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89章: 游飏日已西(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89章 游飏日已西(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还是不能回望那个笑容。

明显得有人拔剑的声音,赵匡胤低沉地问他,"怎么了?"

身后的赵光义重新躺下,"无事,突然惊醒,许是多年未曾远行,今日睡得不安稳。打扰大哥了。"

剑光顿隐,"天还未亮,再睡一会,天亮便需启程了。"赵匡胤说完便也自顾自睡去。

旧日里有个十几岁的男孩子结果那撒了盐巴的鸟肉,带着笑大口大口地吃下去。吃完了他很认真地问江正,"你其实是担心我总吃斋饭身体会不好吧?"

江正丝毫未曾犹豫地摇头否认,"呆子。"

呆子笑得更加开心,手指攀上腹部。"你快去将这些残骸扔了去吧,否则万一让师傅看见就不好了。"

江正嗯了一声,知他许是身上又疼了,便过去收拾好了残渣用破布抱住,跑出去扔到后面山林里去。

回来后闲来无事,还跑去了钟楼那边鼓捣了半天,只见得有敲晚钟的师兄赶过来,他才匆忙地跑回去。

再一次地顺那条路走去禅房看赵光义,可是这一回,不知为何竟然不似往日心境,说不上来的隐隐担忧像是某种隐喻。

没有了木鱼声。

江正步伐不由地加快,这个时候,赵光义便该恢复安静地敲木鱼才对。

可是四下异常安静。

不由地跑了起来,冲着那尽头处小小一方门。

江正慌乱地推开门,却看见赵光义如往日般背对着门口盘腿坐在蒲团上,丝毫没有变化,同他方才离开时一样的姿态,江正长长地舒口气,走过去,"喂,呆子,你怎么不敲了。"他习惯性地伸手拍他肩上。

那手还未曾脱离他身体,就看见赵光义整个人瘫软下去。

江正在他身侧站得笔直,眼看他从榻上就要摔下去,他伸出手去接,却来不及。如同他幼时死死地抓住洪水中的那棵树,娘说,正儿,不要管任何人,要记得,活下去。

他就真的不曾管过别人,他就真的一直死死地抓着那棵树。

眼见得爹娘从眼前被洪水扑涌卷走,江正最后哭喊着终究伸出手去,却谁也留不住。

那一日,他再一次对赵光义伸出手去,可还是,太晚了。

他突然有些痛恨起自己,早一步或者晚一步,都好过半途而废。

地上的人瑟缩成了一团,江正死死地将他拖回榻上,"呆子,呆子?赵光义?"他喊他的名字,这一次他的病发要远比往日严重得多,江正心里涌起了前所未有的害怕,他抓着他的手,"赵光义,听着,你坚持住,我现在去叫人。不许睡着,听见没有?"他很怕他闭上眼睛就醒不过来。

赵光义疼得已经喘不过气来,却怎样也不肯放开江正的手,他死死地抓住他就像是抓住最后的希望,江正一直以为他还要说什么,便努力地平静自己听他说话,可是赵光义额上的冷汗顺势而下,他张口,却没有声音。

最后他挣扎了许久,从腕子上褪下那个木镯。

江正呆愣在那里,"赵光义?"

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他还是笑着看他,把那镯子生硬地套在了江正的手腕上。

江正疯了般地拉住他的领口逼迫他直起上半身,他告诉他呆子你必须活着,可是那人的眼色已经涣散,自己想出去叫人,可是赵光义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开手,他的嘴唇微动,江正俯下身子过去听,已经微弱至不可闻地细弱声音,却是三个音节。

那濒死的人最后告诉自己三个字,亦或者说,他在唤自己。

他唤江正,"赵光义。"

后来他便死了。

那个孩子死了。死因竟然是因为吃了含大量盐巴的食物。

江正听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他不知道他的器官衰竭,不能吃盐,他亦不知道他每日毫无任何味道的斋饭是必须的。

他只是怕他身体得不到应有的养护,想着就当作是给他的生日礼物。

结果,死的是那个孩子,可是从此,世上再无一个江正。

他带着他的镯子,他便是赵光义。

他死的那夜,江正不断地梦见那佛龛前的长明灯倾泻而下烧起了大火,镜花水月之中佛祖慈悲的面目竟然显得狰狞可怖。黑暗中他几度惊醒挣扎起身跑去前面察看,生怕有了疏忽。

可是安然无恙,一切的一切都如同往日无数个日夜一般,没有丝毫不同。

一个人死了便是简单地被一笔勾销。

而这世间轮转永远不会停歇,何况你是谁,你谁也不是。

之后便是漫长地等待。

岁月消磨了江正的棱角,他独自等待一个契机,坚持以那个孩子的身份生活下去,时间长了,就忘记了自己是谁。

腕子上的木镯日夜不肯摘下,梦里的孩子总在不停地说,他一定会回来寻这镯子。江正醒来心声厌烦,却总也不曾真的狠心放弃。

总是觉得,因为他走了,所以自己便需要努力地去完成这份期望。或许心里仍有儿时的赌气心态,你就这样随意地放开手,我便一定要试着赢过你。

直至后来突然寺中起变。

安东寺地处金陵以北,算作金陵第一大寺,一些皇亲贵戚时常地造访原不是稀奇事情,出家人不该过多地探听政事,可是外面风风雨雨借着来求平安添香火的百姓嘴里流传开去,他便也知道些一二,太子的气焰愈发嚣张。

这事情与他何干呢,待到某日深夜,他被人以住持的名义关在间禅房里不得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游飏日已西(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