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55章:她这是被软禁了吗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55章她这是被软禁了吗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呵呵……程慕暖,这么说……你是承认了?”漠向远冷若冰霜,目光却仿若喷火,“你真是本事,连偷人都可以理直气壮!”

慕暖扯出一丝冷笑,“漠向远,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还在装什么?”

“程慕暖……”

不等他开口,她直接打断他,“现在……正中你的下怀!”

“你说什么?”

“怎么,不对吗?你想解释什么?你的解释……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慕暖怒斥。

闪光灯继续‘啪啪’作响,记者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捕捉二人面部表情的机会。

慕暖那张由最初慌乱而逐渐冷静下来的脸,看在漠向远眼里却是一阵的心绪烦乱,尤其是此刻她被子半掩,雪白的肩膀若隐若现,而齐俊贤虽然与她隔着距离,但终究是在一张床上,一想到被子下两人都是一.丝.不.挂,且被这么多人当众拍照,他的心里就冒出一团火,恨不得下一秒就把她护在怀里,不让任何人觊觎。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不等那些记者再继续下去,他低吼了一声,“出去,都给我出去!”

“漠总……”

“出去!如果你们不希望出版社关门大吉,就马上滚出去!滚……”漠向远指着门再次大吼……

“……”瞬间的静止后,众人面面相觑,接着便鱼贯而出,房间里一下子变得死寂。

慕暖鄙夷地轻笑,“怎么了,漠总,这么快就尽兴了吗?怕是还不够吧?”

漠向远的脸色更加阴沉,冷冷地睨着慕暖,犹豫如命令一般,“跟我回去!”

“呵……回哪儿?我现在不是出墙了吗?不是跟情人在一起吗?怎么还能跟你回去呢?漠总,要走的人应该是你吧?”慕暖直直地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意。

“你……说什么?”漠向远一双浓眉蹙成一团。

“怎么,还要让我再重复一遍吗?”慕暖挑衅地看着他

“程慕暖,你不要太过分!”漠向远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

“过份的是你,这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导演的对不对?漠向远,请你告诉我,你究竟想干什么?”慕暖怒斥。

漠向远的眼底又暗了几分,却并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一扫,冷冽地从齐俊贤的脸上扫过,“你还不走吗?留下想做什么?等着我们夫妻彻底决裂,还是要看一场好戏?”

“我……我走……我这就走……”齐俊贤从地上捞起自己的衣服,遮掩在自己双.腿.之间,“漠总……我向你保证,我和慕暖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陷害我们,你……不能相信!”

“呵……齐总,是不是误会,这天知,地知,你知,程慕暖知!”漠向远扯了扯嘴角,“可我却不知。”

“漠总……”

“够了!我没心情听你的解释!”漠向远打断他,“大门在那儿……走好!”

“我……”齐俊贤尴尬地看了慕暖一眼,想说什么,终究迟疑了一下又咽了进去,只能重重地叹了口气,狼狈地在浴室里胡乱套上衣裤,逃也似地走出房间。

“怎么,还不舍得走吗?”漠向远居高临下俯看着慕暖,不等她回神,他已隔着被子将她拦腰抱起,不管她的挣扎,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漠向远,你放开我!”慕暖一路挣扎,却抵不过漠向远的力道,他紧搂着她的腰,仿佛铁钳一般,就算是隔着薄薄的被子,她都能感觉到自他手上传来的炙.热温度。

“闭嘴!”他低吼一声,脚步越发的快,慕暖只觉得一个眩晕,便被漠向远整个人抛在了床上,尽管身下的床垫很软,但巨大的惯性让她的身体弹了起来,眼前一片黑暗。

“你给我乖乖地待在这里!从现在开始,不许迈出这个房间一步,直到我同意为止。”漠向远站在床前,沉声警告。

慕暖按着太阳穴半撑起身子,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眨动着,一脸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怎么?没听清吗?”漠向远冷笑,“如果不想更丢人,余下几天里,你都必须呆在这里,剩下的事……我会处理。”说完,他转身便要往外走,却被慕暖叫住,“漠向远,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限制我的自由!你应该知道,我程慕暖不是可以受你摆布的人。”

“你说呢?”他阴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就凭我的丈夫,也有权利这么要求你!难道今天还不够丢人现眼吗?”

“丢人现眼?”慕暖狠狠地咬着这四个字,“就算是……也应该是你吧?把自己老婆送上别的男人的床,漠向远,你究竟安的什么心?”

“你在说什么?”他眯眼看着她。

“呵……”慕暖与他对视,“你别装了!事实究竟是什么,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只想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这一次,漠向远没有说话,而是目光停留在她脸上久久不肯移开,她的小脸白希素净,甚至是有一些苍白的,目光布满质问,甚至是有一点怨恨,只是那双清明的眸子却透着一丝不服输,嘴角微微勾着,又仿佛一种挑衅,似乎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对她来说,都不足为惧。

这一刻,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承认自己的心境是复杂的,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想到了此刻的局面,但直到下定决心,他也不愿意面对这一刻的面对面。慕暖何等聪明,她怎么可能猜不到,只是,她这样的表现倒是有点让他出乎意料。

她不卑不亢,不哭不闹,相反,那双清澈的眸子倒看得他有些无遁形。

她那样直直地看着他,竟让他不由地觉得心里一刺,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从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向四处蔓延,直至四肢百骸。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心软,也不可以心软,可是,没有人知道,当他冲进房间,看到慕暖和齐俊贤同床共枕的画面时,他那份难以言明的怒火中烧,即使他知道,在那段不长的时间里,齐俊贤根本意识全无,他根本不可能碰到她,哪怕是看一眼。

可是,他就是莫名的恼火,那一刻,他恨不得把齐俊贤从楼上扔下去,还有那些个记者,他恨不得戳瞎他们的眼睛。

那个女人是他的,除了他漠向远,谁都不可以看到那样的她,不可以!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他紧握的双手在隐忍着什么,他用了多大的毅志力才控制住自己。

他的心里藏着一个魔鬼,一个不时在提醒他的声音,他没有忘记背负在自己身上的使命,即使他再有不舍,却终究抵不过心底的那抹痛!

纠结的情绪在这一刻嘎然而止,他理顺了一下情绪,毫无情绪的说道:“你在臆测什么?程慕暖,你是在为自己狡辩吗?如果是这样……我劝你还是省省吧,只会白费口舌。”

“漠向远,你明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慕暖有些激动。

“呵……是吗?我说过……我又在臆想了!”漠向远勾唇冷笑,“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在漠向远转身入门口走的时候,慕暖再次开口,呼吸有些急促,“可最清楚的还是你的心……你为什么这么做?”

她的话成功地拉住漠向远的脚步,只是,这次他并没有说话,只是停下脚步,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头也没回地走了出去。

听到房门‘咣’的一声巨响,慕暖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振碎了,她死死地咬着嘴唇,牙齿深深地陷进唇瓣里,这一刻,她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而下一秒,她突然想起什么,半遮半掩地裹着床单,从床上起来,打开柜子取出衣服,用最快的速度穿在身上,甚至不顾得拢一下头发,便跑向门口,‘呼啦’一直打开门,接着她便愣住了……

两个高大的黑衣人,一左一右地站在门口,听到声音,同时回过头,可脸上却不见半丝表情,对视了足足有几秒钟,其中一个才开口,“夫人,请回!”

“你……你说什么?”慕暖微微吸气,“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黑衣男子点点头,“夫人,这是漠总的意思!他吩咐我们守在这里,保护安全,以免……您再被记者打扰。”

“你……你们限制我的自由?”慕暖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置信。

“夫人!我们只是奉命保护您!没有漠总的命令,我们暂时不能让您外出,请您回去休息,不要让我们为难!”黑衣男子面无表情,就连声音都没有一丝情绪。

“你们……”慕暖握紧双手,微眯的眼睛显示出一丝愠怒,“你们无权这么做!让开,我要出去!不然……我就报警!”

两人默契地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说道:“夫人,请不要让我们为难!漠总出去了,稍迟会回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报复的开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