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88章: 咽绝风前思(下)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88章 咽绝风前思(下)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孩子离开的日子也是个夏天的午后,好像与他相伴的童年岁月里总能想起无穷尽的蝉鸣。

梦里的故事很长,层叠的树影以及人声,像那算命摊子上的大仙一般喋喋不休没个止歇,唯一不同的便是,算命的满嘴富贵箴言,记忆这种东西却往往只能留得住岁月褶皱间的悲怆。

江正那天午后见得他疼得弯下腰,抵在佛龛前咬紧了牙。他想过去扶着他,却又觉得这种举动像是某种布施,年岁的增长没有带来一般孩子的良顺懂事,相反江正的成长只能加深对这香火寺庙的厌恶,他变得愈发想要出去,可惜自知尚无机缘,秉性也日益难以言说地孤僻。

就如同那时,他站在赵光义的身后看他疼痛难忍,看他佝偻起身子努力与之对抗的背影很想要伸出自己的手去。

江正望着他的样子,几度就要抬起那双手,最后却又都颓然放弃,人活着便是孤独,每个人都是一个人孤独地到来,再一个人孤独地离开,沿途风景只是恩赐,却不会成为谁的救度,菩萨亦不能。

江正觉得自己的冷静万分残忍,却又看见他腕子上的木镯,他尚还有血亲在人世,赵光义还能够有所期待,可是自己呢?人世间万里江河日月,独独容不下他小小江正的一份期许。所以无能为力,赵光义。

那时候十四岁的江正站在佛龛前冷眼看着身前痛苦的人内心抱憾而终究未曾伸出手去。

你也必须懂得一个人承受,如若今生你大哥未曾来寻见你,你也需努力自己担当的活下去。

江正淡淡地告诉身前的人,异常冷静地开口,"赵光义,我们都是可怜虫。"

疼至抽搐,仍自带笑,"我……大哥………"

话未说完,身后的江正摔门而去。

他不顾被师兄弟们前后的阻拦,径自冲上了后山,跑到一处大石上向着天地嘶吼,不成字句,只是单纯地憋闷了太久,很想要释放,喊道最后筋疲力尽跌坐在山坡地泥土地里打滚,无所顾忌地肆意而为一次。

是太过于无助,偏偏又不能在任何人面前表现,表现了也不会有人在乎。

一直仰躺着看天,渐渐地意识模糊起来,喊叫得累了,似是有了困意,刚刚想要入睡却又听见耳畔的鸟叫急促,许是归鸟返回,还不只一只,江正直起身子,这种小鸟是他十几岁时候最爱偷偷抓来解馋的荤物,此乃犯了大戒,他一般也是一个人出来的时候才敢捕鸟,生怕哪个师兄弟间说漏了嘴。

此时此刻他看着那鸟却想得带回去,赵光义的身体每况日下,若是再喝那些白水一样不放丁点盐巴的米粥他会衰弱得更快。

所以他也懒得多想,起身如自己平日私下一般逮住了两只鸟,找块僻静角落里生了火烤熟,偷了些盐巴出来撒在上面,江正凑过去闻闻,果然够香。

心满意足地藏着带回去。

赵光义的身体经不住疲累,他被安排在最里间的禅房每日做功课。江正缓缓地走过去寻他,突然像是回到了初见的那一日。

他哄骗赵光义为自己敲木鱼,自己逃出去玩了大半日跑回来的时候,便也如此时一般,房内想着清淡却声声笃定地木鱼声音,自己慢慢地走回去。

一切一切都一样。江正只觉得心内稍安,这木鱼的声音也远比往日要宁静许多。

推开门进去的时候,赵光义虔诚地吟诵佛经,手里不住地敲击。

当年那个纯良无害的孩子如今长大,骨骼修长却因为幼时的创伤而显得带些病弱,他几乎和江正一般高,同样穿着古旧的僧袍未曾剃度,他们起居一处,就连师傅也常常忘记了分清彼此,本无什么相貌上的比较,经年在寺庙里的寡淡生活和不灭的香火气熏染得人的性子都被消磨得差不多,那朦胧朦胧眉目间的相似也懒得奇怪多言,人人都是一张脸孔,无悲无喜诵着佛经,能差什么分毫。

江正过去看着他,伸手按住木鱼,"歇会吧。"

赵光义嗅着密闭空间了里的烧烤气味,皱皱眉问他,"你怎么把它们拿回来了?若是被师傅发现了你这次可是犯了大戒。"平日里他偷偷地吃些什么都是自己跑去后山,今日还大了胆子,竟然给藏了回来。

"给你的。"江正懒得多言,头也不抬从怀里拿出来,热腾腾还冒着白气,伸手递给他。

赵光义很奇怪地看他,"我自是不吃这些东西的,怎么今日想着非要给我?"

江正有些不愿说,他自然不好说是自己怕他身子弱,可是心里也清楚没个缘由赵光义断是不肯随意地犯戒吃了这些东西,一时话语哽住,也不知怎样开口得当。

终究还是强硬地塞给他,"吃了便好。"

赵光义又笑出来,"你莫不是知道今日是我的生日?"

"啊?"轮到江正愣住。"我…….啊,是了,这是我给你的寿礼,所以你必须要吃掉。"明明是关心地话,却非要说得硬邦邦。赵光义地听话地接了过来。

江正心内又有些恼,倒是忘了今日是他的生日,不过也好,这便当是送他的礼物好了。

江正很小心地撕下一块肉,窄细得让江正简直怀疑这呆子已经忘记了如何吃荤,他却很认真地尝了一下,愣住,随即开口想说什么,"我不能……"话还没说完,江正不用脑子便也知道他又要说些什么,"什么能吃不能吃的,去他们的规矩,咱们又还没真的受戒,我说吃得边吃得。"口气因为带着些期待而显得格外强硬,或许那时候的江正,难得关心一个人,所以格外期待着对方的接受。

赵光义看着那熟透的鸟肉,笑得非常安慰,江正觉得他总是很爱笑,无论是在什么时候,累了,疼了,不舒服发起烧的时候,他都会笑得安然,然而事后再想起那一日他看着那鸟肉的笑容,却格外地触目惊心。

今时今日躺在赵匡胤身边的"光义",猛然地惊醒。

……本章完结,下一章“ 游飏日已西(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