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77章: 且维轻舸更迟迟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77章 且维轻舸更迟迟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从嘉打开门,正对上飘篷焦急的眼目,一见得自己主子安然打开门还带着笑意,飘篷又奇怪又怕他有事,上上下下好好地打量了一遍又赶紧过来扶着,“我没事,你紧张什么。”李从嘉看他十几岁还是年少心性,不由得安慰。

那些看守的护卫更加奇怪,起先还能听得那疯人的吵嚷声,不过一时三刻之后安定公竟然带着笑意推门,里面也完全地安静下来,那凶手可是先前情绪极为激动,他们各自的刀都出了鞘只待一有事情便冲进去。

可是安定公开口一句,“给他松绑吧。”彻底让众人不知如何是好,飘篷看着里面那人又看看安定公,突然砰地便跪在了地上,李从嘉倒是一惊,“飘篷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那孩子兀自跪于地上摇头,“安定公的仁厚这府里上下谁人不知,可是这一次我们决计不能答应,此人凶险异常,安定公不要忘记那身上的伤都是拜他所赐。”

“我和他谈过了,你先起来。”

“他对安定公敌意尚存……”

李从嘉彻底没有办法,只得加重语气,“我让你起来。”飘篷心有不甘地站起来。“主子…就当您为夫人想想,她着了多大的急,如今你说放便放了他…”

“究竟是你拿主意还是我拿?这是谁的府邸?”李从嘉看向一旁看守的人,“我说,进去放开他。”

绳子被解开的时候,阿水恢复了冷静,他大步起来走到李从嘉面前,近距离地看见他的一目重瞳子,“常人总说,一目重瞳,帝王之相,李从嘉…”后面的话他不说却话锋一转,“我答应你,待到一日有能力正当地杀死你为红儿报仇,我自会来找你。”

李从嘉不说话只是淡淡一笑,略一点头,让开出路。两侧的人不敢多言,心不甘情不愿地随之让开,眼见得那人一路走出去。

阿水看着身侧掠过的花树枝桠,自从红儿离开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心平气和地观赏周身景物。他曾经带着满腔的愤怒想着要杀了李从嘉,疯狂地守着他的必经之路想要用最蠢的方式报仇,可是现在他突然不想那么快看见他死。

他要等到有能力做出大事的时候再来让李从嘉刮目相看,也让红儿冥冥之中不再为自己忧虑。

生命都有意义。他不该轻贱自己的命。

阿水苦笑着一路离开安定公府,他竟然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些道理竟然是由他的仇人教会他。

那一身夜雨的男子,或许并不全是自己想得那般盛名难副,阿水突然没有来由地开始相信起无稽传闻,一目重瞳子,帝王之相。九霄之上乘风的画面里却又有遗憾,如何能想象那碧色的人一身明黄,那颜色太过于耀眼,反倒陪衬不上他的风骨。

李从嘉有些累了,让飘篷扶着回去,小书童兀自在一旁怄气又不敢表现出来,一张脸憋得通红直看得他好笑,“我自有我的道理,放心。”

“主子便总是这样,如若主子狠些心肠哪里会受伤,我去让人把药拿过来。”想着今日的药还没喝,飘篷叹息无法。

彼时尚且年少的飘篷只是忧心,却不知自己的担心终有一日成了现实,血溅山河之时他便当忆起今时今日,世间种种前因后果是否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服了药之后,李从嘉按理应该去榻上好好地歇息一会儿,谁知他起身披件衣裳又想出去园子里走走。

闷着纵也是闲来无事,自己身上的伤又不好出去,这些时日也的确是无聊。

他不想让人随着,可是谁又能放心,飘篷远远地在身后伴着他走,若是有了什么不适也好有个人。

春气满林香,春游不可忘。落花吹欲尽,垂柳折还长。

桑女淮南曲,金鞍塞北装。行行小垂手,日暮渭川阳

前唐王翰的诗吟在口里李从嘉细细地想,桑女淮南曲,金鞍塞北装。淮南塞北,不知那边的风光如何,是否会有同一片春。

府里的回廊九曲不见尽头,脚步很是随意,本来也没有什么特定要循的路线,走着走着待到抬起头来,李从嘉自己也不禁愣住。

偏苑。

一道月门横亘记忆的两端。

没有过去太长时间,他再一次踏进去却已然是两种心境。李从嘉做过那面曾经牵扯不清的墙壁,那个人狠狠地把自己摔在墙上,他还记得他在自己腕子上留下的痕迹。

他记得自己曾经想过,谁能真的视你如命。

流风响泉,

纵使笙歌亦断肠。人不能永远回头看。李从嘉站在万丈深渊前仍然坚持流连过往的云烟,执拗不肯转过身,他总以为自己还活在他们两个人的盛世里。

可是后来,遇见他。周身的空气持续升温,这堵墙前面发生的一切都不可避免地扰乱了他原有的轨迹,娥皇撞破了她不该得知的事故,不管她是否真的记得抑或者仅仅当做梦忘却了。

发生过的既定事实谁也无力逆转,你不是神。

我们全都不再一样。

李从嘉让飘篷等在外面,他深深吸气重新推开那屋子的门。

果然还是按照自己的吩咐派人好生地看顾着,桌上床边没有积尘。李从嘉闭上眼睛,一切的一切历历在目。

“让我记得你,李从嘉。”记得我,你说过记得我。

李从嘉缓缓地坐在那榻上,肩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差不多,他却总是下意识地想起它。痕迹不一定能维持住什么,就像了若无痕之后,或许我还是记得你。

这一剑远伤不得赵匡胤,只是你说过,想要记得我,但求这伤口还在的时候,紫檀不灭,我亦未去。

“你要记得,紫檀不灭,我亦未去。”

恐怕你那伤口,也该好了。李从嘉俯下身子,脸贴在崭新换过的床榻上无声地对着空气里映着日光翻舞的尘埃说话。

再回到这间屋子里,李从嘉突然觉得一身轻松,在近日接连的事情之中脱身好像终于能够把自己维持住的所有面具都脱退干净。他还是那日在赵匡胤面前有些孩子气偏执的恣意而为纵情放手的李从嘉。

他对着虚空说话,眼睛望着那剑眉的人曾经坐过的地方,“赵匡胤,我其实很想很想去凤凰台。”

可是天意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雨打归舟泪万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