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70章: 当时明月在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70章 当时明月在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小茶铺后方两间小小茅屋便是主人的居所,此时见得天大亮,有人出来收拾,忽然发现赵光义还坐在角落里一时惊讶万分。

赵匡胤想起了些什么,“你一直便坐在这里?”

“是。大哥吩咐了不许我上山,我只好等待。”

“这凤凰台上山的路是否只有此一条?”赵匡胤回身询问那茶铺的主人,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山又不大,就这么一条石阶路上去。

他立即问赵光义,”昨夜你等在这里可曾见过有碧色袍子的人上去?“

”昨夜……。“赵光义像是低头认真地思考,许久抬起来疑惑地摇头,”没有。“

那剑便颓然地撑在地上。

安定公府大门紧闭,府内人心惶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手足无措。

李从嘉昨晚刚刚出去,便有消息又传来太子李弘冀突然莫名疯癫而死。娥皇一时便全无了歌舞的兴致,本来还想着要同女英一起好好地玩赏一夜,只得早早地散了梨香院的姑娘们等待李从嘉回府再告知。

谁曾想他回来得比预想中快,却是鲜血满身意识已经极其不清醒。飘篷吓得满眼里都是泪花慌乱之间说也说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刀子入体一时还不敢妄动。

眼见得自己亲手织染的天水碧上全是淋淋地血渍,眼泪已经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女英一瞬间真的佩服起姐姐,如凤般的女子语气森然唤人去传大夫,过去揽过他的手镇定异常,“从嘉…。。从嘉?”

“我……”他好看的眉目拧在一起,何曾受过此等伤痛。娥皇抓着他的手帮他顺气,“从嘉…。没事,你坚持住……流了血而已。”李从嘉的声音已经极低,还不忘记嘱咐随行一句,”不要……为难……阿水……“他甚至不清楚那凶手的真名,只是还依着旁人的习惯唤他阿水。

“好,好,我们先把他关起来,你放心,没事。娥皇感觉到他的手明显虚弱无力,发丝已经在一路的胡乱之中沾染上了血迹,“从嘉,你还记不记得霓裳羽衣舞?”

榻上失血过多的人兀自带笑,还是那么清淡的一抹,努力地张开嘴却气若游丝,“我……记得……一直记得……可是我…”他很想和她说对不起,虽然已经痛至麻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他想借这个机会和她说对不起。心里一直藏着的愧疚很想要告诉她,心有余力不足。

娥皇突然伸出手掩住他的口,满目都是决绝,她只是摇头,“李从嘉,往日如何我都依你,今日你若敢抛下我一人,纵使我做鬼也要和你共奏霓裳羽衣。你说过要为我找到的它的承诺还没有实现。”

你必须记住,无论如何不论怎样,我还是你的妻,生同衾,死同穴,魂魄亦相随。

娥皇亲手替他除去外衣,一旁的女英含泪退至屋外,那泪水湿了锦帕却又不敢发出声音,见得端着水来擦洗血渍的流珠也是手指颤抖不敢抬眼,生怕自己一脸慌乱让众人更加难过。夫人一脸的平静,娥皇丝毫不见得惊慌却被自己的指尖的冰凉彻底出卖,李从嘉仅存的意识里还能够觉出她碰触自己时候那手的温度不似往日。

大夫急急地止血,可是那刀却不敢妄拔,

榻上的人满面苍白轻轻叹口气,像是累到了极致,大夫赶忙说着一时性命还无忧,凶器仓促之间还没有伤及内脏,只是恐怕万一拔刀之时连带伤了经脉…。。那就……

流珠心急,担心主子的安危顾不及多想脱口而出,“那就如何?若是真有万一还找你来做什么,蠢货!”

“流珠!”娥皇怒斥。

瞬间火烛摇曳的屋内所有人都见得那牡丹傲然绽放,她直直地站起身子,出口的语气却是再平常不过的温柔,还带着一贯和自己夫君调笑的娇嗔,“从嘉?”

李从嘉本来只觉得自己疲惫无法,很想闭上双目休息,听得她唤,那一目重瞳重又有了些光彩。

“从嘉我们再来赌一次可好?平日里玩笑你总是能赢,这一次,我们再来玩一次,我来做主,你便信我。”娥皇将他身上的薄被轻轻地掩好,见得他额上都是冷汗混着血污,拿过帕子来缓缓地擦拭,“你不要说话,这一次无论如何,信我,若是苍天无眼果真相负,我便随你去。”

李从嘉周身浓烈的紫檀气息愈发繁盛起来,很奇怪,总知他是喜爱衣上熏香,此时此刻却真切地能够觉出那紫檀香是从骨血里渗出来一般,总能轻易地让人平静下来。他抬起手,那指尖毫无血色,一点一点地拂过她的脸庞,像是要勾勒出一个承诺。

想要说什么,还是放弃。

我信你,事到如今,我自知那场噩梦里所做之事罪孽深重,不管你是否记得,变了的东西便回不去,可是我也曾经说过,丈夫,一丈之内才为夫。

那几欲乘风归去的人颔首无声闭上双眼。

我信你,我一直都信你。

娥皇笑得释然,“没事,这一次我一定会赢。安定公,你可要记得,赌注便是你为我扫榻三日。”说完见得他轻笑,意识还算得清醒,疼痛难忍地皱起了眉,娥皇心下暗暗压制住所有的悸动与恐惧,回首很平常地对战战兢兢地大夫说,“拔刀。”

那大夫上前再三确认伤口,终于扶起安定公,娥皇过来坐在榻边,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见得他只着一件素白的亵衣又恐他失血之后畏寒,拉过被子来细细地替他批好。腹部的伤口赫然在目,娥皇努力地让自己不去乱想,错开眼睛拥着他坐好。

“下官得罪。”那大夫见得李从嘉没有什么异状,一如往日清清淡淡只是更添病弱,他略一躬身准备拔刀。

娥皇长长地吸一口气,”开始吧。“

明显得尖锐器具抽离的疼痛,李从嘉紧闭双眼却并未感觉得腹部的伤口有何难奈,他反而更加觉得自己肩头那牙齿撕咬出的印记削魂蚀骨般的折磨,那一瞬间他几乎被惊醒般紧紧撑着床榻,腕子上的木镯硌得自己更加明确了一点。

还不可以就这样死。

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有牵念的人事,怎么可以就此放手。

鲜血分明地喷涌而出,溅在脸上却带着腥甜芳香,眼前都是一个人的影子,迷离之间那人看见自己手拈残花眼底的惊动溢于言表。

他知道此时此刻万不该想起他,可是无法控制,人若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还有什么是可以控制的。

多么想去见你一面。

混沌意识的最后便是飘篷流珠的见血的惊呼,他耳边轰鸣却实在无力做出任何反应,很累很累,这世上不是谁都可以肆意而为,亦不是常人可以随意云淡风轻,李从嘉也是付出同样代价才能够换得一身夜雨染成天水碧,他压抑了太多,不去想太多,以至于一时之间竟然疲惫至连呼吸都想放弃。

脑中仅剩的那一根弦绷得紧紧就快要断裂。

一线之隔,要不要彻底放弃?

李弘冀,赵匡胤,还有娥皇,她们的声音此起彼伏相互拉扯没个定论,九陌香风一城繁奢之后空剩的一句话,飘飘然降于耳畔。

“若苍天不负,终有一日你会见得雪落千里。”

一缕碧色魂魄猛地被人握于手中辗转不得其解,静默之后归位安然。

“从嘉?从嘉?”娥皇见得那血喷涌而出完全按捺不住惊慌直唤他,却又见得他兀自昏沉沉地闭上双目,更加心下害怕,瞬间遍体冰寒。

你怎么忍心看我输。

“安定公无事,见血乃是常事,下官看来并未伤及主要经脉。”大夫急忙上前止血,又四下安慰。

娥皇这才放下一颗心。

握着他的掌心全是冷汗。

一时之间偌大的府院寂静无声。火烛摇曳红泪浸染。

娥皇强撑一夜,此时此刻确定他只是因失血过多而昏厥过去无性命之忧,忽然全部的神经放松下来,身体径自瘫软。

流珠过来搀扶,她的手还不肯放开他,终是晕了过去。

危险而惊慌遍地,此时此刻,恰是赵匡胤独自等在凤凰台上萧索难耐。

同一方天空,无星亦无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曾照彩云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