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84章: 杏花飘尽安东雪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84章 杏花飘尽安东雪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晚开始有蝉声,春天就要过去。

腕上的木镯在木窗渗入的月色下显出经年摩擦过后的光泽,素色袍子的人躺在榻上阖眼看似安睡,意识却被格外清醒,明日过后,他就要随着赵匡胤北上,日后所不能预知的一切都不再会和安东寺有联系。我是谁,你是谁?

我能不能够成为你?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不去,我一直以为你是痴傻天真,如今我却突然开始羡慕你。

赵匡胤便睡在他外侧,就连睡梦之中,都是刀剑在侧。

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有这样的哥哥。

如果他肯好好地回忆,那便也是金陵的夏天,因为一场罕见的洪灾,他父母双亡,被人送到安东寺。年纪记不得,却还是玩闹天性的孩子生生地被人送去了庙里,他又怎能甘愿?起初的一阵子常常因为自己的顽皮而受到惩罚,他被关在禅房里不见天日。终日被要求敲木鱼诵经。

一颗又一颗的念珠数过去,那日光在墙壁上投射下浅浅的影子。

面前是个泼墨书写的巨大禅字,很长时间,他便是依靠分辨那字上的日影来知晓时间。总也敲不完的木鱼,总也数不尽的念珠。

多么枯燥而无趣的日子,直到另一个人的到来。

那孩子被人带进来的时候穿着一件略显大些的青袍子,看上去格外纯良无害的模样让自己格外地起了坏心。

那位师傅指着自己告诉进来的孩子,他是犯了错正在反省,你只需坐在一旁听他诵经便好。过几日,带你去见主持。

那孩子便乖乖地做到一旁的蒲团上看他,很正经的模样,满脸写着,你念吧。

这样子让自己恨得牙痒痒,“你也是被送进来当和尚的?”

“我不做和尚。”这句话回答得迅速思考不过脑子,还是清亮的声音。那时候他听了就在想,这孩子若是念起经来会不会也要比外面那些僧人好听?

“你怎么不念经了?”对面的小孩很认真地看着他问。

“嘘,只要这木鱼声不断,师傅就不会发现我偷懒。歇一会怕什么。”他维持着手里敲击声音不断,微微抬起身子半站起来使劲地剁剁脚,“坐了大半日,腿都麻了。”

“你不做和尚你来这里做什么?冷清至极。”他便放松自己的身体便问对面的小孩。

“是被静慧师傅带来的。”

“你家里人呢?”

“他们……”孩子的面上显出难过,“我寻不见他们了。”

“那也就是被洪水害得?”右手不断敲着木鱼,左手抬起来支住自己的脑袋。总算舒服些了。他满意地撑着自己的身子保持住半躺的姿势,惹得对面的孩子一阵惊慌,拼命地向门口看。

“洪水?不是洪水…..总之就是寻不见了……”他低下头嗫嚅着,一只手却死命地握着另一手上的什么东西。

那敲木鱼的人很想看清他究竟在护着什么东西,一时又看不见,“你有什么好玩的玩意么?”

“啊?”一脸迷茫。

罢了,他长长地叹口气,无聊的日子什么时候才算完呢?才只是刚刚午后而已,突然心念一动,不如…..

“来来来,帮我个忙可好?”一脸善意地微笑蛊惑着对面那安静的小男孩。

“好啊。”孩子从团上跳下来,真心实意地走过来。

“来,木鱼给你,你只要一直敲着别停就好,随你什么姿势舒服,我出去上个茅厕,马上便回来,千万别停。”

那穿着略大袍子的孩子被他一把扯过来按在木鱼前。还来不及说什么,便已经被他诱导着开始敲,“对,便是如此,你很有慧根。”口气还很装模作样。

他偷偷摸摸地顺着墙根溜出去。

那孩子便乖乖地等他上完茅厕回来,木鱼一直敲着,师傅从门前走过,听着这声音便知那淘气小子还在里面,放心地离去。一直敲到日落西山。

临到晚课的时候,他才溜进去,那孩子竟然就真的一直帮他敲着木鱼。“我以为你会告诉师傅去。”

“为什么?”

“你没有发现其实我耍了你么?我跑去后山那里玩了。”

“我知道啊。”那孩子没什么奇怪的表情,“很晚了吧?师傅会不会要来查了?”

“你不生气么?”

“啊?”他好像很奇怪这种事情为什么要生气一样,“我以前常帮我大哥写字的,他总也写不好,我便偷偷帮他写,他就出去玩。反正写得好些先生就不会怪罪了。”

“喂,你今天帮了我,我便和你做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赵光义。你呢?”

“江正。”

那之后,江正的日子便过得有趣些了,早起和那孩子一同去扫院子,高高的扫把比他还高些,却总认真地拿着一丝不苟。

而他腕子上却总带着个略显得沉重的木镯子。自己问过,孩子只说是和大哥一起做的,别的又不像是不知道从何说起,摇摇头,就做了罢。

“你大哥是谁?你好像总爱说他。”

“他和我不一样…..”声音渐渐低下去。

“那倒是,一般人可不会像你这般傻,师傅有心收你,你却不愿去做正式弟子,做和尚就算是枯燥也总好过一直在这里干杂活吧。”

“我大哥若是知道我做了和尚,一定会说我没抱负。”

“哼,抱负,我倒是有,可惜就是出不去这安东寺,出去了也是饿死,抱负有什么用。”

“那没关系,等到我大哥找到我带我出去的时候,你也和我们一起走就是了。”

那时候扫把不小心扬起了很大的灰尘,尘土间他看着那孩子瘦弱的背影却格外清晰,江正愣在那里,半晌冷哼出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么?大哥说,男子汉便应当重情重义……”

“好好好…..行了,你大哥说……总是你大哥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浮危道略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