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67章: 柳翠扰天雨(下)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67章 柳翠扰天雨(下)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行人便顺着回廊去露园,日上三竿,那露水蒸发殆尽,已经没有采露的织女在内,三个人难得有空相见,便屏退了下人。

“爹说姐姐身子不适,今日可好些了?”女英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急急地问着。娥皇嗅着空气里的花香颇为惬意,“无碍,总是爹怕我身子不好,做个噩梦哪里又能真病了。”

“噩梦?”女英突然有了兴趣,脸上笑意愈盛,“姐姐竟被梦魇住了。不放说来给女英听听,是什么样的噩梦?是不是被鬼怪咬住了脖子?抑或者是梦见姐夫被什么人给勾走不见了,惹得姐姐伤心。”

她自是说来无心。又加上自幼性格便是及其开朗明快,总做些大府小姐不敢为的事情,李从嘉早就知道周家的二小姐因为小时候身子弱,父母宠惯得过了,使得说话也总是无所顾忌,这一次倒还真是领教了。

娥皇伸手推了她一把,心里却是怅然,“这丫头愈发没个轻重,这便是自家的人也还尚且是姐姐和姐夫在,可不得出去这样说话,让人家听了去多笑话。”她这口气可是有些恼了,本来放在平时决计不会,但是女英玩笑的心思竟然真的说中。

那梦里……。

艳如牡丹的女子神色有些暗淡,他却是不见了,纵然此时此刻,他还在身边,自己还能嗅得见那一丝丝清淡的紫檀香气。可是最怕的便是旁人触及这隐秘的梦境。

“姐姐也记不得了,那梦颠三倒四哪里能信。”娥皇故作轻松,手心里却都是冷汗,“我去把琵琶拿出来,你若还想逛逛便随着姐夫去,一会儿回厅里,咱们两姐妹许久未曾一起弹奏了。”

“唤来流珠让她去不就好了。”李从嘉只是突然觉得只剩他和女英不太方便亦不合礼数,说不上为何。偏偏娥皇顾不及许多,她心里有些难过又总也无从排解,很想自己先回去,执意亲自去取。

粉色的衣裙翩然而去。

不算得大的露园无了人声,只剩下李从嘉和女英。

女英一身翠绿色的衣裙,映得满目花影重重添了娇俏,她蹲下细细地看那蔷薇,李从嘉就站在自己身后,紫檀的味道一直挥之不去,“姐夫身上的熏香自是特别,连花香都掩盖不住的紫檀香气。”

李从嘉便笑,“我可不及这花的风骨,不过是寻常的熏染罢了。”

“姐夫自谦甚过,整个金陵城都说安定公风姿无双。”

这二小姐可真是伶牙俐齿又敢说敢做,李从嘉这才真是领教到,有些无奈地随她俯下身子,轻轻地拿过一枝花,“小心这花下的新长的刺,前几日我命人剔除,许是这几日又添了不少,可别伤了手。”

女英美目一转,见得李从嘉那一幕重瞳格外特别,近前看来又添了无限遐想,“这花虽美却又玩赏不得,如何是好?”

李从嘉指尖一顿,“纵使伤人也是花骨精髓,万万不可离了枝断。”一语还未说完,却见得那不过十二三岁的女孩子顺着自己的手干净利落地将花生生折断摘下。

李从嘉神色有些凝重,娥皇的傲骨只是端庄自持,而女英却是敢说敢做肆意而为,还带些骄纵。

翠绿的衣裳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兀自把玩着手里那朵鲜艳地红色蔷薇。

她是和她姐姐完全不同的人。

李从嘉只见得她凤仙染过的指甲停留在残破的花茎上,无来由地想起一个人,赵匡胤。他突然想起那一日那人挥刀摧花一脸的不耐,可是赵匡胤的心思起码还只是因性子的霸气以及看不惯这南方的温润,而眼前这尚还年幼的女英却突然让自己心惊。

这样心性的女子若是它朝真的想要些什么东西又会使出怎样的手段。如今还不过是想要欣赏一朵花而已。

女英见得李从嘉瞳色里的惊诧,她仰起脸满面天真,“姐夫你看这花如何?”

“实不该如此贸然便毁了它,纵是朵花也是生命。”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女英却是极快地答道,像是料到他会如此问自己一般。

李从嘉一时无语,这女子小小年纪心思可不输任何人,他退后两三步,不想再议论此事,偏偏她又对这露园采露感起了兴趣,“是不是须得早早起来才可集到?”

李从嘉点头,她突然高兴地发现花丛之下一些较低的叶片上还有些露水,于是跃跃欲试,急着跑去叫人拿支芦苇管来,李从嘉只见她高兴,想要阻拦却又不好说些什么,便全当作是陪着她玩罢了。

女英很是好奇地将那管子对准露水,却没有经验手下打滑,一时怎样也引流不得,急得直跺脚,李从嘉负手站在一旁看她玩,不禁有些好笑。却见那翠绿衣裳的女英突然回过身冲自己招手。

“怎么了?”

“不知女英可有这个荣幸请安定公教导如何采露?”盈盈笑得满是期待。

李从嘉无法只得上前,眼见得她握着那芦苇管不松开便也就覆手而上,他自是心无旁骛清淡一贯,口稳很是安慰,“慢慢来,像这样……”女英感觉到他手指轻柔,不由得心里更加不安稳,那手一抖,一滴露水就溅到泥土里。

“啊,是女英太愚笨了。”

李从嘉顺势收回手,“好了,不玩了,起来吧。”笑笑起身,看着那还年幼的女孩子心有不甘地还想着怎样采露,更加觉得有趣。“一句玩笑话,将来你若当真嫁了人也不一定就要染碧,这可不是我们周府二小姐做的。”

“姐姐做得我又如何做不得。”

李从嘉便不愿再多说,女英果然还是倔强的脾气。

恰好此时流珠过来请,“夫人在厅下布好了琵琶,请安定公和二小姐过去。”

再一次踏入这宴厅仍旧心有戚戚,红袖的影子总想是徘徊不去,李从嘉微微叹息,人死不能复生,如今这人命当真已经轻贱如此么,自己总也无能为力。

女英不知这里曾发生过什么,上下地打量,见得四周陈设都觉有趣,“安定公当真清雅无双,我还以为这宴厅该是金碧堂皇,却不见什么金玉器具。”

她说话远不似自己年岁该有的无邪,隐隐透着成熟总让人心惊。自幼同娥皇一起习得琵琶,弹得甚好。不过是当年年岁尚幼,李从嘉还未曾听过。今日见她熟捻地捧过琵琶来,姿势端得极好,不由也生出赞叹。

轻巧的十指飞舞,弹得便是衷肠,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粉衣的端丽大气,一颦一笑都是艳丽,翠绿的女子却多了些灵动娇俏,还是青春年少尚且轻狂,那曲调之间多了些急切,却是不甘屈居人后心思,李从嘉闭目听得清楚,心里却感觉好笑,终究还是小女孩。

“我一直心里念着派人找寻那盛唐时候遗留下的霓裳羽衣舞曲谱,曾有传闻说还有残稿从战火中流传至民间,只是一时难以寻见,若是哪日真的得到,我们便能一起重现盛唐风光。”娥皇欣赏妹妹的琵琶,也算得知己,心里还是期待。

女英听得如此消息心下一动,颔首同意,“若真的有一日得此曲谱女英哪有不帮姐姐的道理。”

万里清风,吹落九州人共醉,干戈寥落胭脂泪,琵琶欲诉无悔,这或许便是红袖一直期盼的,无悔。

斯人已逝,为盼生者尚且安康珍重。

娥皇和李从嘉不由同时悼念起那心血耗尽的女子,弦弦声声倾注了更多的感情,诗词曲调之间三人同好,难得聚首,不由得忘记了时间。

金陵城凤凰山上有凤凰台,四季景致各有不同,春时山花烂漫,杏花弥香;夏时清风和煦,爽利畅怀;秋时万山红遍,层林浸染;冬时寒风凛冽,梅花傲骨。四季所见所闻所感迥然不同,又各有其妙。自是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天宝年间的诗词可窥见风姿秀丽。

赵匡胤说过,傍晚时分凤凰台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 算前缘总相误(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