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04章:你这个老公就是解药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04章你这个老公就是解药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枫丹庄园主卧。

大床上,一个娇小的身躯掩在被子下,身体不安地扭动,脸颊红的好似滴出血,破烂不堪的唇瓣上有着明显的伤痕和血丝,眉头紧锁,样子十分的痛苦。

“暖暖……暖暖……你觉得怎么样?”漠向远低沉地嗓音幽幽响起,在静谧的房间里回荡着金属的质感。

“漠……漠向远……向……向远……”慕暖紧闭着双眼,嘴唇蠕动,轻轻呢喃。

漠向远抓住她的手,低声安慰,“我在这里,你再忍忍好吗?医生很快就来了!”

“热……热……我好热……”因为他的触碰,慕暖越发地难以自抑,他的手好似冰凉的源泉,她死死地抓住他的手,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将他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口。

“暖暖……忍耐一下。”漠向远按住她的手,从一边的桌子上拿起冰袋,放到她的脸颊上为她降温。

“唔……漠向远……求你……”即使有冰块降温,却依然无法解除她的痛苦,随着药效的加剧,她的身体整个燃烧起来,仿佛下一秒就会焚成灰烬。

漠向远一把抓起电话,拨了出去,刚刚接通,他就低吼了起来,“陆翰丞,你特么是不是坐牛车来的?”

“靠,漠向远,你大半夜把我从温柔乡揪出来,还好意思冲我发火!来了,来了,已经到楼下了。”电话那端传来不满的控诉。

漠向远把电话扔到一边,起身走到窗边,楼下一辆车子刚刚停稳,接着一道修长的身影走了出来。

几分钟后,那道身影推门而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这么紧张!”

漠向远深吸了口气,指了指床上,“程慕暖被下.药了,你给她看看!”

“噗……”陆翰丞差点没吐血,“漠向远,你没搞错吧?你老婆被下.药了,让我给看看?你就不怕……”

“少废话,她的样子很痛苦,你别浪费时间。”漠向远微恼地催促。

陆翰丞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漠向远,这种事情不需要我看吧?你直接满足她不就得了!你这个解药,比什么都好用。”

漠向远看了一眼慕暖,别开眼,“不行,不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陆翰丞挑眉看他,“你不可以……谁还可以?”

漠向远眉宇紧蹙,“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快点想想办法。”

“……”陆翰丞不解,“话说回来,你们去哪儿了?她怎么会被人下.药!”

漠向远眉心锁成一个川字,大掌倏地攥成拳,咬牙说道:“是萧正豪!”

“什么?”陆翰丞微微惊愕,“他疯了?”

漠向远沉着脸,阴鸷的好似暴风雨即将来临,“幸好我及时赶到,不然……后果难以想像!”

那一幕,他几乎不敢去回忆,当他冲进暖房的时候,萧正豪正伏在慕暖的身上,她的衣服已经被褪下了大半,露出胸前雪白的肌.肤,她双颊酡.红,媚.眼如丝,口中呢喃着他的名字,如此不正常的反应,他立刻猜到她被人下了药。

当时,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将萧正豪掀翻在地,接着脱下西装裹在慕暖的身上,抱着她离开。

陆翰丞看着漠向远越发阴郁而冰冷的表情,她拍拍他的肩膀,“向远……”

漠向远伸手打断他,“别说了,还是先给程慕暖看看吧!”

陆翰丞没有迟疑,“我知道了,不会有事的!”

他走到床边,快速地检查了一下慕暖的状况,转身打开带来的医用箱,取出针剂,替她进行了静脉注射。

“好了,打上这一针,她的情况就会慢慢好转,睡一觉就没事了!”陆翰丞起身走到漠向远的面前,犹豫了一下说道:“只是……等她醒来以后,你要怎么跟她解释发生的这一切?”

漠向远皱了下眉,目光凝视着表情略显舒缓的慕暖,再次与陆翰丞对视的时候,他已敛下了仅有一点温柔,“这也是我找你最主要的原因!”

“你想做什么?”陆翰丞问道。

他沉默了几秒钟,像是在做最后的挣扎,进而毫不犹豫地说道:“昨晚的事……不能让她记得!给她做催眠,让她以为……只是自己喝醉了!”

陆翰丞俊逸的脸孔闪过一丝讶然,无框眼镜下,温润平和的目光多了些忧虑,“向远,你确定吗?这么做……会不会太残忍了?”

“……”

不等他开口,陆翰丞便接着说道:“明明是丑陋邪恶的危险人物,却因为催眠术而改变了她的记忆,让她身在险境却丝毫不知,这真的合适吗?你就不怕……萧正豪一次不得手再做第二次?若是再有下次,你确定还能及时赶到救她吗?”

站在窗前的漠向远猛地回过头,眼中的凌厉冰冷慑人,开口的声音不屑而残忍,“危险人物?如果这么说的话,我岂不是那个最危险的?她躲得了吗?若说残忍,谁能抵得过程家人?就算有一天,她落到萧正豪的手里,那也只能是她咎由自取!”

陆翰丞走到他的面前,沉默了良久才开口,“向远,这是你的真心话吗?如果今晚……程慕暖没有被你救下,而是被萧正豪给糟踏了,你真的还能如此淡定吗?”

陆翰丞刚说完,漠向远便低吼起来,“不可能!事实是……我已经救了她!”

“假如……发生了呢?你不会难过,不会后悔吗?”陆翰丞进而逼问。

“哈……笑话,我难过?我后悔?这怎么可能?你别忘了,她可是我的仇人!”漠向远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要将慕暖吞入肚腹。

陆翰丞摇摇头,却并不认同,“真的是这样吗?既然如此,你刚刚为什么那么着急?甚至于失控!你可以不承认,但是……你骗不了你自己的心,你明明就是很在乎她!”

“胡说!陆翰丞,我看你是好日子过够了?”漠向远凶狠的目光闪着狠厉,“还是说……你这个心理医院的院长当得太惬意了?要不要……我给你来点调剂?”

“向远,我们是兄弟,所以……我只是提醒你!我不愿意看到,有一天,你报复了程慕暖,非旦没有解脱,反而让你自己陷入更加痛苦的境地!那个时候……你会追悔莫及的!”陆翰丞语重心肠地说道。

“没有那个可能!”漠向远崭钉截铁,“做你该做的事,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插手。”

陆翰丞叹了口气,“向远,你一定会后悔的!”

***************************

慕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好一段时间都身处黑暗,周围一片漆黑,耳边似乎有人在跟她说话,她看不到,也听不清!整个人飘飘乎乎的,好似没有一点重量。

后来,似乎有了一点光亮,冥冥中,好似有人将她从黑暗中拉了出来,又好像跟她说了什么,朦朦胧胧的,好似听懂了,又好似没有听懂,惊醒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一场梦。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熟悉的环境让她知道身在自己的房间里。

按了下发痛的太阳穴,她努力回想着,请柬——萧家舞会——把漠向远借给了萧新柔——从萧新柔手里接过一杯香槟……

然后……再然后……

“嘶……”慕暖只觉得头痛欲裂,脑袋几乎快要炸开了!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明明是在萧家的,怎么睁开眼睛就在自己的房间了?她是怎么回来的?

就在此时,房门被轻轻地推开,漠向远走了进来。

看到慕暖坐在床上,一脸痛苦的模样,他快步走上前,“醒了?你觉得怎么样?”

慕暖倏地抬起头,怔愣了几秒钟,开口就问:“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漠向远迟疑了一下,像是在探究着什么,半晌才试探道:“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慕暖用力摇摇头,“漠向远,我记得……我们一起去参加了萧家的舞会,可是……我是怎么回来的?”

漠向远定定地看着她,下一秒,忽然笑开,“还好意思问?程慕暖,你的酒量要不要这么差?几杯香槟而已,就醉的不醒人世了,还得我把你扛回来!”

“……”慕暖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你……你说……我喝醉了?”

“不然呢?”他扯着嘴角,笑得闲适,“你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

“……”慕暖无言以对,她的酒量的确不太好,一直以来,她都不喜欢喝酒,常常是几杯红酒就意识模糊了,可是……昨晚她喝的明明就是香槟,居然也能醉成人世不醒,这也太逊了!

“我喝了多少啊?是明明记得……只接了萧新柔递来的一杯香槟……”慕暖越发觉得混沌。

“呵,她递了一杯给你不假,可是谁知道后来,你又自己拿了几杯?”他顿了一下,审视着她的反应道:“我只是一会儿没看到你,再找到你,就醉得不成样子了!”

“我……自己拿酒喝?”慕暖皱了皱眉,“我最讨厌的就是酒,怎么会自己拿酒喝呢?难不成……那香槟有问题?”

漠向远的眼皮猛地一跳,几乎是屏着气看她,见她半晌没有再说话,他才说道:“有什么问题?不过是度数稍高了一点,但口感不错,你可能觉得口渴,所以才会喝第二杯,第三杯……”

“我就说嘛,普通的香槟,我还不至于一杯就醉!”她懊恼地敲打了一下太阳穴,“真是糗大了!”

漠向远长指一勾,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程慕暖,从现在开始,如果不是在我身边,你一滴酒都不许碰!就算和我在一起,也要寸步不离乖乖待在我身边,绝不许再像昨晚那样离开我的视线。”

“……”慕暖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长睫闪动,好似一个懵懂的娃娃!

她的模样让漠向远心里一阵柔软,手上的力道却不由地加重,几乎是命令,“听到没有?答应我!”

“漠向远……”

“程慕暖,还要让我再说第三遍吗?”漠向远沉下脸!

他的样子明显生气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反倒让她不由地心跳加速,忙避开他的眼睛,故意装得不满,“知道了!啰嗦的像个老头子!”

“什么?你说我是老头子?”漠向远将薄唇抿成一字型,一对浓眉紧锁在一起。

“……”慕暖只当听不到,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脚尖刚触到地上,一阵头晕袭来,眼前一片黑暗。

“小心……”幸好漠向远及时扶住她,“你要做什么?”

“我……我想洗个澡,身上难受!”慕暖有些虚弱地说道。

“胡闹,这个样子还洗什么澡?还是再睡一会儿,体力恢复了再说。”说完,他直接将她抱到了床上。

慕暖皱着眉,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出了汗,身上粘粘的,不洗睡不着!”

漠向远看着她,下一秒轻轻地叹了口气,“知道了!”说完,为她掩上被子,转身走进了浴室。

片刻后,她听到从浴室里传出水流声,漠向远返回卧室,掀开她的被子……

“你做什么?”慕暖拉住被子,有些紧张。

他看了她一眼,“不是要洗澡?还这么多问题。”说完不容她拒绝,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有些无奈又宠溺的语气,瞬间盈满了慕暖的心,好似一股暖流包.围着她,让她不知觉地勾起了嘴角,她任由他抱起,走进浴室。

他把她放到浴缸旁边的浴凳上,伸手便要替她解睡衣的扣子,被她一把按住,红着脸说:“我……自己来!”

“衣服都是我换的,还别扭什么?”漠向远忍不住低笑。

“……”慕暖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漠向远,我说了自己来!”边说她边伸手推开他,却不料未推开她,自己的身体反倒向后倒去……

他急忙伸手扶她,却在惯力的作用下,两人的身体一同跌进浴缸里……

——————————————

……本章完结,下一章“浴缸里的温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