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47章:谁说我们是夫妻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47章谁说我们是夫妻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一惊,顿时噤了声,她太了解漠向远的脾气,他一向说到做的,绝不含糊,尤其是戏弄她的事情,他更加引以为乐。所以,他刚刚说的,就一定会做。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吃这种哑巴亏。

看到慕暖憋气而又无奈的样子,漠向远倒觉得心情愉悦了不少,却仍然绷着一张脸,抬脚向门口走去。

见漠向远要走,柳雨馨情急中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阿远,你就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吗?你刚刚明明答应我的……”

“放手!”漠向远头也不回,只冷冷地说道。

“阿远……”

“我让你放手,你听不到吗?”漠向远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可是……”

这次,不等柳雨馨再开口,漠向远一把甩开她的手,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柳雨馨毫无防备,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摔了个结实,她尖叫了一声,随即痛呼起来……

而漠向远却连一丝停留的意思也没有,抱着慕暖快步离开……

身后柳雨馨的呼叫声越来越远,漠向远就像没有听到一般,他这般冷漠,倒让慕暖抽了抽嘴角,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他抱着她,一路沉默地走出夜总会,到了停车场,他招呼服务生替他打开车门,全程都没有把慕暖放下,而是直接将抱进了副驾驶座上!

他面无表情地绕到另一边,坐进驾驶室,一系列熟练的打火,挂档,一脚油门,车子便飞快地开了出去。

医院距离不远,十几分钟便到了门口。

漠向远下车,从车头的方向走到副驾驶,打开门,不容慕暖拒绝地将她抱了出来,转身走进医院。

晚上,急诊室里只有值班医生,看到两人,她淡淡地瞥一眼,不紧不慢地说道:“有什么事?”

漠向远不着痕迹地扫她一眼,“当然是看病!难不成来这里吃饭?”

女医生一愣,没想到对方语气这么冲,不满地反驳,“我说你这人……会不会说话啊?成心捣乱是不是?”

“哼,我倒觉得你说话像放屁!”漠向远横眉冷对,“你究竟会不会看病!没本事……就从这里滚出去……”

原本……他不屑于和一个女医生一般见识,只是……此时心情莫名其妙的烦乱,加之对方一副傲慢的模样,他不认为这种人能给慕暖看病!与其冒这个风险,不如换个医生比较好。

女医生蹭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不满地喊道:“哎……你这个,我不会看病,你会啊?这是我的地方,不高兴……你就出去!爱去哪儿看去哪儿看!”

“我的确是不高兴!只不过……出去的那个肯定不是我!”漠向远微微一笑,转身把慕暖放到诊察床上,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内容,女医生的脸有些挂不住了,待漠向远挂了电话,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呃……你给院长打电话做什么?”

漠向远眉眼一挑,“这跟你有关系吗?我高兴打,不行吗?”

前后只过了十几分钟,院长便带着一大队人马赶到,看到漠向远,点头哈腰地陪笑道:“哎呀,漠总大驾光临,真是失迎,失迎啊!”

漠向远微微点了下头,没有说话!只听那院长又说道:“不知漠总这半夜的……”

漠向远瞥了眼对面的女医生,才说道:“我太太扭伤了脚,麻烦陈院长给找个会看病的医生瞧瞧!”

“呃……”院长一愣,忙看向身后的女医生,女医生立刻尴尬地躲到一边,他立刻明白了原因,马上陪笑,“漠总请放心,我立刻把骨科专家请来为夫人诊察,您不必担心!”说完回过头,狠狠瞪了女医生一眼。

那女医生吓得忙退了出去,很快就有一位年长的医生前来给慕暖诊断。

面对这么一大屋子人,慕暖有些尴尬,不过是扭伤一下,这么劳师动众,实在是说不过去。

幸好,医生诊断的很快,片刻的功夫就有了结果,“漠总,尊夫人只是软组织扭伤,没有伤到骨头!我给开二副活血化淤的药,回去再注意一下休息和调养,很快就会恢复的!请您别担心。”

听到这样的结果,几乎房间里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漠向远的神情也略微放松了一下。

很快医生就给她做了处置,又拿了药,离开医院的时候,自然还是漠向远将她抱到车上,只是……院长带着一众医生,一直送到大门口,恨不得将他们送回家。

回程的车子上又是一路沉默,慕暖一直转头看向窗外,夜色中,路两边的建筑及霓虹灯不断地倒退,车厢里的气氛也越发的沉闷。

漠向远把车子开得飞快,慕暖只觉得心脏都跳到了喉咙口,她不得不抓紧一边的扶手,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急刹车,尽管她系了安全带,可整个人还是被重重地晃了一下,头撞在车座的头枕上,她顿时觉得头晕目眩。

“漠向远,你做什么?”慕暖不满地斥责。

“怎么,有问题?”他挑挑眉。

“漠向远,你会不会开车?”慕暖瞪他,“不行就说一声,我自己坐出租。”

“坐出租?”漠向远打量她,将目光落在她的脚上,“就凭你现在?”

“你……”慕暖气结,倔强地开口,“你把车门打开,我要下车!”

漠向远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微微冷笑,置若罔闻。

“漠向远,你听到没有!开门!”慕暖坚持。

他叹了口气,话锋一转,“怎么伤的?”

慕暖一愣,没想到他语气转的这么快,转头看了看他,却没有说话。

“告诉我,怎么伤的?”他却是非常坚定,又问了一遍,仿佛她不说,他就会一直问下去。

“这跟你有关吗,漠先生?”慕暖冷笑。

“我是你丈夫!”他沉声说道。

“是吗?”慕暖故意惊诧地看他,“你确定是我的丈夫吗?可我觉得……我们根本没有关系!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而我的事……也不需要你操心!”

漠向远看着因为气愤而微微发抖的慕暖,他沉默了一下,脸色也微微缓和,并伸手试图去拉她的手,“暖暖,关于之前在夜总会的事……”

“住口!”慕暖厌恶的呵斥,“漠向远你够了!你想解释什么?关于你的事……我一个字都不想听!你还是去关心你的红颜知己吧!”

漠向远微沉了下脸色,却并没有发火,而是回问道:“那个罗昊阳是谁?真是只是客户吗?”

慕暖白了他一眼,“我说过,跟你无关!”

“他是谁?”漠向远眯了眯眼睛,脸上已多一丝愠怒。

“……”慕暖完全不在意他的态度,她打定主意,只要她不愿意说,他休想知道。

漠向远皱着眉头,“不说是吗?”他点点头,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我是漠向远,帮我把一个小时前的监控录像准备好!对,全部!”

慕暖微愣,转过头看他,“你……漠向远,你神经病!”

他扯了扯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只要我想知道……就一定会知道!看来……你很有兴趣跟我一起去看监控!”

说完,漠向远直接发动了车子,下一秒,却被一只小手按住,“漠向远……不要看……”低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带着一丝哭腔以及委屈。

他立刻感觉出她的不对劲,转过头的一瞬间,她眼角滑落的一滴泪恰好被他捕捉,他的心弦不由一紧,反手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要瞒我!”

她低头垂眸,不肯说话,漠向远心急,双手抓住她的肩膀,让她与他对视,语气说不出的温柔,似是诱哄,“暖暖,跟我实话!不要瞒我!”

忍了一晚上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决堤,眼睛里不断有泪珠滚落,因为漠向远的提醒让她又想起了那惊魂一刻,如果当时不是恰好遇到罗昊阳,后果难以想像。可是她不想哭的,她原本也不是这样软弱的人,可为什么当面对漠向远的时候,她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呢?仿佛当着他,好些个委屈一下子放大了几百倍。

看她哭得伤心,漠向远微微一怔,她很少在他面前落泪,或者可以说,她的身份与所处的位置,不允许她拥有一份脆弱,可她终究也只是个女子,确切的说只是一个23岁的女孩,即使再坚强,也有让她无法承受的事情。

看着她落下伤心的泪水,漠向远的心房仿佛被击中了,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从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蔓延开来,并散到四肢百骸。

“暖暖……”

他刚开口,她就打断了他,“漠向远,我之前并不认识罗昊阳,不过……刚刚幸亏他帮我!至于为什么……我求你不要再问了!我也不想说!”话刚说完,又一串泪珠滑落,漠向远心里一紧,不再逼问她,伸手拥她入怀,一低头……吻住她的唇……

……本章完结,下一章“尝过母狗的滋味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