤得了人……。”

“把剪子给我。”李从嘉的声音依旧淡淡地,却异常清晰,“谁允许你剪下它的?你是忘了这里是谁的府邸么。”

赵匡胤只见他可惜地看着那一株断花摇头,猛地把剪子扔在地上,右手横刀在李从嘉颈上压低声音,“你还有时间惜花?”

李从嘉动也不动,“把花给我。”

他张开左手,一朵摧残过后的殷红牡丹还带着残破的汁液,李从嘉苍白的指尖轻轻抚过,一点一点将它拈起,终于有些难过,“娥皇方才还嘱咐过,不许伤了花。”突然眼色一转,直直地看着拿刀威胁自己的人,“你说,我该不该开口喊人呢?”

赵匡胤望见对方指尖沾染上的染红色恍若血迹,而李从嘉依旧如初见般,风姿翩然淡然而立,默默一袭天水碧。那一目重瞳子深深地映出刀影,赵匡胤第一次从它如墨的颜色里看出些愠怒,可是竟然,只是为了一朵花。

若是其他人,他决不信,可是此时此刻这个一身静默的男人拈花而问,真真切切地只是为了一缕花魂。

幽然紫檀香。

“你不会喊人,这个问题如同你救我的那晚一样。”赵匡胤同样笃定,“你在乎人命,甚至,”他顿一顿,不以为意,却真的内心惊动,“如同你在意它。所以,你和李弘冀不一样。”

李从嘉身影突然一震,像是蓦地听见了什么久违的故事,他只是很久,很久,没有听过有人还敢念这个名字,却被这北方无所顾忌的人直唤了出来,“弘冀哥哥……。”突然又住了口,抬首看他,“我和他不一样,他不会允许有人这么唤他,他不会让人把剪子从他手里夺走……”

“他也不会为了一朵花不要自己的命。”赵匡胤抢白,手上握刀的力道同时加重三分,“李从嘉,你比我听到的传闻还可笑,却也比我想象中的你让我吃惊。你会在乎所有人的命,却从来不在意自己的命。”

像是第一次听见这种定论,李从嘉只是微笑,“你说得太多了。其实杀了我,比削掉那些花刺还容易。”

赵匡胤有些怒意,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扯过他,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到能够感受到他恍若带着紫檀香气的鼻息,他一字一句说给那双重瞳听,“天下人都说你什么也不明白,其实你,李从嘉,你什么都明白。”

李从嘉带着笑意不答话,像是这游戏很无趣他不想再玩。腕子上的力气他明显争不过,便作罢,叹口气像有些累了似的竟然慢慢侧过头靠在赵匡胤肩膀上,清清楚楚在他耳边说,“他让你杀了我,是不是?”

赵匡胤不答话,他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那夜之后你并不急着离开我就知道,你想用杀了我换取他对你的信任?可惜,我并不认为你会受制于人。”

“太子许我名利,这样的理由如何?”

李从嘉只是在他耳边笑,伸出手,轻轻地推开那明晃晃的刀刃,赵匡胤如同蛊惑般看着眼前恍若魔魅的男子,清雅微笑得像是一抹洇开的水墨画粉,却能够一语中的,“一定不只是这样的理由,你比太子,聪明得多。”

赵匡胤收起刀,“告诉你也无妨,我有一个失散很多年的同胞兄弟,他流落于城北的寺庙中,太子暗中囚禁他以此威胁,我帮他除掉齐王,他许诺放过我兄弟并且如若日后顺利登基,我便可平步青云。其实,皇上已经请示过北朝想要让位于他,可惜北朝皇帝不放心李弘冀,他的性子太狠,很难保会继续向北方臣服,所以传位的人选还没有定论,而目前他最大的威胁,就是你。”

李从嘉微闭双目,“所谓威胁,不过一双眼目。”优雅地抬腕扣住额头,有些烦扰有些倦态,那一瞬间的无奈如檀香般无痕,却始终萦绕不去。赵匡胤默默看他半晌,突然出声,“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腕子很美?”

李从嘉刚要答什么,却见剪花刺的奴仆们已经靠近这里,摆摆手离去。天水碧的衣衫转过假山,不见其人,却只听见他朗声吩咐,“万不可伤了花瓣。”

李从嘉回到内苑,轻轻扣上屋门,娥皇已经去看伶人们的歌舞,昭华阁里只剩下他一人,径自取出那只瓶子,上午请来的大夫是北方人士,他已经知道了他所想弄清的一切,沁骨,原是边塞奇人所指,在阴寒之地流传甚广,属性极寒,若是要随身携带则必须用塞北的冰玉制成容器方能保其毒性。而恰好最适宜溶于南方贵族常饮的淸欢酒,酒性清凉,若酒中有毒,紫檀杯可解,但需要特别留心,如果无毒,紫檀杯混着淸欢酒中所含的**花液遂成剧毒。一般无人会用紫檀木杯饮酒,檀木的香气会影响酒的味道,所以这样的事故发生的几率很小。

难怪连那瓶子都冰冷至极,他握着它沉思,窗外却突然有侍女低声禀告,“韩大人定了两日后遣红袖姑娘过来,来问安定公府上可方便?”

“甚好,代我和夫人问韩大人好。”

烟花三月,春风又绿江南岸,窗外忽又下起雨,淅淅沥沥落在柳枝上,惹得绣楼上逗燕的女子掩了窗,街上绮罗铺子有人正忙着收起外边的绸料,一时之间纸伞纷纷,南国烟引人诗兴,那街角的酒楼又热闹起来。恰是一番醉人景致。

府衙巡街的衙役刚刚得闲,就见队尾一人趁众人不备偷偷溜上了街,急急地便往最有名的绮罗商行万绮阁赶去,一路上引得卖果子的大婶笑得畅快,“阿水,你这是又遛出来偷会佳人去哦?”

那被唤作阿水的人迅速做贼般回身,一个嘘的手势还未做完脚下却不停,跑着往前面赶。差点就撞在人家撑伞的姑娘身上,惹得一阵厌恶怒骂。

大婶笑得更加开心,一个劲儿地和旁边人讲着,“那小子就住在前面那条巷,他娘早早守了寡,和我一起摆过摊子,就这么个儿子,亏得从小读了不少年的书却怎么也混不上个功名,累得他娘一个人吃不消这才找了个差事去做衙役,听说今年啊,还要考,要我说不如死了这条心。”

几个临街的商贩听了都乐得向他跑去的方向探头张望,“老张不是昨天说要个什么字贴在门上,不如去找阿水写一个,也让他过过当诗人的瘾。”又是一阵大笑

阿水跑过两条街,眼看一袭赤色衣裙隐入万绮阁,心中大喜,偷偷地躲在对面的柳树后假装和茶铺的老板聊天。余光却丝毫没有放过对街的动静,

红袖,红袖。这名字念着都仿佛唇齿含香。

他痴痴地笑,惹得茶铺伙计一盆废水泼过去,溅湿了他的鞋。众人刚想看个笑话,却发现他一动不动还在那发傻。

真是没救了。隔三差五跑到这里来偷看。

直到那抹红色再次撑起纸伞。他这才发现裤脚和鞋子都湿得彻底。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里落花谁是主(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