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74章: 侁自肩如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74章 侁自肩如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死了。”

榻上的人一时心急,牵动得伤口疼痛入骨,李从嘉呼吸不畅剧烈的咳起来,俯在枕上皱着眉却动弹不得。

“胡说!”

娥皇便知道他一定不肯信,叹口气走过去,“是真的。从嘉,这几日已经是太子大丧严禁喜宴歌舞。他……。确是死了。”

他的侧脸苍白而不可置信,直直地盯着那枕上的金线鸳鸯颈间交错恩爱无双,半晌开口,却是极其低哑的声音,“他因何而死?”

怎么会?不过短短几日的光景。

“消息是你出事那夜第二天早上流传出来的,说是太子在府内神志不清疯癫而死,只有这个原因。”

“我出事那夜的第二天?”李从嘉只想着神志不清疯癫而死这几个字,越想越心惊。

“府里确是那日得到的消息。”

错综复杂的纹路再繁乱也要有个源头,细细地顺着那千丝万缕走下去,汇聚于同一个终点,李从嘉并未曾想到太子府以及皇上是否会按下这消息隐藏不发,他只想着李弘冀竟然在自己伤于凤凰台之后便不清不楚地死了。

为什么?

闭上眼睛回忆,曾经在哪里听得这样的死状。

猛然惊起,他突然喊出一个词,“紫檀杯?”原来寻得见终点亦不是一件幸事,无毒的淸欢酒若是被不清晓的人用紫檀杯喝下去遂成剧毒,即刻让人神智混沌不堪导致丧命。

他不懂医理仅仅听得那大夫曾经说过。

可是平日里断不会有人用木杯饮淸欢,弘冀哥哥又怎么会想到用紫檀木的被子来饮酒?何况这些事情摆明了是有人陷害。

还有谁知道沁骨的秘密?

他手指紧紧地抓住榻上的床褥,心里突然明白了前因后果。娥皇过来担心地查看,“从嘉?”

李从嘉不曾转过脸去,却将那头埋得更深。还有谁知道,又有谁能有这个胆子去害当朝太子?

赵匡胤。

这三个字从来没有这么陌生过。

为了什么,因为我没有赴凤凰台之约?还是只是你的野心作祟?赵匡胤,你竟然杀了他,这便是你说的有办法带走赵光义么,你用我的骨血兄长来交换你的胞弟,这算什么。

从头到晚还是只有我一个人输得彻底,什么都不剩,枉我…。。枉我……

李从嘉内忧外患一时之间全然涌上心口,急火攻心剧烈地咳嗽不止,娥皇还不曾端来茶就见得他皱着眉像是突然被人扯断了最后的坚持一般猛地躬身,她还来不及看清楚就见得他一口鲜血在地。

“从嘉!”她尖叫出声,冲过去看见他嘴角带血还笑得嘲弄,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直触地面,半边侧脸如纸般毫无血色。

一目重瞳浓烈的火光。

他带血仰首而笑,那凭空而来的怒意简直让娥皇感到畏惧,他是真的生气了,可是她却不明白。

娥皇不知道这背后究竟还有多少故事,他永远都把天大的事情放在自己心里不愿多言,平日她不问亦不想多加干涉,只是他此时此刻已经衰弱到了如此地步还在一味地糟蹋自己,她心里憋着的火气几乎是脱口而出,“李从嘉你心里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不说?”

那人俯在榻上不说话,她径自过去扶起他的上半身,手指之间他的身体衰弱至极,“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你知不知道太子死后外面满城风雨?你怎么还能……”

他浑身无力持续地咳,娥皇分明觉出自己触手所及之处他身体的温度低得吓人,又看见那嘴角的血丝后悔万分,他这个样子自己为什么还要和他发脾气。一时心内内疚又担心他的身体,娥皇噤了声眼泪却又下来,“你躺好别动,是我的错,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别动气,我去让人端药来。”

他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娥皇打开门就看见听到响动守在门外的流珠,她眼见得安定公急火攻心咳出了血更加不得了。

瞬间嘈杂顿起。

外面乱哄哄的一片人声。

李从嘉第一次想要好好地捂住自己的耳朵什么都不想再听见,嘈杂繁华见得多从来没有这一时半刻此般烦扰,是他的心乱了。

吩咐不许打扰打发人好生看着熬药的声音此起彼伏,他本是无事只不过体虚再加上一时气血翻涌才导致咳血,让下人看见却是天大的事情。

李从嘉几乎想要让他们全部都闭上嘴。简直就让人无法忍受,这种逼仄而来的压迫感,自己无能为力却还必须要坚持下去的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我本不想争,我能够做到的退避都已经做到,可是弘冀哥哥你知我却不肯信我。还有赵匡胤,你更加清楚我一路所坚持的人心世情,我在乎骨血亲情,我在乎任何生命,可是你却杀了他。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凤凰台之约我若是真的见到你又能如何?你自命不凡的雄图伟业江山规划不会因为谁而停留。

你说得对,李从嘉是个疯子,从那天树下开始我就看错你。疯了一样以为你会真的懂我。赌到最后,我没有输给弘冀哥哥,却输在你手上,多可笑。

头很晕,心里堵着全是难过,他只是从来没想过会是如此境况,他甚至做好了了死在李弘冀手上的准备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赵匡胤会盛怒之下杀了他。他藏在软软的被子里蜷缩起来,那伤口被压制住反而感觉舒服一些,自己和赵匡胤之间牵扯不清的感觉让他不知如何是好,偏偏又不能告诉别人,李从嘉怒气憋在心里却也知道赵匡胤是担心他弟弟的安危,太子的确欺人太甚,赵匡胤那样的秉性若是真的善罢甘休那才是稀奇事。

这心思愈发像个孩子,千头万绪重又混乱在一起赌气却又知道或许他也是无可奈何。渐渐安静之后,满腔的怒气终于平稳下来,李从嘉其实还是不想怪他。他心里的遗憾不能放任它恣意生长,唯恐突然钻出来让自己万劫不复,如果我那一夜见了你,是不是就不用这么难过。

若看出你的企图,我能不能阻止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谁能解其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