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九夫临门:嗜血娘子祸天下 [目录] > 第73章:73爹爹的红果

《九夫临门:嗜血娘子祸天下》

第73章73爹爹的红果

跳舞的妖精_xs8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含玉,含玉,我来啦!”蓝惜月提着装满银票的小布兜一头扎进了马车里,“哎呦,哎呦爹,咱不玩偷袭哈,放手,疼!”

“疼?你还知道疼?”蓝暮雨伸手准确的拧住蓝惜月的小耳朵,手上用力:“若我不是抓到了苏含玉,你个死丫头还不知道想跑去哪里?说,谁让你擅自出谷的?”

“我没擅自出谷,我不是让脸绿绿留下跟您解释了?”

蓝惜月的话还没说完,蓝暮雨手上越发用力:“你还好意思说,你竟然留个畜生跟我比手画脚?你当你爹我也是雪山银貂阿,知道它在吱吱叫些什么?”

“那哪儿能呢,爹你要是雪山银貂,那我不也成了脸绿绿它姐妹?我可不想一身白毛,我要长黑毛,黑毛藏起来不容易发现,我要当黑山黑貂。”蓝惜月还在得瑟呢,脑袋上狠狠吃了一个爆栗。

“我让你胡说,雪山银貂能生出黑貂来,那是杂种!”

蓝暮雨说完,微微一愣,立马那一张美艳无双的脸上,充满悲伤,他哀哀切切的松开手,一下扑倒一旁,不断拍着软垫,哽咽哭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埋怨我,我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喂养大,你长大了私自离家出走不说,还拐骗良家夫男,拐骗良家夫男不说,你还污蔑你爹名声,你说你是杂种,哎哟我的天阿,我不活啦”

蓝惜月这下终于知道什么叫瀑布汗了,她现在就是满头的瀑布汗,哗哗的,快要把她冲到大西洋了。

“爹阿,敢情我从小就是吃屎吃尿长大的阿?”

“呃”这才发觉自己说错话的蓝暮雨,一边干嚎着,一边极其隐晦的在自己腰间软r-o-u狠狠掐了一把,霎时一双剔透黑水晶似的眼眸漾满泪水,他悲切的回眸,一滴泪珠儿缓缓滑落眼角,仿若蝶翼羽睫颤巍巍的抖动,雪-白肌肤浮现悲伤红晕。看他俯身哭泣的模样,那叫一个楚楚可怜,我见尤怜。

“怎么?你说我说的不对?”

对美男没有任何抵抗力的蓝惜月看到蓝暮雨那一副哀婉悲情的小受模样,“嘭”的脑门上好似被枪打了,她忙不迭的朝蓝暮雨道歉:“爹,爹我错了,我真错了。我当然是吃爹爹奶水长大的,爹爹奶水的滋味好比天上琼浆玉液,让我吃了一口想两口,吃了两口想三口,就像那绕梁余音,绕了八年了,我都没忘记爹爹的红果那叫一个鲜艳欲滴,香甜可口,爹,阿——”

华丽丽的被一脚踹出车外的蓝惜月头上顶着一根杂草,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她狠狠的砸了地面两下,丫丫的,她可终于找到根源了,原来她家含玉美人踹她的毛病完全是跟她爹学的!

一脚踹飞蓝惜月的蓝暮雨,缓缓直起身子,弹了弹衣襟,深深吸了一口气,挑眉瞥看一眼苏含玉,正儿八经好似贵夫似的冷傲说道:“孩子不打不成器。”

身体坐的笔直的苏含玉一个劲儿的点头,他终于确定蓝暮雨就是蓝惜月的亲爹没错,因为这父女两个都是绝对的抽风一族。

……本章完结,下一章“74被逼回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