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85章: 浮危道略同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85章 浮危道略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一年南方的洪灾一时让很多穷人家的孩子都失去了双亲,一时之间各大寺庙中都收留了很多无家可归尚且年幼的孤儿。

但是赵光义很明显不是南方人,他沉默不爱说话,又稀奇古怪地不愿意剃度出家,常常融不进大家的氛围里。尤其是一些小僧人被师傅说没有佛缘,不愿为他们剃度,只得日日同江正一般做着杂役的差事,本就心里是爱玩闹的孩子,这样一来更加无所顾忌,几个淘气的孩子凑在一起常常惹出些事端,跑闹间碰倒了佛前的长明灯,让师傅好生惩罚了一次,下次却仍然记不得。

对待这些小孩子又能生出怎样的惩罚呢?无非就是诵经念佛,敲木鱼的差事便落到了赵光义的身上,每当江正又去后山上抓鸟玩被逮住,他便在禅房里替他敲木鱼,而江正继续逍遥法外。

安东寺的落日残阳暗淡了烛光香火远去了木鱼佛经空阔寂寥松涛如海。

几个孩子偷偷地在房里睡不着,便低声相聊,“赵光义,你那镯子是捡来的?”不知是谁突兀地问了句。熄了火烛的房里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

“不是,是我和大哥一起做的。”

“那你家里以前肯定很富贵咯?我爹以前是木匠,我可分辨的出木材好坏,你这是紫檀木的镯子。”

“我只知道这是有人送给我爹的木头,大哥偷它出来还挨了顿打。后来爹很生气。”

“哦…..这可是好东西…..若是我们谁能够偷偷溜出去把它当了…..”

江正刚刚阖上眼,却听见有人这么说,也不知自己当时是因为什么缘故,突然升腾起的厌恶让他脱口而出,“早点睡吧,想着别人的东西做什么!”

对方明显不满,“又碍了你什么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师傅被他们越说越大的声音引了过来。瞬间都统统闭了嘴,闭上眼睛装作熟睡。

一夜无事。

第二日再醒来,江正早就忘记了昨晚说了些什么,一切还如往常般,到了下午,恰是寺里来了某位王爷的夫人来求平安,师傅都往寺前去了。

后园里他们几个小僧人难得偷闲,坐在佛像之前的门槛上发呆,身后高大的镀金佛像眉目淡然慈悲,看尽世间生杀,众生芸芸,赵光义把两手撑在背后,仰过身子望那顶上漂亮的彩绘壁画,距离遥远,却还能分辨出些情节,割肉求鸽、舍身饲虎、九色鹿舍己救人,无一不是盼人慈悲舍生取义之佛家教诲。

本来四下无声却突然有人提议,“趁着今日寺中有事,不如从后面溜下山去。”

“溜出去又能做什么?”

“让赵光义当了他那镯子,若我没猜错,那可是上好的紫檀木…….”说话的声音压低了些,却足以让该听到的人听得清楚。

赵光义猛地坐直身子,右手护住那镯子往旁边让让,刻意地离他们远一些。

“小气什么,这寺里又用不上它,你留着又没有人看。哈哈”

“不行,这镯子是我和大哥一起做的。”

“拿来给我们看看……”

很明显地起了争执,一个肉头肉脑的小僧人跑过去拉起他的臂就想要把那镯子褪下来,赵光义纤细瘦弱的手腕被人猛地揪住稍一使力那镯子就脱了下来。

江正清晰地记得,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眼底也会有愤怒,一直赵光义都是安静的,沉默得放佛不存在,自己溜出去玩耍的时候他便乖巧地在禅房里为自己敲木鱼诵经念佛,善良的性子而又显得有些傻气,一直都爱笑他的纯良,却没想到原来呆子也会有……生气的时候。

为什么那个镯子对他如此重要。

他的一双眼目曾经眼见得双亲被洪水冲走,曾经眼见得死亡白骨,这一刻,却突然不能见得赵光义的愤怒。你们怎可以让他生气?

于是后果就是他冲过去和那些小僧打了起来。

这事情与你何干呢?心底的声音却格外执拗,只是不想看他的眼里有绝望。他知道失去一切信仰时候的绝望,他曾经也躲在那棵唯一的树上眼见得天塌地陷而无能为力,所以江正便突然不想让那个无害的孩子也经历这样的悲伤。如果那镯子是他的天。

远远地听见叫嚷争执声赶过来的僧人,听得人脚步声音,那些打着镯子注意的小僧迅速地跑走,却只剩得他们二人。

江正瘫坐在地上,嘴角还有血迹。回过头,却见的那孩子的臂上被人捏得推搡间全是青印,整个人俯在高高的门槛上,许是被推摔在了上面,额头擦破了皮,细细密密地渗出血丝。

想来自己也不会好看到哪里,江正无奈地苦笑,见得师傅赶过来一脸焦急,却兀自起身,丝毫不愧疚。

他走几步弯下身子,从尘土里捡起那木镯,紫檀木的镯子拿在手里显现出历经岁月的沉重。拉着布衣袖口细细地擦好,听见那孩子在背后的抽泣声音。

江正无视生了气的师傅,他甚至不肯抬眼看一看。只是拿着那镯子走回去,赵光义捂着腹部倚在门柱上不知所措,还带着眼泪。

年长一些的孩子长长地叹口气,“你大哥有没有告诉过你,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这样爱哭的。给你。”

孩子松开捂着腹部的手,死死地咬着下唇,仰起脸来认真地看他的伤,“你……疼么?”

江正摇头。

师傅追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又见得江正脸上的伤势弄得嘴角都裂开,一时心里更急,“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怎么回事?”

他本是想据实以告,说到底一切都是双方的责任,哪一边也别想好过。却突然被人推到一边,赵光义很认真地告诉师傅,一切都是他的错,江正想看我的镯子,我就故意不给他看,骂了他,他急了,我们扭打起来,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看着赵光义被罚跪在佛堂门口一夜的时候,江正觉得他真的是个呆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咽绝风前思(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