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90章: 游飏日已西(中)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90章 游飏日已西(中)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人进来。却又不是静慧师傅,后来才知师傅在被软禁起来。

站在他面前的也是师叔辈分的僧人,手里拈着佛珠开口便是,“听说你当年曾和一个叫赵光义的孩子同时跟随静慧师兄修行?”

他颔首,却也不清晓所为何事,如许十多年过去,当年一同的孩子们四下离散,正式还留在这寺里的少之又少。如今却突然有人问起那个孩子。

“他后来如何?当真死了?”面前之人口气问的很是随意。

他便只能继续颔首表示肯定。

“这镯子是不是他给你的?”

“是。”

“那便很好。从今以后,你便是赵光义。”师叔说完闭上眼睛,合掌低低地念着阿弥陀佛。

明灭的火烛光影分外暗淡,江正这两个字存留于世的最后一分钟里,它的主人呆愣在禅房里想起那个孩子离开时候不肯放下的执念。

他用已近幻灭的声音叫自己,赵光义。

不断不断放大的声响,幼小无害的一张脸。

那濒死而不可忘记的镯子。

十几年过去了,重新翻阅,竟然丝毫未曾蒙尘,原来自己多年以来不断枕着这样的回忆入眠,我还是欠了你。

我以失去自己的代价来交换你的信念,这样可好?

前因后果他之后才知晓,北边有人和太子李弘冀勾结,周朝的人想让赵匡胤死在南方,谁知到李弘冀自己心怀鬼胎,太子阴狠难言的秉性不就不该与人结盟,李弘冀亦有自己的打算,想着先一步控制住赵匡胤的胞弟让他为己所用。

可惜赵光义死了。

或者说,他该庆幸那个孩子死得早,若是他面对胁迫,江正真的想象不出会是怎样的情形。所以李弘冀便软禁了主持控制了安东寺,无非就是需要有个人来做赵光义,而从他们自小的经历来看,江正最适合不过。

从此江正便是赵光义。

他本人没有什么大的异议,赵匡胤若无多心必会带他出去。他不管是谁用怎样的手段,只要能出得去这狭窄天空便是对他自己最大的恩赐。何乐不为?

那佛经早已念得厌烦,求一个救度也无从谈起,是好是坏他不该老死江南寺中,而后的命运亦证明了这一点。

那个孩子曾经对自己讲述的一切突然派上了用场,无数个夏日里,他们伴着蝉声睡不着,偷偷地藏在被中讲述过去的经历,童年,镯子,大哥,洪水,辗转,安东寺。今时今日的赵光义沉稳而心思缜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赵匡胤竟然杀了李弘冀。

恐怕这也是周朝节度使王饶大人没有料想到的事情。

王饶想着除掉功劳逐步盖过自己的赵匡胤,却未曾想过此番南下赵匡胤竟然有胆子杀了唐太子。不过幸好,那剑眉的人还是带着光义从寺里出来,只要赵匡胤还没回到开封,一切就还有机会。所以王饶派人先他们一步除去了当年巢湖中庙曾有一面之缘的静德住持,然后又扶持年轻的静闻当上新任主持,权贵寺院彼此勾结,出家人也并不一定就能真的皈依菩萨,赵光义那日眼见得那金碧辉煌的寺庙心里便全是嘲讽。

战火之后此寺能够留存甚至几番修缮,寺中人必定不简单,恐怕是与当朝官宦勾结才能如此铺张。

人心果真难测。

静闻给他毒药,杀了赵匡胤,他的一切都给你。

王饶的意思再明确不过。

可惜,自己没有痛下杀手。

清晨赵光义收拾好东西随大哥上路的时候,他最后回首望望巢湖尖顶的钟楼,日光之下果然并无新鲜事。

淡青色的天空下竟然都是污秽。

所以由我替你以身犯险。

乱世之中不该随意轻信任何人事,赵光义和大哥翻身上马的时候突然笑起来,可是这一次,我用着这个身份生活就真的以为自己是你。不过但愿,只有这一次。

我欠了你。

再见。

马蹄声逐渐远去,他距离安东寺的距离愈来愈遥远,千里江水滔滔横绝开去,陈年的檀木镯子在腕上随着颠簸剧烈晃动,赵光义亦不知今后的一切该会如何,不过他不是违背自己意愿委曲求全的人。王饶?便交给赵匡胤去对付。

起码暂时,他跟随着那个仗剑南北的人还是现世安稳无需多虑的。

几日接连不断的奔波赶路,他们兄弟之间不曾多说,赵光义却知道起码现在,大哥还是真心愿意尝试,赵匡胤愿意相信自己。

临近开封的时候,路边有间茅草茶棚,他们暂时下马在那里歇脚,茶水喝到一半,只见得出开封的方向上尘嚣滚滚,有马车疾驰而来。

本来两个人未曾多心,那马车临近茶棚却有小丫头下来给车内人要茶,赵匡胤无意间瞥见那丫头只觉得眼熟,还未及细想,那丫鬟缓缓地奉茶给马车内的人,珠帘挽起一半,一时看不清楚。

“小姐出来的这样急,陵儿什么也未曾收拾,暂且喝了这茶水歇息一下吧。”

帘内传出女子温婉地声音,“这才走出多远你便这般偷懒,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遇见他?”

这话一说完,赵匡胤猛然将茶杯放在桌上站起身,光义在一旁不知何故顺着他的目光往那路旁的马车上看,装饰得虽不华丽却可见得不是寻常人家的小姐出游。

赵匡胤听得这声音便知了三分,一步迈出去却又犹豫,终于开口叫,“云阶?”

奉茶的丫鬟猛然地回过头来看清了是赵匡胤惊得叫出来。

“赵…..赵…..啊!小姐!”

车内的人却并无惊异,听得淡淡地叹气声,也在犹豫,半晌赵匡胤不上前,车内的人也未曾下来,情势很是古怪。

“云阶你这是要……出城去?”

车内的女子还是开了口,“是啊…..要去寻人。”

赵匡胤慢慢地走过去,“所寻何人?”

“以身犯险之人。”

那车内人的声音很显轻柔,该是年轻的女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游飏日已西(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