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87章: 咽绝风前思(中)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87章 咽绝风前思(中)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后来师傅剪开衣裳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才发现,赵光义腹部扎进了一枝长长的木刺,外部可能是被外力折断,看着并不明显,而它深入赵光义身体足足一寸来长。

江正看着他额上的冷汗。

突然想起下午那一幕。自己转过身寻他的时候,赵光义整个人俯在高高的门槛上,许是被推摔在了上面,额头擦破了皮,细细密密地渗出血丝。那木刺,便该是门槛上经年失修,被他们一阵摔倒推挤下来的,混乱中赵光义被他们不知轻重推倒在地,扎到了这木刺,他起身时候折断了外部的一些。

江正忽然想起来,他一开始,眼角满是泪花。

可是自己问他说,"你大哥有没有告诉过你,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这样爱哭的。"于是那孩子咬着嘴唇就真的收敛了所有的泪光,他兀自隐藏着身体上如许寸长的刺痛,担心地开口,第一句话却是询问自己,"你…..疼么?"

他应该注意到的,那时候赵光义的手还捂着腹部。

孩子苍白的嘴唇了无血色,又因为淋了一夜的雨发起高烧。

师傅们不说,却也都心下了然,这孩子的身体本就不像江正他们一样经得起折腾,这下虽然一时半刻还无性命之忧,但是病根怕是留下了。

于是静慧师傅足足地看顾了他一天,默默地在他身侧低低地吟诵。出家人慈悲为怀,何况这孩子,是他一手带过来的。

江正蜷缩着躲在他门外,抱着膝盖坐在房檐之下的阴影里,一坐也坐了一天。

雨过天晴,阳光太过于耀眼。

佛说因果偈云:富贵皆由命,前世各修因,有人受持者,世世福禄深。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

普天之下还有何处距离普度最近,莫非潜心修佛之清净地,可是他们降临人世不过短短数载春秋,因何故需要承受这大雨中的惩罚。

只是因为玩笑,孩童间的小小的冲突么,那么前世又是犯下了怎样的罪责不可饶恕?

江正彼时心底隐晦难言,他还未曾亲临人世真正的悲欢起落便已经开始厌烦,一地的血迹让他惊慌,爹娘的悲剧又让他萌生起抗争的欲念。

就是不能相信命运,偏偏要争个你死我活。日光之下便有阴影,江正看着那晴空万里心底冰寒彻骨,远比雨中要更加难耐,人生的悲怆就在于,无论世人受尽了怎样的苦楚,天地兀自轮转不灭,没有人来可怜蝼蚁的性命。

佛祖悲悯,却也不能切身地伸出手。

次日傍晚时候,孩子终于转醒,清淡得丝毫无味的白米粥下咽,笑容还在。"江正?"他气息细若游丝但是心情却还是很好,这让江正更加恼怒,一拳砸在他身侧的床上,"赵光义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你受了伤不会疼么?不会说出来么?"

"我…..我以前也常常笨手笨脚弄伤了自己,大哥就说我小题大做,小小的伤不至于到处地嚷嚷去,何况……"他牵动了伤口,微微地皱眉,"何况,此地…..纵算是说了出去,又能如何呢……"

两个人都黯然。是啊,又能如何呢。

"躺下吧,师傅说你恐怕要落下病根了。"话一出口江正又觉得如此说实在对他是个打击,有些后悔,那时候自己也还是个孩子,总觉得应该安慰伤者,又无能为力。父母离散之后,江正早就学会了自己坚强地生活,不在乎任何外物的触碰,这一刻却重新拾起了内心的无力顿挫,他很想要劝慰床上虚弱的人,可是一时找不出别的话来。

好在赵光义豁达通透,他还是牵出一丝微笑,很干净地神色,"没事,你不用那么难过的表情,我还没有死呢,大哥还要来接我出去的。"

赵光义躺在榻上手腕微动,那镯子被压住,只剩得那消瘦的骨头在里空落落地晃动,这细小的画面让江正心里更加难过,他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慢慢伸手碰碰那上好的紫檀木,"若是觉得好些了,不如和我讲讲这镯子的故事吧。"

赵光义笑起来,"好啊,我曾经想过要说,却又怕你觉得我啰嗦。"

江正递给他一些水,听他低低地声音慢慢地说,无非就是小时候的旧事,他也曾有过父兄,若不是那场天灾本该都是一样的心情。对于兄长的仰赖,对于一个英雄梦想的期盼。一棵树下两个男孩子的顽皮童年,赵光义说着自己的心情,说着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其实很简单,仅仅是想要踏着大哥的足迹。

赵光义仅仅是想要同你一样。

每个人都曾经年少轻狂,自以为天下无双。他们二人因为偷了爹的上等木料而跪在院里受罚,还赌气要双双珍藏这对镯子,不过就是区区紫檀木,待到有一天得偿心愿傲视九天,有什么不可得?有什么算得珍贵?

赵匡胤曾经对着自己的弟弟许下过宏远,他想要的是天下。他不会仅仅满足屈居于当乱世一隅国中的武将。

赵光义颔首,他想做的,他便帮他完成。

不过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传奇。

此时此刻,他以那个孩子的身份存活于世,今时今日的赵光义轻轻翻过身,他目光如炬看着身前的人,大哥,他试着真心实意地在心里这般唤,想象着那个孩子的口气。

无边夜色。

该要想的还有很多。渐渐地他陷入困倦,无边的云雾拉扯中,那个孩子的轮廓依旧,温软地,全不似他大哥的性子。那人还在笑,开口却让自己几乎失了呼吸,最后的最后,已经十四岁的江正抓着他喘息难过的手。赵光义的器官渐渐衰竭,那一夜的大雨和感染所引起的长时间高烧让他在之后的几年里无非全然是在靠药来延命,寺庙里的条件自是不必说,何况他是个被人捡来的小僧,拖了这么些年,早就算是佛祖的开恩。

他应该后悔么,有时候江正时常想。

……本章完结,下一章“ 咽绝风前思(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