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82章: 风波更难平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82章 风波更难平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光义也笑起来,勾起嘴角看着水光默然,一时像是在回忆,赵匡胤有些遗憾,“确是过去太久,你又有了南下的际遇,或许诸多的往事都模糊难寻了。若是爹地下有知.....”

话还未说完,却被赵光义打断,“哪能忘了,我尚且还记得儿时院里的那棵树,如今想来恐怕那树也算得古树,总记得那时候高大无比,一到夜里树影之间的月光甚为好看。”

他看着赵匡胤,好像终于从记忆里挖出了细枝末节,层层地回忆起来,笑得一脸快慰。

赵匡胤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很认真地深深吸口气,夹杂着湖水泛起的潮湿气味格外舒爽,“当真是长大了啊。”

一句话之后再无回应,默不作声上了岸一起回寄居的人家。

步子走得不疾不徐,赵光义手里死死地握紧那串佛珠,一颗一颗地以手指不动声色地在袖口里抚过去,光洁无比。

独独除了最后的一颗。上面嶙峋着像是被刻了些什么图案。

他牢牢地握住它,跟在大哥的身后寸步不离。

小院里的主人备了些饭菜,也不愿多言,过来轻轻地敲了敲门示意可以去拿。抵触的情绪自然存在,却见得他们带着利器唯恐伤及无辜不敢胡言乱语,好酒好菜地备着只盼天亮了这两位瘟神赶紧离去。

“大哥劳累,光义去取吧。”

“好。”

赵匡胤坐在椅上擦剑,随意地应了句。

赵光义推门而出,宽大的布衣袖子内一双手握出了白印,最后的那颗佛珠,他一直在犹豫。

三样酒菜,两荤一素,自己是断不会吃荤的,赵匡胤也明白,所以他只需要......

赵光义站在窄小的厨房里,手指微微一动,捏碎了那只刻着半面莲花的佛珠。

空心的木头里面有小小的零星白色粉末,轻轻地随着指尖轻颤扑簌开来,赵光义赶忙移开些,他眼光锐利无比,死死盯着桌案上主人为避事端准备的几盘菜肴。

他若下在了荤菜里,天衣无缝,赵匡胤会死的悄无声息。不过就是这一瞬间的抉择而已。赵光义狠狠地捏紧那残破的念珠,眼前的画面却让自己厌恶,童年的时候,香火弥漫的安东寺里,他还是总想起那个人,一个孱弱而满心期待的人。

凭什么他就能口口声声和自己讲人心。

就因为他有个好哥哥么。

厨房之外寒光顿现,剑尖直指木门的中心。

屋内在犹豫,屋外的剑尖亦在颤抖。

那一双捏着佛珠的手瞬间五指聚拢,赵光义长长地出一口气。他突然想起来赵匡胤盯着那副画像时候的神色。

他是个重感情的人。

所以心里有情,才能容得下天下。

换做了是别人,也许赵光义愿意一赌,今日,他姑且相信这个木镯子的主人。那个满心期待着的孩子,赵光义想试着去相信这个孩子至死视之如命的真情。

赵光义挥手将那佛珠和里面的粉末用破布包裹顺着厨房的后窗扔出去。孤零零地扔进了一片枯草地里。

所以赵匡胤,你也别让我失望。

屋外的剑瞬间收回。

赵光义拍拍手端起饭菜,一脸神气自若,缓缓推开厨房门,私下看看毫无人声。放心地端着它走回去。

屋内的赵匡胤借着烛光正细细地看那剑刃,见得他进来,一笑示意他放在桌上便好。赵光义坦然站于一侧,“大哥先请。”

赵匡胤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看,却不说话,坐在椅上拿过筷子笑起来,“光义仍吃斋饭?”手举起壶酒,淅沥沥地倒在碗里,恰好多半碗的酒水摇晃不定,衬着深棕色的碗底显出两个人的面容动荡不安。

赵光义点点头,却看出对面的人目光与往日不同,脸上却笑得不动声色,“大哥还是别勉强光义了。”一双手挽起另一只袖口,低下头就要入座。

突然剑锋而至,几乎是一瞬间,赵匡胤挥臂拿过身后案上的长剑直直地指向光义,剑尖离他喉咙不过毫厘。

赵匡胤在笑,那带着木镯的人亦笑。

“大哥还是看见光义在厨房所做之事了?”

赵匡胤右手持剑不动,左手缓缓举起一杯酒,仰首一饮而尽,眼前的人犹自带笑,丝毫没有什么慌乱,仍习惯地着素色的布袍子,腕子上的木镯分外刺眼。

赵匡胤的目光看着它,“你想背叛它么?”

赵光义摇摇头,“是大哥先将他许给了无关前程的人。”

“所以你便想杀我?”咣铛一声将酒碗掷在地上。剑眉上挑煞气凛然而起,“赵光义,枉我还肯叫你一声光义。如今倒是当真的长大了,旧日里那个我骂两声就能哭出来的孩子如今可是学会了如何取而代之。”

赵光义摇头。“每个人都是无可代替。有些事情,不是你取代了就可以做得的。”自己说的如此通透,却心里如同那个孩子一般隐隐有着期待。

赵匡胤手指一动,他着桌上的菜,“为什么下不去手?”

赵光义目光一转,不看他却只看向身后床榻一侧放着两个人简单行装的地方,小小一卷画轴的边缘露在外面。“原因同大哥一样,大哥也曾下不去手。”

赵匡胤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手一动,剑尖亦滑,轻轻地在赵光义颈上划出道细微血痕。伤了人无言亦无所抵抗。赵匡胤却被一句话惊了心。“不,那不一样。”

闻者笑得轻巧,“啊…..不一样么。那么大哥,你对他却又是为何下不去手?”声音不太,还带着些沉稳,传到赵匡胤的耳朵里却如受蛊惑,他瞬间感觉到自己又能够闻见那股勾人魂魄的紫檀香气,这种牵绊不去的感觉实在让人恼恨。

……本章完结,下一章“ 问君何所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