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66章: 柳翠扰天雨(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66章 柳翠扰天雨(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姐姐。”额角见得细细密密地汗,定是跑的高兴累着了,女英到她近前,分明极相似的眉眼,可是这绿衣的孩子脸上却多了些灵动,她并不像娥皇一般艳丽极致,但却自有一股清新可人的别致,一身的翠绿衣裳映着那繁花似锦格外玲珑动人,这个妹妹最爱这绿色的衣裳,倒也衬得一张白皙的脸好看至极。

“急什么,跑得这样,姐姐又不会寻不见。”娥皇拿起手中的牡丹锦帕慢慢地替她擦拭,她一双眼睛一转,只瞥得四下里很是安静,恐怕今日安定公也是出去了,也不见得娥皇身后跟着什么人,笑着说道,“姐姐自是不会不见,可是已经有一年多未曾见到安定公,上一次来他便进宫了。”娥皇戳她额头一下,“不想姐姐倒是只想姐夫,你这没良心的,你的安定公姐夫是不是许了你什么好玩意让你这般惦着。”女英撇着嘴有些失望,“去年便说了的,若是有了词便先送去给我看,谁知他倒是忙得很,几次不见。”

“那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安定公今日在府中。”娥皇故作神秘俯在她耳边说,说完了两姐妹笑得高兴。流珠那边派人去要了二小姐喜欢的糕点端来,她们便携手进去,女英还要比娥皇略略矮上一些,不曾穿得那华丽拖曳地绸缎衣服,只是轻快地穿着纱裙,更添灵俏。

李从嘉换好了衣服从内苑走出去,只听得前面一片笑声,还有流珠直说着,“二小姐可别闹我了,流珠下去了。”更惹一阵清丽却还带着稚嫩的笑声愈发大起来。

“二小姐真是长大了。”

女英正和姐姐坐在厅中一派的木椅上饮茶说着什么,忽然听见凭空清清淡淡地一句话,这才蓦然转过身,只见得安定公李从嘉从后面过来步子轻缓,手中拿一把金边的素雅折扇,他笑得云淡风轻还带着些赞扬的望过来。

女英明显绽开一个笑容。起身盈盈一礼,丝毫不见得扭捏,明显看得那扇子一摆示意她起来,抬起头来笑得灿烂,“女英见过安定公。”

“长大便学得见外了么。”李从嘉突然凑近细细地看,“年前的时候还记得你这头发短得多,这些日子不见果然出落得更清丽了。”

他俯下身子脸恰在她的面前,女英清晰地嗅见一缕清幽的紫檀香,李从嘉很是认真地看着自己的脸,一时女英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脸色微微红起来,眼睛更是不敢于那一目重瞳相对。

“女英这是新的眉粉?”李从嘉像是看出了什么,终于直起身来,展开扇子后退几步,细细地端详,“略显得深了,不过倒也衬得你的年岁。”说完一笑,如沐三月春风。

女英便真的愣愣地看着他,一时竟然看得痴了,直到姐姐唤着自己的名字,这才醒过来,只乖乖巧巧地改叫一声,“姐夫。”

那时候她才十二岁,一心一意唤他一声姐夫。

娥皇拉过她来,李从嘉坐在两一侧的椅子上抿茶,女英清丽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姐夫这衣裳是什么染料制成的,格外好看。”一语毕换得李从嘉轻笑,那茶杯还端在面前,一时以这样的姿势看向娥皇,眼里都是笑意,微微一挑眉。

换得娥皇瞪回去,回过身告诉妹妹,“不过就是天水碧。”

女英有些惊讶,她再一次看向李从嘉仔细地分辨着,“天水碧?”

娥皇颔首,“家里不是也有人染得好的,回去让她们给你做一件便是了。”

女英摇摇头,她只是觉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碧色,极其通透,也说不上是衣裳衬得人,还是李从嘉凭空为这天水碧色添了绝色,只是一身夜雨的人及其风雅地坐在那里很是随意地喝杯茶,都能让女英不想错目。

也说不上来,只是这是完全不同的气质。“我……我只是从没见过有人着天水碧能衬得如姐夫这般好看。”

李从嘉笑意愈甚,放下被子看着娥皇,“不是我穿得好看,该感谢你姐姐染得好,废了几番心思才得这么一件。”若不是看着自己妹妹还在,平日的娥皇早就过去捶他,这一时厅里满是夫妻之间的小小情趣,眉来眼去说得娥皇颇不好意思。

女英在一旁咬紧了嘴唇。眼底都是艳羡,她也很想亲手触及那一身天水碧色,该是多美的风景。

小小女孩的心思一时清澈如许,还不曾有些旖旎的念头,只是孩子心性般地喜欢美好的事物,温柔秀雅的姐夫坐在那里都能让人心驰神往,举手投足便是与众不同,无论你曾见过多少的风姿绝佳,只要见得李从嘉,从此便再无第二人入眼。

她后来自己细细地回想,原来姐姐当初也是一样。痴痴念念地落纱一笑,便是一辈子。只不过自己也偏偏遇见了李从嘉。

“这是姐姐染得碧?”女英倒有些惊讶了,染碧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如何能让姐姐劳神费心如此。

“是啊,这不是许诺了要亲手染一件给他,便被这小人心思牢牢记下了,日日的催。”一时之间言笑晏晏。

李从嘉但笑不语。

唯剩得女英独独插不进去话语,只得胡乱地拿过案上的一碟烟雾饼吃得索然无味,半晌兴趣盎然地品出了好滋味,“以前到不知这饼的滋味甚佳。”

娥皇顺势说了一句,“便是他最爱这烟雾饼的清淡,我倒还没觉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安定公就喜欢这滋味寡淡的食物,浓烈了他就嫌太甜腻。”

女英这才知道这家常待客的糕点也是随了他的口味,心下牢牢地记住。

李从嘉唤来流珠去端些可口香甜的粉糕来,恐怕自己爱吃的这些东西不合二小姐的口味,终究还是孩子,怕她吃不惯,却被女英拦下,“无妨,这饼细细品来的确别有一番风味。”

娥皇掩着口笑起来,“如此说来我们二小姐到和安定公的心意。”

这一句话完全是玩笑般地无心,女英面上却满是认真的神色,娥皇自己也是许久未见这个妹子,拿着锦帕替她拭去嘴角的碎渣,“我们英儿将来若是有了心上人,恐怕要比姐姐还痴傻,保不准替人家去做什么吃食。”见得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更加想要捉弄一下,“自己说说,将来若是碰上了什么倾心的人,都想做些什么。”

女英兀自品着那饼,听得姐姐如此一问,突然便开口,“染碧也是常事,纵是我也做得。”此话说完让娥皇不知如何接话,也不知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是冲着自己来,想想她年纪尚小,口气冲一些也是不自知,娥皇倒不在意,“听听,小丫头口气可真是凌厉,爹就说你胆子大,盼得日后比姐姐有出息。”

她们还算轻松,却一语说得李从嘉有些尴尬,他瞳色深重,起身说着一起去园子里走走可好,春花正盛,这几日事情颇多,许久未曾去露园赏花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柳翠扰天雨(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