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64章: 因何埋机缘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64章 因何埋机缘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待到赵光义的功课做完,便悄悄地溜去客房里与哥哥再叙重逢之情,时间过得太久,赵匡胤认真地端详今日的他,曾经那个个子小小,喜好用功读书的孩子时常被自己嘲笑地称作呆子,如今确实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他已然同赵匡胤一般高,容貌愈发可见得英挺,完全不似幼时的怯懦。

那一夜,刚刚来到金陵的赵匡胤和失散多年的胞弟秉烛夜谈,佛门净地自然是没有酒肉,赵匡胤聊至兴起却突然遗憾摇头,“只可惜此时缺壶好酒,不然你我终于重逢自当庆祝。”

赵光义说着你果然还同当年一样,肆意而为,想到什么便敢于放手去做,从来不会是退避犹豫的人。

那剑眉的人更加高兴,只叹你都已长大,我脑海中的印象总还是徘徊在那年我擅自偷出爹的那块紫檀木,你有些不敢却又好奇的样子,我还记得那时候你总爱看些诗文,偏偏那是我所不喜的,我便总爱捉弄你。

赵光义但笑不语,“大哥这一次南下只为寻光义?”

“自然。”

赵光义心下沉吟,思索再三,“家中可好?不知如今以去往何方,我托人多次寻访未果。”

“爹过世之后便早以不居住在原址,过几日我便带你回去。离了这地方,这可不是我们赵家人应当终老的地方。”他自是指这安东寺。

两人击掌而笑。

却未曾想到第二日,赵匡胤刚刚出了寺门便被太子党的密训杀手“请”到了太子面前。恰是李弘冀被父皇仗责与庭下,以召回齐王相威胁之后的几日。李弘冀被逼得无奈,不得不想办法出此下策。

他需要一个不涉及南国朝堂的人,最好死活都没有后顾之忧,正好发现了赵匡胤,偏偏相聊之下李弘冀无法全然信任。

便派人暗中控制住安东寺四周,表面风平浪静,只有赵光义不能踏出那寺庙一步。

“杀齐王。”

短短的三个字。干净利落,李弘冀连眉头也不皱一下,亲叔叔也罢,挡我路者便只有死路一条。

可惜这想法也带着些幼稚。赵匡胤明眼分析了形势,如今齐王死,很难保不会怀疑到李弘冀身上,最多凭借皇上终究仁厚,心知肚明不忍揭穿亲生儿子。

这可不是一个高明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与他无关,他只需要完成,若恰好得势,那便可先从南国下手。

天下不是一日便可到手的。

齐王之后便是安定公。李弘冀的野心不是一天即成,他或许已经隐藏太久过于迫不及待,接连想要妄自铲除皇位的阻碍。这一次是名满金陵的安定公。

他与赵光义相约,安定公此事完成之后,一定带他出寺。

今夜他再一次站在这寺中。

赵匡胤沿着高高地房檐一路奔向幽暗无人的后院。一路上听着过耳的晚钟,沉闷而幽远,就像是终于走尽一场繁华。

他突然想起不过数日之前,自己从这里离开时的心情。

曾经赵匡胤很好奇,安定公李重光,街坊巷间都是他的名,他的曲,他的风姿。你若走在金陵城里一路入耳的不是他的词便是他的嘉话。他和娥皇的故事早已是人人艳羡的天上人间,如花美眷。

都说是,一腕倾天下。

赵匡胤那时便笑得嘲弄,什么倾天下,遇到了自己的亲哥哥的步步紧逼不还是要退避三舍不敢出面。都说是南国的皇帝对当今太子殿下恨铁不成钢,其实心里最宠爱六皇子。曾经得一绝世织锦,名唤山河锦,等待数月无人能配,非一纸诏书找回了安定公,这才当真是造就一曲人间惊鸿。

世人的嘴最是厉害,说着说着赵匡胤便也真的有些期待见到那传言中的人。

现在他一步一步略过陈旧的瓦片,自己阴暗的影子划过无声,只是几日,心境便完全不同,他在惦念。

一身夜雨染成天水碧的人。

他毁了响泉,毁了自己的坚持又将如何,只望他记得那镯子。自己的一片苦心他不知道亦不能让他知道。

仅仅只是惟愿李从嘉能够真心实意地,好好活下去。

赵匡胤见得光义等在那里,暗色阴影里的身影让他有一种错觉,陌生,疑惑,直到见得他的木镯。

还在。那年那棵树上的两个少年,如今还安在。赵匡胤不知道今夜为何心情有些沉重,只是他突然想起李从嘉之后再看到自己的胞弟,唯感庆幸。

他过去拉过他不愿多说任何便一跃出了安东寺。

我没有让你失望,不是杀了你一味地依附于太子才能换得光义,换种方式,杀了李弘冀,我也一样能带走他。

赵匡胤突然笑了,李从嘉,这便是我和你最大的不同。我不是能够轻易便将全部压在一场赌局上的人。

“安定公的事情结束了?”赵光义见他前来并未受阻便知道他一定是完成了太子交代的事情。

赵匡胤颔首。

“那安定公已死?”

脚步一停。赵匡胤转过身,“他……。没有。”

赵光义的震惊显而易见,“什么?那你怎么能说服太子放了我?”

剑眉的人上下地打量他,突然笑得很是得意,“你难道也不信你的大哥?我既然说会来带你出寺,便一定做到。”

“可是……”

“杀不得安定公,那便杀了李弘冀。”这话说得云淡风轻,却让赵光义倒抽一口气,“太子他……他死了?”后半句已然是努力地压低声音,这消息若是一旦被人听了去,可是天大的麻烦。

赵匡胤倒像是有些好奇地转过身,“他确是死了,我既能杀了齐王,自然也能想办法杀了他。本想借他之手你我先在南国崭露头角,不过后来我改变主意了。也怪不得我,这只能怪他自己心性多疑,本来我已经没有沁骨了。是他自己非要怀疑,用紫檀杯喝了无毒的淸欢。这是他自寻死路。”

赵光义眼中闪过一丝奇怪地神色,他仔细地思考着事情的全部,赵匡胤竟然能够转变心意杀了太子。这话面前的人如今说来风轻云淡,可背后的险恶自是不必说,纵然他久居寺庙中也能知晓太子李弘冀可不是简单得角色,稍有不留意,那人的狠毒可远不似这皇室众人一贯的仁厚作风。

大哥他,杀了李弘冀。

一定有什么缘故,言出必行,赵匡胤不是会妄赌的人,可也不是会轻易冒险的人。

“为什么?”他不是那年的孩子了,不会再一双眼迷惑犹豫着看着赵匡胤,现在的他完全成熟般的口气,认真而冷静地问他,为什么,杀了太子又有何好处。

赵匡胤不知道他该为如今长大的光义感到高兴还是不习惯。摆摆手,“没有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安定公不应该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深黄一点入烟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