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9章: 南国正芳春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9章 南国正芳春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应该回李弘冀那里去回禀办好了淸欢,可是这一路上被阿水勾起了翠柳巷的种种,一时思绪万千,扰得心里惴惴不安,便先回到韩府,红袖本是要进了自己的房歇一歇,稳定心神,却突然得知韩熙载吩咐过,今日若是回府不论几点都要唤她去书房一趟

她按照惯例以为是需要点上些特别的熏香,刚刚来到书房外却发现四下无人,侍女书童都被屏退,正站着院子中思索,只低低地听见一声带着怒意的责骂,“一个金陵城怎么可能找不到。”本要去叩门,这才觉得不妥,大人肯定是未曾想到她今日这么早就回来了,应该还有客人,只好等在原地,却蓦地见一袭黑影飘然而去,吓得一惊,很快又想起韩大人做太子太傅七年,太子手下的一干死士都是他暗中招募密训的,若说是有些他自己的耳目也不足为奇,便很快神色如常。

笑盈盈地推门进去,只见得韩熙载背影森然,不禁想起不久前的那次夜里,他也曾如是,她还不敢妄自偷听些什么,但想来总不会是什么见得光的好事情。

一时拜了一拜,垂首立在书桌一侧。

韩熙载也不转身,只是淡淡地问她,“晚些时候还要去太子府上?”

“是。”

“他最近倒是真对你上了心。我这数十人的班子唯独看上了你。”

“红袖担待不起,不过是伴宴歌舞而已。”

已经有些花白了的发丝,却依旧梳理得一丝不苟,纵情纵欲的韩大人可是满朝皆知,哪一日不是夜夜笙歌。传言中的府中蓄家妓过百,虽有些夸大但也的确是说中了大半。

还是他一早取了这样的名字,红袖添香,一双凤眼一双巧手,如今还乘势入了太子的眼,韩熙载这话若说在平日,她自不会多想什么,可是如今心里本就不安,猛地提起这事情让红袖一时更不敢多言。

倒是韩熙载突然哈哈笑着回过身拉住她的手,还似酒席上的面目,“果然当初没有看错人,红袖真是添得好香。”

太子和韩大人的事情她哪里敢多问,不过总也知道,韩熙载虽然如今官至尚书,但总算是太子一派的人,可是私下却与安定公交情不错,何况最近屡屡流露出来的端倪都表现出,他是不赞成太子用其他手段强行稳固自己储君地位的。齐王出了事情,韩熙载闭门的时间就多了起来。而显然,太子也不似往日般常来走动了。

她一颗七窍玲珑心立时便转了过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韩大人即然这样试探,那也就只是一种猜测,并不能确定她就真的要替太子做什么。

“红袖今日为大人燃一炉紫油迦南可好?”

“不用,皇上昨日御赐上好的紫檀香,你去取了来点上。”这话随意地说完,韩熙载就信手于藤木架上拈书来读。

红袖听见紫檀二字一愣,“是。”匆匆地去取。

出了韩熙载的书房,一路走去取香,恰好走的是那条和李从嘉擦身的花廊,白日里的景致显得分外清晰,远不似深夜里的幽暗诡魅,

那一夜,落得是什么花?天水碧的袖口一过清风扑面,带着若有似无的紫檀清香,闻之不忘。她记得她还不经意踏上飘落的朱瓣。

看看那廊下悄悄探进来的枝叶,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想起那个清淡的轮廓,偏偏生得一双幽深的重瞳,仿佛是李从嘉身上人世的唯一牵绊,直直地坠着他再也逃不开,随着那紫檀的香气氤氲出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你随时都看他风轻云淡地笑,你随时都不能触及分毫。

其实她也不解,太子究竟为何非要视他如刺。

还是要怪罪帝王家,想来想去这理由多堂皇。从来他们都不是一类人,李弘冀想要得多得可怕。

那么,李从嘉想要什么呢。

她还是取了香来,满室清香,韩熙载似是自言自语,“紫檀木,此树的根需寄托在别的树木上。所以,没有人真的什么都不需要,也没有人什么都能舍弃。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痴念罢了。”

红袖不知如何作答,他挥手示意她退下。

“待你晚上去太子府,替我禀告太子,老臣近日犯了旧疾,大夫说需静养几日,恕我不去府上了。”

“是。”

回了房,一方琴声音低婉,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得自由。试问天下谁当真配得起自由二字。

她想起曾经那人也曾说要归隐山林,真的自在而去断了一阵音讯,可是碧涛万顷哪里低得过一纸诏书,

你终究还是这尘网中的人,还是这皇室未醒梦中的人啊。

红袖低叹,一双柔荑纤纤拨动,

花满渚,酒满瓯。

吟唱声缓缓顺风而去,过云窗掠花树,江南雨过苔阶无痕一片风光正好,琼楼玉宇之侧有鸽振翅盘旋,衔一缕清歌与白羽同翔,

影过无声,

飞入谁家?

与此同时,布衣的男子独立于窗边,刚过未时天色尚可,他却执过案上烛火,一探手的功夫,灰烬飘落,又一张密信。

不过三两日的光景。

那香就要燃尽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高楼谁与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