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嫡女无双,读心俏佳人 [目录] > 第9章: 阮名扬

《嫡女无双,读心俏佳人》

第9章 阮名扬

祁晴宝宝_xs8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唐诗从李家出来之后一直一语不发,雅霜以为小姐是见到同为待嫁新娘的李姑娘居然遭此厄运,起了恻隐之心,也识趣地不说话,心中有些后悔路过了这个晦气的李家!

谁知唐诗在云间寺给母亲上完香之后,并没有吩咐马上回府,而是转道去了县衙,让雅霜在县衙外等候,自己进了衙门,雅霜心中奇怪,小姐去县衙干什么?

潮阳县尉阮名扬是云姨的远方侄儿,比县丞唐一鸣低一级,当地刑狱的案子都是由他具体负责督办!

阮名扬比唐诗大几岁,一身县尉官服,身材高大,仪表堂堂,剑眉星目,脸部线条刚毅,见到县丞大小姐到来,眼睛一亮,立即行礼道:“见过大小姐!”

唐诗对他轻轻一笑,看得阮名扬有几分恍惚失神,不过很快就低下头,竭力恢复平静!

因为云姨的关系,唐诗和阮名扬很是熟悉,几句寒暄之后,唐诗就步入了正题,“我在府里的时候,看到父亲正为张二公子的案子烦忧,不知现在可有进展了?”

她知道父亲的心思并不怎么在公务之上,他更加恼怒的是别人给他添麻烦,张府的案子具体是由阮名扬查办,不过谁都知道张二公子是病故的,也没人愿意当一回事,查起来也必定马马虎虎,敷衍了事!

阮名扬摇摇头,“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病故闹得人尽皆知,我们也只能例行公事,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

唐诗一笑,“既如此,查一查也好,不过那张二公子的死因果真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阮名扬到底是负责潮阳的刑狱典司,对于案情自然格外敏感,剑眉一拧,认真地看着唐诗,压低了声音,“小姐何出此言?”

唐诗低声道:“我也不是很肯定,只不过是一个猜测而已,要如何才能证实,还需要阮县尉先去查明张二公子的死因,到底是不是因为风寒而死的?”

阮名扬一口答应,“这个没问题!”知府大人对县太爷施压,县太爷对县丞施压,县丞对他施压,他也希望可以早日解决这个案子,他知道唐诗小姐出身主管刑狱公事的提刑府,自幼耳濡目染,对事物的敏感度远超过一般人,或许真能发现蛛丝马迹,可心中还是不免有些疑惑,道:“只是县衙的仵作已经验过了,确实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唐诗想起父亲脸上的愤愤不平而又漫不经心的神色,轻声道:“做事有草草了事和一丝不苟的区别,人命关天,兹事体大,我觉得务必要再验一次,若是确定张二公子的死因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你也好和父亲交代,父亲也好和上面交代!”

阮名扬沉思片刻,颔首道:“小姐说的是!”

阮名扬挥手召过来一名捕快,吩咐道:“去把何老请过来!”

阮名扬看着唐诗小姐,刚毅的脸上浮现一丝柔和,解释道:“何老是我们潮阳的老仵作,查验了几十年,经验丰富,年事已高,前年已经告老在家,如果张二公子的死因确实可疑,想来瞒不过何老的眼睛!”

唐诗轻轻颔首,“那我先回去了,等你的回音!”

阮名扬闻言,脸色有些不太自然,想起云姨说的话,躁动的心又沉了下去,云姨说的对,如今唐府虽不比以前,可小姐就是小姐,不是他可以高攀上的,况且小姐年幼之时就已经订婚,他每月只能靠着不多的俸禄养活自己,眼高于顶的唐府根本不可能看得上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事有可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