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91章: 游飏日已西(下)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91章 游飏日已西(下)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匡胤走到马车边,被唤作陵儿的丫鬟垂首站在一侧,看看他,又望向车内。他此时能够从掀起半边的珠帘里看清车内情形,云阶换得一身寻常的百姓素衣坐于其中,他声音缓和下来,“来寻我?”

她叹口气,“你若再不回来,上下都遮掩不住。”

剑眉一挑,“我若不回来,那也是另有缘故。”回身向赵光义招手,示意他跟上,“云阶,事情回城再说,现下荒郊野外,我先送你回去。”

赵匡胤让赵光义骑马跟在后方,立即就要牵过马车缰绳赶回开封去,身后的女子却突然起身伸手拦住他,“回去恐怕就说不得了,我不知爹见你安然回去又要作何打算。我只知他原本的计划里你绝不该活至今日。”她的手一时情急抓住赵匡胤赶车的手,话急急地出口见得自己举止不妥又迅速地收回,温婉俏丽的面上双眉紧锁。

赵匡胤却不觉有何,他四下看看,茶铺里的伙计哈欠连天,一时没有其他人路过歇息景象萧条。

也罢。他松开缰绳回身看她,“云阶,你知道些什么?”

“我不知具体,爹亦不会告诉我这些,不过我前些日子无意中听见他安排人去往巢湖中庙,无奈一直不得机会出来,今日刚得了空出来寻你……我…..上次让你陪我去中庙礼佛的时候听见你得知弟弟的下落,想着你此番寻弟回来一定会去巢湖中庙,我怕……”

赵光义此时恰在马上,听闻她如此说,不由地多看她几眼,这女子相貌清秀,不算得多明艳动人却胜在气质。一见便是大家闺秀,语气温柔善良。

恐怕就是大哥提到的,曾经让他陪伴去过中庙的那位女子吧。那么如此说来,此女是王饶的女儿?赵光义见得她不经意地看着自己,随即云阶问赵匡胤,“他…..可是你提到的胞弟?”

赵匡胤说声是,云阶脸上并无什么惊异颜色,赵光义心想看来她所知也不算很多,如此看来她不知王饶让自己毒杀赵匡胤之事,心下稍安,略一回礼。

赵匡胤看着她又不知如何介绍,只得说,“这是王饶大人之女。光义,我曾提到的,若不是她,我也无缘进入中庙得知你的下落。”

赵光义微笑看着他们,心里却在思量这女子究竟是无意为其父利用,还是也顺他父亲的意思骗赵匡胤去中庙?

这个疑问很快地被赵匡胤说出来,他不喜欢拐弯抹角,尤其是他知道云阶的性格,“云阶,实话说,上次你邀我中庙之行,是偶然?还是听你爹的意思?”

云阶长发完成高雅的发髻,衬得整个人气质甚佳,她听他如此问,不由得有些失望神色,“我若想依爹的意思,今日何苦出来寻你。”

赵匡胤却也是狠心之人,不假思索接上,“我又怎知你此番出来不是下一个阴谋?”

“你!”云阶明显气结,一旁的丫鬟陵儿也实在忍不住,抢白道,“赵大人好狠的心肠,我家小姐偷偷地溜出来寻你,连件换洗衣裳都来不及收拾打理……你却这样没有良心…..”

赵匡胤突然转过身子看陵儿,他没有说什么字句,陵儿却从他的目光中分明觉出了凛然的气势。他便是这样,他的胁迫从不曾来源于权势地位,但是常常不动声色就能制人于无形,陵儿闭了嘴,压迫的感觉分明。

云阶的失望愈甚,却还是未曾辩解什么,她看着他,“是,我也无法证明此行目的单纯,既然如此,那便让陵儿赶车,我们自己回去,不劳烦赵大人了。”

赵匡胤却突然笑出了声,他低低地声音,“云阶,你果然还是这样,我信你便是,先回去。路上细说。”

赵匡胤肯为她赶车,赵光义一路尾随心里想着,此女与他关系纵使不算得亲密,也总是与旁人不同。

马车内,云阶无可奈何地说,“上一次,你信与不信都好,我确是不知爹做了什么打算,只是他吩咐我去请你相伴一同去巢湖中庙礼佛,说是替娘求个平安,你也知道,我娘病了很长日子了……这种事情….我总不会儿戏。”

赵匡胤并不回身,“我说了信你。”

陵儿有些气不过地在他背后偷偷地瞪眼睛做怪样,很明显也是替小姐委屈。

“你真的就这样回去?我爹不知还想做什么,今日一早就不在府里了。”

“我连夜赶路就是怕皇上面前不好交代,已经擅自离开这么长时间了。无论如何也要回开封去,何况,你觉得赵匡胤当真就怕了你爹不成?”

如此说话无疑把云阶推入尴尬境地,他却丝毫不觉得不妥,她想说什么,还是全部咽下,眼睛看着窗外,算了,赵匡胤想做的一定便要去,他有自己的轨迹,而这轨迹不会因为谁而改变。

赵匡胤一行人飞快想着开封赶去,

光义腕上的木镯伴着尘土飞扬,而此时此刻千里之外一摸一样的另一只木镯正在那惊才绝艳的人身上黯然神伤。

虽然那一身夜雨的男子面上笑得云淡风轻。

李从嘉伤好了大半,执着古卷在庭下看下人们整理东西放入箱中,朝野皆知,就等那诏书一下,他怕是立时就要迁往东宫。

府里的人按照旧例提前开始准备,既然已成了既定事实。李从嘉注定不会再是安定公。一切都要提早。

里里外外诸多的器具,他本是不愿,却又无奈,随着他们来打理,自己边看书,边倚在廊下。一些零散的珠玉他懒得看,挥手让流珠都抬下去送给众人,封存了这些年月的东西有些积了很多的尘土,一时之间李从嘉突然想起自己毁了的响泉,若是它还在,怕是也只能和它们一起被自己刻意回避,渐渐变成流年的殉葬品。

还好,断了,碎了,起码不会枯萎枝断。

李从嘉依旧笑看春风。

飘篷突然急急地捧着个东西出来,“安定公…..这……”

他的眼目停留在书卷上字句一时有些不耐,刚要挥手,突然余光瞥见了它沉重的颜色,顿时心惊。

李弘冀曾经想要送给自己的紫檀木的盒子。

他伸出手去,再次接过它。

风起,那碧色的人感慨万分终究还是付之一笑,命运的花树几度兴衰我们都在劫难逃。

他把那盒子轻轻地摇晃在手中,还是一片风清月明的简单心意。

你也曾有过的心意。

李从嘉动动手指,打开它,日光正好,镂空的花纹恰好透着光投射在地。

那重瞳的眼色蓦然凝重,指尖颤抖几近失态。

它……

……本章完结,下一章“ 雁飞残月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