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72章: 到底意难平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72章 到底意难平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平日里大家总道是安定公夫妇感情甚笃,夫人堪称大家闺秀自幼家教良好,气度自是不一般,今时今日只有年幼时便跟着她嫁过来的流珠才懂,娥皇便是这样要强的女子,越是到了要崩溃的时候越不能允许自己失态,越是到了危险的时候越要咬着牙不肯失了风仪,何况这种时候,所有人都失了主心骨,她便必须好好地撑住所有。

不管有什么不可说的心伤,她还要保他平安无恙地醒过来,而唯一能做的便是祈求佛祖保佑。

那一日她脱力晕了过去之后因为心中还是放不下,没过多久便转醒,一直在安定公榻前陪伴。

她呆呆地握着他的手看他昏沉而苍白的脸色,心里都是心疼难过。这又是何必,从嘉,你总是如此不爱惜自己,你爱惜所有唯独就是不肯爱惜自己。想到这里自己更加辛酸,他甚至都不肯为了自己好好地保重。

娥皇累了一日其实都在硬咬着牙死撑,此时此刻安定公府中必须有一个人出面来平稳住人心才能不至过于慌乱,这便是大家风范,她自是懂得。如此这般看着他昏睡还是第一次,平日总觉得李从嘉是觉极少的人,这样的人往往都容易累心,日里梦里都是心里盛下的事情,自然睡得要比常人浅,很容易便醒了。

此时此刻他格外安静,象个孩子。

粉色衣裳的女子眼光一转,突然瞥见了什么,素白的衣衫为他伤口着想特意系的松大,此时此刻恰好让被子压得露出一些内里,娥皇坐在床边,不偏不倚恰好能够望见他肩头,暗红色的一片,那是什么?

娥皇心里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查看,“从嘉?可听得见我说话?”那怀疑的心态弄得自己都有些看不起,却还是无法视而不见,他身上怎么了?

见得李从嘉犹自昏沉并无反应,娥皇轻轻地俯下身子,清晰的紫檀味道扑面而来,她手指颤抖,那长长地指甲控制不住地游移不定,终是来到他肩头,轻轻地掀起一方衣领,只见得他清瘦见骨的颈下原来一直隐隐地藏有些暗红色的印记,延伸至肩膀,赫然绽开血肉的伤口,明显得像是撕咬出的不规则圆形。

她瞬间放开那衣裳掩嘴退后,直直地跌坐在床对面的木椅上。娥皇与他夫妻数年,这种事情纵是再羞涩也心下明白。

满腔憋闷的酸楚很想要喷涌而出,却始终流不出眼泪。这个时候她应该怪谁,又能够怪谁,是否自己一直都太过于骄傲自信,以为她认定的便就该是她的一辈子。娥皇一直为天下人所艳羡地站在他身侧与他携手,却从来都未曾想过如此清淡的人影有一天真的会离自己翩然而去,本来一切都好好地,那个人没有出现之前他们一如既往。

娥皇笑得眼眶湿润,却终是无法流出眼泪来,今时今日,她要承认自己败给一个男人么?

屋外,

流珠眼见得夫人本来好好地在屋里守着,却突然神态异样地走出来,眼色恍惚而落寞,“夫人?安定公可醒了?”

“还未曾转醒,你在这里守着,如果他醒了便去佛堂找我,我……我先过去那边了…….”粉色的衣裙匆匆忙忙,步子还有些不稳,走出不远突然又想起些什么,“从此刻开始我要斋戒,记得安排下去。”

“啊……是……”流珠眼见得她突如其来的失态却又不知为何,回首见得夫人出来的匆忙竟然都忘记了掩门。

她兀自走过去探进身子看看安定公尚安,便掩好木门在廊下守着。

若我遇众生,尽教以佛道,

无智者错乱,迷惑不受教。

我知此众生,未曾修善本,

坚著于五欲,痴爱故生恼,

以诸欲因缘,坠堕三恶道,

轮回六趣中,备受诸苦毒,

粉色衣裙的女子叩拜于佛像之前为求心之所安,娥皇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混乱而无法自控,她需要安静,故而在那佛堂里一坐便是一日,被火烛熏染得仿佛真的能够安定些,可是心里知道走出去还是非场里的人。

流珠催促了数遍该进些水米了,可是自己竟然浑然不觉得饿,心里有事不能与任何说的滋味谁能受得了,偏偏她必须忍受,并且无论如何不能在这多事之秋再起任何事端。

流珠见得再这样下去,安定公不醒夫人也非要熬出病来,唤来了飘篷两个人一起进去,好劝歹劝终究是将她扶了出来,跪得腿脚酸麻,她突然见得日光竟然有些不习惯。

娥皇望着那些清淡的菜色,心里暗自叹气,最后还是祈求菩萨保佑,如若他能转醒度过此劫便纵然如何都好。

就当她是真的认命罢了。

她吃了些东西缓缓地走回昭华阁,房间里的香燃尽空余冷灰,早无了往日两人欢笑取乐的温馨场面,屏风后拖曳的长纱前夜染上了血渍竟然也一直未曾注意,她该记得让流珠来命人换洗的,怎么都忘了。

与此同时,远远地天堑长江之上孤舟而去。

那褐色布衣的男子目光锐利而满腔牵念横扫整个三千里春花遍野。

天下和你,我都要。

缓缓地将床边的纱幔掀起,手刚刚垂下,却突然被一股凉意惊到猛然回身,一双手,愈发清瘦见骨的手还带着冰冷兀自握住她的。

李从嘉醒了。

他见得她在,拉住她的手想说些什么可是因为太长时间未曾说话一时哽住不闻其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 山舍初成病乍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