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54章:捉奸在床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54章捉奸在床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中间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朦胧中似乎有人将她抱在怀里,贴着她的耳朵轻声呢喃着什么,可是她怎么也听不清楚,而那滚汤的唇舌却不停地流连于她的耳畔、嘴唇和脖颈。她觉得有些麻痒,却又说不出来话来,整个人舒服的好似云朵一般飘浮在半空中。

再后来,她就失去了意识,沉沉地睡了过去。

“咚咚……咚咚……”一阵急促撞击门板的声音隐约传来,将沉睡中的慕暖从睡梦中叫醒,她不满地蹙了蹙眉,而那声音却越发的清晰,她这才辨别出来,那不是敲门,而根本是砸门,这让她的神经一下绷紧,整个人也立刻清醒过来。

白色的天花板,深色的窗帘,入眼的一切说不出的陌生,甚至连空气中的味道都觉得陌生。

这是哪里?

昨晚明明她睡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且是和漠向远在一起……

可怎么会醒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呢?难道……

她把脸缓缓转向身侧,正想问问某人,却在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脸时,大吃一惊,不由地尖叫出声,“啊……”

她的声音惊醒了睡梦中的人,床侧的男子睁开眼睛,四目相对的刹那间,男人也是惊愕的无法形容,“慕……慕暖……”

他一个机灵从床上爬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他赤.裸而没有一丝赘肉的胸膛,让慕暖再次叫出声……

她吓得缩在被子里,死死地攥紧被子,遮挡着下面寸褛未着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昨晚明明和漠向远在一起的,现在怎么变成了齐俊贤,难道她是在做梦吗?

“俊……俊贤……你……我们……”

齐俊贤也是一脸茫然,用力摇头,“慕暖……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就在两人茫然而震惊的时候,‘碰’一声,房门被一股大力推开,下一秒,一群人涌了进来,各种闪光灯‘啪啪’作响,刺的人睁不开眼睛,霎时间……一大群人将两人团团围在床上……

慕暖只觉得一股血冲进大脑里,整个人完全呆住,面对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她简直无法相信此刻的真实,而下一秒,一个高大的身影拨开众人的瞬间,她差一点晕厥过去。

她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那高大的身影瞬间将她整个人笼罩,大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那滚烫的温度,仿佛是火烧一般,让她倒吸了口气,而心脏只差跳出喉咙口。

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阴冷慑人,危险地在头顶响起,“程慕暖,你背叛我!”

“不……”慕暖一脸苍白,瞪大一双无措的黑眸,拼命地摇着头,“不是的……我没有!我没有!”

“你还不承认吗?都被我捉歼在床了,这就是铁证!”他咬牙切齿,毫无感情的话从薄唇挤出,一张脸黑的吓人,身上的怒火似乎下一秒就会将她燃烧。

“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慕暖极力辩解着,“昨天晚上明明是我们……”

“住口!”他猛地打断她,“你和齐俊贤偷情也就算了,还要把经过和细节讲给我听吗?”

慕暖狠狠吸了口气,“向远……你……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和他……”话不等说完,她就咬住了嘴唇,此刻,自己赤.身裸.体与齐俊贤躺在一张床上,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被所有人见证的一瞬间,很显然,他们成为了一对偷情的歼.夫和淫.妇,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是,就算别人不知道,漠向远怎么也能这么指责她,昨天晚上,那些个火.热的索取和触碰,明明都是他,什么时候又变成了齐俊贤,她不明白,也根本没办法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究竟之前的是梦,还是此刻是梦?

“怎么?你还要解释吗?”漠向远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周身的冰寒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咫尺的距离,让慕暖不禁全身发抖。

“……”慕暖紧咬着嘴唇,十足的力道让下唇很快现出一条血痕,她却始终感觉不到疼痛,一股泪意冲进眼眶,那酸楚直抵心脏,眼睛顿时就模糊了。她没有说话,不是想说,而是说不出来,面对眼前的一切,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向他解释,沉默倒成了她唯一能做的。

漠向远冷笑,“没话说了是吗?程慕暖,你真是我的好妻子,居然背着我爬上初恋情人的床!呵呵……既然你这么爱齐俊贤,当初为什么还要嫁给我?”

“漠向远,你不要胡说八道!”慕暖一惊,他刻薄而羞辱十足的话语让慕暖再也承受不住,指尖陷进掌心,她愤怒地喝斥。

“呵……胡说八道?”漠向远沉着一张阴鸷的脸,“你以为……我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呵……程慕暖,我为什么要胡说八道?我是一个男人,难道……我会诬陷自己的妻子,给自己戴绿帽子吗?”

“……”慕暖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愣愣地看着他,嘴巴动了动,却最终只能沉默。

“呃……漠总……”另一边,同样的狼狈的齐俊贤试探着开口,“漠总你听我说,这一定是个误会!事实绝不是这样的……我和慕暖……我们……”

他一句话,成功地将漠向远的目光转到他的身上,“齐总,你可真够朋友!我漠向远哪里对不起你?前期你因为欠缴税款锒铛入狱,我不仅替你垫付了几千万的罚款,更将一批优质钻石借与你度过难过,你这次在欧洲展览出了意外,我又陪着忙里忙外,我漠向远究竟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不满,居然勾,引我的妻子?难道……你是在借此报复……我娶了你的初恋情人吗?”

“不……不是的,漠总,你真的误会了!我……我没有!”齐俊贤语不成句,拼命想要解释,可越是如此,越紧张,张口结舌的样子,越发像是在掩饰什么!

“哼,没有什么?”漠向远咄咄逼人,“齐总,你是没有报复我,还是没有勾,引我的妻子?你当我漠向远是傻瓜吗?你们两人赤.身裸.体睡了一个晚上,现在告诉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当我漠向远是三岁小孩吗?”

“漠向远,你够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不要胡说!”慕暖的声音颤抖,她的一张小脸毫无血色,死死地瞪着他,“你……你明明知道的,这分明是陷害?”

“陷害?”他转而看她,“谁陷害?你觉得是我吗?”他薄削的唇勾着一抹冷笑,却夹着一抹残忍,“不过是一个晚上,我临时去处理了一下公司的事情,你就寂寞难奈,和齐俊贤旧情重燃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没事,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慕暖难以置信地摇头,“你在撒谎,你完全在撒谎!”

“程慕暖,你够了,你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发现你和齐俊贤的歼情吧?”漠向远自嘲,“本来……我也不知道的,要不是这些记者朋友……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这时,一个女记者吞吞吐吐地说道:“就是啊……是我们媒体先接到的消息,碰到漠先生的时候,还是他向我们打听你的下落,漠太太……我们也是接到了别人发来的消息……其实……我们也不太相信的,没想到……”

慕暖冷冷地看她,她的话她听得清楚,看样子,是有人通知了媒体,所以才会有这么多记者,那漠向远又是怎么回事?他昨天晚上明明陪在自己身边的,他怎么会说去处理公司的事情了呢?到底什么才是真相?

就在她怔愣的时候,另一个女记者不满地撇撇嘴,“哼,偷情也就算了,被人抓个正着还要狡辩!漠太太,我真的不明白,漠总这么好的老公你不要,为什么偏偏做这种下.贱的事情?还有齐总,漠总对你那么好,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怎么还背地里对人家的妻子下手?你们俩……究竟有没有良心啊?”

“就是啊!”她的话一话,其他人立刻附和,“漠总就是太好了!这样的女人,休了算了!好女人……天下很多,何必为了这么一个不要廉耻的女人伤心呢!”

“各位……各位……你们听我说……”听着众人七嘴八舌,齐俊贤急欲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你们相信我……”

“哼,相信你?开什么玩笑,你连珠宝展都是骗人的,更何况这种事?”有人嗤笑……

“就是啊!齐总,齐氏马上就要破产了,你还有闲情逸致搞这个?是不是靠上了漠太太,以后你就衣食无忧了呀?”

“住口……”慕暖再也忍不住这种冷嘲热讽,“你们这些无良的媒体,简直龌龊至极!现在……请你们马上滚出这个房间,不然……我就报警了!”

“哟……红杏出墙的女人,居然还能如此盛气凌人!”

“那又如何?”慕暖瞪着他们,“不管我程慕暖做了什么,都与你们无关!你们无权说三道四!滚出去……”

——————————————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这是被软禁了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