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96章: 寰中自有真天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96章 寰中自有真天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推背图,推背二字的含义便是由于李淳风当时推算的上了瘾,一发不可收,竟推算到唐以后几千年的兴衰,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说道:"天机不可再泻!",既为第六十相。故此名为推背图。

赵光义接着烛光仔细地看上面的抄录,因卦言依照年月推演,故此云阶许是抄录的当中的一部分,恰是描述得先下。

第十三象丙子离下坎上既济

谶曰:汉水竭雀高飞

飞来飞去何所止高山不及城郭低

颂曰:百个雀儿水上飞九十九个过山西

惟有一个踏破足高栖独自理毛衣

这一卦很好理解,赵匡胤也看得明白,周主郭威夺汉自立,再明确不过,亦无须更多解释,下一卦便是云阶说的,只听清了上半部分的谶言。

第十四象丁丑离下兑上革

谶曰:李树得根芽石榴漫放花

枯木逢春只一瞬让他天下竞荣华

颂曰:金木水火土已终十三童子五王公

英明重见太平日五十三参运不通

赵光义仔细地思索这后半句里面的意思,金木水火土已尽,恐怕便是指五代之终,当今圣上恰本姓柴名荣,而若当真如此图上所云,那么今时乱世便终该历尽五代共五十三年,凡八姓十三主,只可惜明主功业未竟而殂。

此结论说出口,两人都有些沉默。历来对此天机奇书,若不是当作笃信之物便看做旁门左道,显然他们都不是甘愿听从天命之人。

但是难保便有人真的奉若神明,列入年迈唯恐自己权势受到威胁的王饶,他命人看出了圣上恐将功业未竟而殂,而眼下几位最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人里面,显然赵匡胤的心智最不让人放心。

是他太有称王的气度还是王饶自己先被这奇书乱了阵脚,总之他开始害怕,偏偏下一卦更加让人胆战心惊。

"战事中原迄未休,几人高枕卧金戈。

寰中自有真天子,扫尽群妖见日头。"

此象主五代末造,割据者星罗棋布,惟吴越钱氏,南唐李氏稍图治安,余者皆悉淫乱昏虐。这说得再精确不过,众人身处乱世自是亲眼见证。

而这个真龙天子,会是谁?

"寰中自有真天子。"此四字的口吻摆明了不是指如今在列的各位王侯。何所谓之真?谁会得到最终的天下,结束一场乱世纷争?

赵匡胤慢慢地听光义推论完成,一言不发,他伸出手去接过那帕子,赵光义还以为他想亲自再看,却只见得他扬手顺势在自己手中的蜡烛上点燃。

火光顿起,真龙天子的传说簌簌地燃成了一桌冷灰。

"大哥….."赵光义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见的赵匡胤摆手,他知他不过也是些劝慰,赵匡胤是不是真的能够应了这天意呢?

可惜他不知道,赵光义很想要告诉自己,那帕子上隐隐地用银线绣着鸳鸯,怕是云阶姑娘的一片痴心。

赵匡胤不是会过多纠缠于细节的人,自不会注意,而后竟然就这样烧成了灰。

赵光义无奈地摇头,也不多言。

翌日清晨,赵匡胤早起进宫请罪。

江南江北划江为界,此番赵匡胤私自擅离职守南下多日实属重罪,皇上却并未曾见得动怒,反而君心大悦。

百官俱在,一时对赵匡胤的雄心胆识俱是上下称赞,王饶立于一旁神色如常,赵匡胤看过去,他反到眼底激赏之色顿现。

此番王饶勾结陷害不成反倒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圣上心中赵匡胤的地位更加不同往日。

赵匡胤心中暗笑,却没想到,一时的愤恨杀了李弘冀,成了奇功,王饶错就错在真的以为自己不过一介武夫受了南国的蛊惑就忘记了本分,小小偏安一隅的江南算得了什么。恐怕只有王饶那般昏了头脑的人才妄想勾结南国太子日后有所图谋。

乱世之中各人都需寻觅良主,雄心是一方面,更多的是需要眼光。

自从寿春之战后江南国主尽献江北诸郡,南国的国主早就了无对皇位的眷恋,曾几番派人上奏请求传位给太子,然而北朝不许,柴荣当然意在天下,不会仅仅贪图那十四州六十四县风光就忘了江南的鱼米。李氏上下善文书乐音性子怯懦,独独太子李弘冀为人严苛处事狠绝。

柴荣当然不会允许国主传位,更视李弘冀为眼中钉。

此番阴差阳错,赵匡胤不说,便无人知道隐情,全当他出此奇谋秘密南下,竟然真的杀了南国的太子。

如此日后南国皇族竟无一人可与柴荣对抗。故此圣上即刻赐封赵匡胤为殿前都指挥使。朝后留赵匡胤相商军情大计。

皇宫内苑自不同别处,赵匡胤南下几番深入见得了南国皇族的旖旎温润,今日重又回到汴都自觉胸中开阔,北方少了些软雨春花缠绵情愫,有的便多是觊觎天下的雄心壮志,圣上屏退众人,轻缓龙袍,命人赐椅,案上铺开的恰是军事要图。

"朕当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矣。"柴荣自是明主,励精图治,锐意改革,眼下南国暂时称臣纳贡,而北方契丹人勾结来犯,势必成为首要的大事。

赵匡胤看着那案上长卷,眼中锋芒毕现,"臣感陛下恩情,自当臣自当拼死以效微力。"

地图上沧州被以朱红圈点,圣上指尖轻触,"朕欲亲率大军至此北上伐辽,后夺幽州。"

"陛下身有旧疾,如此恐…."赵匡胤知其亲征几次与兵卒同进退,刀箭无眼亦身有旧伤。他话里有所担心却被柴荣挥手噤声。

他立誓重整河山,便当躬身而行。

诏书已下,定于时年初夏,赵匡胤与彰德军节度使王饶同掌兵权随圣上亲征北上,赵光义同时随行军中。

地图蜿蜒而上的细线以朱红所绘的军事重镇串联而起,此行不知前路如何,但求无愧于心。

入夜,赵匡胤回到自己府中,再次铺展地图思索路线,提一坛酒,一手执剑。赵光义看他如此,心中仍有疑虑,"王饶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赵匡胤却像是没有听见般认真端详地图,不时仰首饮酒,挥散而下亦不注意,零星酒液飞溅,恰湿了一方江水天堑。

"大哥…."赵光义知此行军打仗机密图谱的重要。

赵匡胤却丝毫不去理会,右手的剑光再起,他以剑刃衡量于图上,从南到北,远不止毫厘。口里喃喃地说了句什么,赵光义一时没有听清,只道他说了句什么远了,起身过来察看,见得大哥的目光并未停留在幽州,却是南国。

如此心下了然,赵光义想起那幅画。

他伸手接过赵匡胤手里的酒坛,微微叹口气。人若有牵挂,纵使口上不说,心中亦不得开解,他早该知道,那幅画或许不是个好兆头。

"大哥,你醉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战事中原迄未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