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71章: 曾照彩云归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71章 曾照彩云归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前人的诗句果真气象万千,两人面对宽广江面瞬时无言。

“大哥,确定渡江?”赵光义遥遥看着一江翻涌,却知道身旁的人还有牵挂,这一路走得并不甘心。

过去几日,人到了长江边,心却一直留在凤凰台上不得善终。

赵匡胤一路上喝了不少酒,话却不肯说,不见什么更激烈的感情,可是赵光义知道越是这样越放不下。

“渡江。”

起伏不定的渡船之上他依旧执剑气势森然,赵匡胤看着渐行渐远的江南风光心里缓缓地说着再也无从凭寄的字句。

有什么你不知道,初遇那一日,你便不该救我,或许我死在那场追杀里之后的一切都会不一样。

那夜里的黑衣杀手不是太子派出的,我本是从太子府里赶去那条巷子,半路却遇见了韩熙载的手下拦截。虽然不清楚韩熙载和太子有何旧事,不过你却一直以为我是因为杀了齐王所以要被太子灭口。如若你早些知道我要杀你,是否便不会有树下相救?

自己想到这里却又摇头苦笑,那便不是你了,李从嘉。

或许你知道,也一定会救我,不管救得是不是赵匡胤,你不是一个能看着别人死在自己眼前的人,可是凤凰台,你终是不愿见我。

罢了,赵匡胤亦不是善罢甘休之人,如此,可是你逼我的,李从嘉。

再用一生赌一次,你和天下,我都要。

江上风浪拂面而来,发丝狂舞之间凛然而立的霸气胆敢豪气冲天染指天下的又能有几人?

顺江而去,别一江春水如梦南国。

金陵皇宫,满朝无声。

太子李弘冀的死因蹊跷,国主知道后却按表不发,悲痛之余心下却明白,齐王薨的原因多半与太子有关,这个儿子的心性别人不晓,他最是清楚。

说太子是死于疯癫,恐是做了什么自己心中有鬼,抑或者是被什么魇住了也未可知,若是再牵连下去,还能查出些什么谁又知道。虽然已经称国主,可是一时远隔长江天堑北朝的人天高皇帝远,国主私下仍旧着皇袍,还有不少人改不了口也就暗中照旧,龙纹一动,堂下立时应景地起了无数叹息声,英年早逝,可悲可叹,摇头悲痛的大有人在。百官各自暗中揣摩,这一时死了两位诸位大热的继承者,如今看来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多生出事端了,也不知是天意还是真的应了那容貌的预兆,六皇子李从嘉天生帝王之相,现下东宫之位恐怕是非他不可,只待下旨罢了。

“皇上准备如何对外昭告?”这称呼亦还没有改过来,总是自己家的江山,一时半刻对外宣称国主可是私下谁也心里不服。韩熙载恨便恨自己没有及时地拦下赵匡胤,谁知道他竟有如此本事竟然能够躲入安定公府,此时此刻,太子已死,一切都覆水难收,空余悲伤。

他暗暗在心中视李弘冀如子,此时白发人送黑发人怎能不叹息,恐怕如今一时三刻满朝文武之间真心实意地难过也就只有他一人如是。

“罢罢罢。”皇上挥袖而起,今日早朝便到此结束,太子丧事暂且退后再议。皇上自然也是烦闷无解,那金陵皇宫雕栏画栋最后竟然还是留不住一脉骨血亲情,你争我夺到了最后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弘冀,你最后一刻可曾有过后悔?

扶着一曲白玉回廊,廊下的池塘里芙蓉正好,远远地见得那宫女偷偷在角落里拿着鱼饵调笑那些鲤鱼,李璟此时此刻却完全提不起兴趣,说穿了,几许繁华何用,到了最后自己的儿子都你争我夺没个休止。他甚至不知道是否应该为李弘冀大办,自己的一句气话,说是要召回齐王,便惹出了弘冀的歹毒之心,竟然真的连亲叔叔也不肯放过,如今他一死,便把从嘉推到了风口浪尖,此时若是稍有差池,谁又知道李从嘉会如何。

皇上回过身去询问下官,“近日可曾见到安定公?”

“未曾,府里传出信来说是身子不好,暂不得入宫请安。”

李璟长长地叹口气,终究是自己的孩子,算来算去这么兄弟几人还是李从嘉自幼最衬自己心意,聪明却不张扬,善感却不流于庸常,小小年纪便一身风骨可窥见一斑,再加上生得天命之相,满朝莫不称颂,现下看来也便唯有他才能制衡住各方的野心。但愿这淡淡的烟雨碧色能够以仁善之心平息接二连三的内斗。

衬得起山河锦的人,一定要是能够心中容得了天下的人。李璟苦笑,其实早就该明白,那一年寻找了那么久,任谁也陪衬不起,还是只有那个孩子可以。

抬首一笑都是风华。

远远地又听见宫娥嬉笑地声音,龙袍之人召来臣子商议好太子丧事,随即转身去往后边,“皇上觉得今日这眉妆可好?”

“来来,朕来瞧瞧……”

不过还是平日光景。多了谁,少了谁,既定的日子还是要过。

李弘冀发丧那日,全城禁止喜宴歌舞三日。

安定公府邸内四下安静,唯有佛堂的木门虚掩着,里面隐隐透出烟火缭绕,暗暗地女子礼佛之声。

流珠端着些清淡的斋饭一直等在外边,想着进去却又不敢,可是里面的人已经一日未曾进得些水米了。

安定公失血过多一直未曾转醒,虽然说了无大碍只需静养,可是距离那日两天过去,他便一直混混沌沌地睡着,夫人难免心急。偏偏现在外面满城风雨,太子李弘冀突然疯癫至死,人心所向还不明朗,一时安定公又托病不出,不要说外面街坊间的闲言闲语,便就是这府里的人也是人心惶惶,此时此刻,所有的一切突然全部压在了娥皇身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到底意难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