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97章: 战事中原迄未休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97章 战事中原迄未休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周世宗柴荣御驾亲征率领步兵和骑兵共数万人,时年夏从沧州北上迎击契丹。

临行的那日赵匡胤独自于屋中良久未曾出来,后来整顿好即将出发的时候,众人只见他铠甲之后以布裹长剑,剑眉长条霸气森然。

一袭软轿停在赵匡胤府门口,他和光义出来就恰好看见,赵匡胤叹口气走过去,不掀起那帘子便也知道是谁。一侧的陵儿瞥过眼来看看他,又向着轿子里面张望。

“云阶,今日乃圣上御驾亲征,耽误不得,你便快些回去吧。”

轿子里的人声音依旧温柔,“我只是按例出来送送你,也不耽误些什么,你便快些上马吧。”

这便是云阶的习惯,从什么时候起?先皇还在的时候吧,赵匡胤甚至也还算得年少轻狂的那些年月里,那时候甚至他还未曾封得自己的府邸,不过是经常需拜会节度使大人,参见云阶的爹爹一起商议军情,偶然地几番相见,云阶便似上了心。

他又如何不懂,不过南北几番战事接连,哪有真的时间去细细琢磨这些,后来日子长了,自己渐渐得有了功业,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云阶依旧。

每一次出征的日子,她清晨便不顾阻拦出来相送。

她也并不想多说些什么,不过还是一贯地一句小心。却每一次都非要看着自己上马出去才肯回家去。

赵匡胤今日还见得她如此,便也无奈,“放心。”一句说完,便想着却今日可耽误不得转身欲走。

“那…..那帕子…..”轿内的女子却又突然出了声,带些犹豫,赵匡胤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走出了两步有余再次回过头来,“帕子?”

一旁半晌侍候着未曾多言的陵儿可真真是不满了,果然是个薄情人,人家小姐闺阁里的东西情急下让他拿走了说忘还真就忘了,她伶牙俐齿地开口,“小姐的帕子啊,昨日给你…..”

“陵儿!”云阶急急地制止她再多说,昨日私下抄录推背图的事情万万不可说出去,这个死丫头平日里无遮无拦到了外面也不顾虑。

陵儿猛然间也明白过来,吓得低了头不敢多说。

云阶还是在犹豫,“那帕子也无所谓,主要是…..”压低了声音,“看了那上面的内容便好。”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真想着让他知晓了自己的心意又开始犹豫,毕竟昨日是突然有了机会,情急之下随意地扯出了那绣着鸳鸯的一方锦帕,她…她原本想着再等等….再等一些时候给他。想到这里云阶绯红了脸色,亏得人还在软轿里未曾出去,不然可是丢死人了。

里面女子遮遮掩掩的语气,分明就是想问那帕子上的纹路可曾看清,却又不好明说了,一时小儿女的心态百转千回,偏偏隔着一层帘子外的那人背对战甲森森毫不知情。

他是真的未曾注意过那帕子上的图案。

听得她这样说,赵匡胤一时也未再多想那帕子的问题,只觉得她还在担心那等玄术演算,低笑着往前走,只留给她一句,“那帕子我看过,那又如何?”口气带着无比的藐视气焰,他的意思本是不在乎那些传说中的无稽之谈,更不会怕什么威胁,哪里知道听到了云阶耳朵里就全然成了伤人的刀子,那帕子…那帕子是自己曾经待他南下归来时候闷在房里几日绣出的女红,虽然算不得上等的精致,可那毕竟是心意,何况,鸳鸯一双,女子的缱绻意思都用银线绣在里面,昨日云阶虽然也是无心之中那它来抄录,确实也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后来没有办法便提早地塞给了他,可是….他若真的看完了,又怎能如此薄情寡义地说话。

轿子里的人没了声音,手指紧紧地绞着。

轿子外的人大步离开,挥手对憋着满腔怒火想打抱不平又不敢乱说话的陵儿挥手示意,让她先送小姐家回去。

赵光义这边等着听不清他们的谈话,到底那鸳鸯也是没了踪迹成了香灰一地。

“小姐?你别伤心,他那样的人….啊呀你看他上马的样子,他那里会懂这些…..”陵儿终于见得那凶神恶煞的人走远,长长出口气把撩起些帘子来,一半身子探进去看云阶,不时又探出来看着他们往城外汇合出兵的方向行去。

陵儿还小,说是不平也只是孩子心态,说说便完了,哪里懂云阶的心酸,陵儿看着那边的人就要离开,无趣地转过头来,刚一对上小姐的双眼就吓了一跳,“小姐这是怎么了,好好地这怎么就哭了出来?”

云阶愣愣地吸口气,抬手抹掉泪痕,“算了,回去吧,别在这里一直不走让他分了心….”说完了自己又笑,“他也不会再分什么心了,是我非要自己送上了门来,回去吧。”

陵儿可当真是不懂了,“小姐别难过,今日出征的日子可不能随意地掉眼泪,兆头不好。”她哪里管得了云阶的伤心事,安慰些便顾着自己探出身子去看热闹。

这话说完倒是提醒了云阶,刚送走了爹爹,此时又送他走,今日可是万万留不得眼泪的,她勉力地忍住,擦干净泪痕推推陵儿,“懒丫头别看了,去让他们起轿回府吧。”

这边的赵匡胤飞身上马扬手示意出发。

背上负着狭长类似剑器一样的东西。

只有赵光义有些奇怪。若是剑便罢了,何必用布裹起来,大哥可不是会注意这些的人,何况此行遥远如此甚多不便。

一时圣上御驾亲征,顾不了许多,城外王赵两军汇合,皇上亲自带兵北上直捣契丹人频频进犯的幽州等地。

瓦桥关外,此为契丹军队把手重镇第一关。

周朝军队驻扎于此,夜深千帐灯。

赵匡胤恰入皇帝帐中有要事相商多时未曾归来,余赵光义一人于其左军中央帐中参看地图。

摇曳的烛光,帐外不时有巡逻的脚步声。

多年来的清修养成了赵光义极静的心境,纵使嘈杂中也能分辨出些许的不寻常,他原本未曾多心,举着火烛细细地看图,耳朵却听得帐外一片整齐步伐声过后,有细微的响动接近自己所在的大帐。

草木摇曳,风声不止,赵光义秉烛闭目,细细地听得那响动直直地从帐后方穿过来,越发接近,他猛然转过身,只觉得那人和自己仅仅相隔一帐的距离。

想做什么?此般鬼祟。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几人高枕卧金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