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57章:罢免总裁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57章罢免总裁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巴黎,慕暖足足被软禁了三天,第四天一早,便被漠向远直接带去机场,返回C市。

一下飞机,一行人便被一大群记者团团包围……

“漠太太,请问巴黎的报道是否属实?和齐氏总裁偷情的女子是不是暗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你对得起漠总吗?”

问题问得十分尖锐,慕暖皱了皱眉,虽是问句,却带着强烈质问而谴责的语气,分明已是给她定罪了!而即使不是,她的解释又有用吗?更何况,她完全没有必要跟这些不相干的人解释。

“漠太太,你为什么避而不答?”

“漠太太,听说你们是被抓.歼在床的,请问你和齐俊贤的这种关系保持多久了?有没有想过一天会被漠先生撞破呢?还是说你们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慕暖气的肺都要炸了,这群人分明是故意针对她,这样的场合,不管她说什么,开口就是错误。

幸亏从始至终漠向远都将她护在怀里,长长的臂膀替她圈成一个保护圈,将那些个疯狂的记者挡在外面,开口的声音低沉、有力且不容辨驳,“各位,请让一下,我们夫妻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

“漠总,漠太太不说,你能不能谈谈?”有记者把矛头转向他。

漠向远眉眼一凛,冷冷在几个人脸上扫过,虽然未发一言,气场却强悍到足以让所有人望而却步。

“对不起,请让开!”他再次开口,拥紧慕暖,向停车场走去。

坐进车里,慕暖颇有些厌恶地从漠向远怀里挣脱,立刻躲得远远的,避他如瘟疫。

漠向远倒也不强迫,只是黑眸淡淡一瞥,吩咐司机,“开车,回别墅。”

“不要……我要去公司!你让我下车!”慕暖立刻反驳,她原本去巴黎是有工作的,可因为他的关系,一连被关在房间里几天,除了那些八卦新闻,她现在更关心工作上的事。

“呵……下车?你不怕那些记者吗?”漠向远冷笑一声。

“那不关你的事!放我下车!”慕暖很坚持!

漠向远瞥她一眼,“不可能!只要你还是我妻子,我就不可能不管!”

慕暖皱眉,“如果漠先生是在为这个担心,那大可不必!我会马上通知我的律师起草一份离婚申请书,你签字就好。”

“你说什么?离婚?”漠向远似乎没有半点意外,脸上也不见一丝情绪,“漠太太,你是在开玩笑吗?”

“玩笑?”慕暖有些哭笑不得,“你觉得我有跟你开玩笑的心情吗?”话音未落,她从包里拿出手机,这还是上飞机前漠向远才还给她的,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可号码不等拨出去,手机再次被一股大力夺走,只听耳边传来戏谑的笑声,“漠太太,你还是不要多此一举了,即使起草了离婚协议书也终究要扔进废纸篓里!现在提倡节约环保。”

慕暖深吸一口气,“漠向远,这又是何必呢?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就是个笑话,你还是答应了吧!”

“呵呵……漠太太,你在想什么?”漠向远挑了挑浓眉,“我的意思是……最后这份离婚协议会被你自己扔进废纸篓!”

“什么?”

他眯着眼睛,露出慵懒而得意的微笑,“你不会和我离婚的!”

“哼,漠先生,你真是太自以为是了!”慕暖嘲讽地说道。

“是吗?”漠向远也不反驳,“好吧,那就看看……究竟是谁自以为是!”

“……”

慕暖不解,漠向远却径直打开车载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直播新闻,“各位观众,记者从刚刚结束的程氏董事会上获悉,副理程亦瑶以14票赞成,10票反对,5票弃权,当选为新任总裁。而原总裁程慕暖则因故被罢免,具体原因程氏方面没有透露,但众人皆猜测与前两天发生在巴黎的绯闻事件,导致程氏股价大幅下滑有关……”

余下的话慕暖已经听不下去了,她狠狠吸了口气,双手紧攥,“漠向远……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这就是你不让我接触任何外界消息的目的,你……你何等卑鄙!”

漠向远并不否认,不怒反笑,“我卑鄙?即使告诉你了,你又能改变什么?别忘了,程鸿涛一早可就想换掉了你!”

“可是……你给了他一个借口!如果不是你,怎么可能会出那件事?公司的股票又怎么可能下滑?漠向远……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丈夫,可是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丈夫?现在……我真是越发看不清,你究竟是敌是友?”

“怎么说?”

“难道还不够清楚吗?刻意制造了这样的事端,根本就是帮着程亦瑶上位!漠向远,既然如此,你当初又为什么要娶我?娶了程亦瑶,岂不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慕暖的话里听不出一丝情绪,满满的都是质问。

“漠太太,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他下意识瞥了眼电视,“我倒觉得……你该想想,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呵……这也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漠向远,你是不是以为……我失去了总裁的位置,就要依附于你,就要抓着你这个名存实亡的丈夫不放手?”慕暖不以为意地自嘲,“放心,我程慕暖还不至于为了这个而向你低头!这婚……我离定了!”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漠向远颇有些挑衅的意味。

“停车!马上停车!”她连一秒钟都不想跟这个人坐在一起!

“……”漠向远不去看她,也不发话,而司机没有漠向远的命令,自然不会停车,慕暖只觉得憋着一口气,“漠向远,你究竟停不停车?”

“去程氏集团!”不等慕暖再开口,漠向远终于发话。

慕暖一愣,没想到他会直接送她去程氏集团,这倒是让她意外。

车子调了个头,加速向目的地驶去,而这一路,车厢里寂静无声,慕暖转开头,望向窗外,明明刚刚才获知一件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但奇怪的是,这一刻却是如此的平静,也许是因为早就有了准备,也许是真的面对时,她已做到了心如止水,因此没有想像中那么惊讶。

“谢谢!”车子停下的刹那,慕暖对漠向远点了下头,便推门下车。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会跟着她一起下车,并且走进程氏。

当两人一起步入电梯的时候,慕暖不由地皱眉,“你做什么?我想……这里并不欢迎你!”

他微微一笑,“我是来看望程董事长的,另外……还有一笔业务要和新任总裁谈一下,怎么,漠太太,你有异议吗?”

“……”一句话堵得慕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似乎忘了,自己早已不是程氏的总裁,论说话资格似乎也轮不到她。

“抱歉,漠总,我越权了!”慕暖淡淡一笑,不失礼貌,俨然一副你我不熟的样子。

“没关系,你是我太太,我不会在意!”漠向远倒显得很大方,头微微一低便抵上她的额头,浓烈而熟悉男性气息包.围了她的呼吸,让她霎时间全身紧绷,同时连连后退了几步……

可她忘了这是在狭小的电梯里,后背抵上冰凉的电梯壁,她刚想往另一侧逃,漠向远火热的身躯便压了上来,将她牢牢地锁在中间,长臂支在身的两侧,漆黑的眸子落在她白瓷般的小脸上,那近似乎于透明的肌肤,他让不由地呼吸一滞,凑近的刹那,鼻尖与她相触,唇片近在咫尺。

“你……你干什么?”那带着些薄荷的清凉气息扑面而来,慕暖不由地全身紧张,说话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干什么?”漠向远眼梢一挑,“你觉得……在这里我们能干什么?”

慕暖猛地吸气,“漠……漠向远,你不要胡来,这……这里是有监控镜头的!”

“哦?”他眯着眼睛,薄唇挑起,露出好看而整齐的牙齿,笑得魅惑人心,长指从她光洁如玉的小脸上轻轻刮过,“漠太太,看来你想让我做点限制性镜头!好啊既然夫人这么主动,我还等什么呢?”

“不……不要……你……”慕暖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绝不能让他在这里对自己做什么,否则……她还要怎么做人?即使不做程氏的总裁,她也不能给全公司的人上演活.春.宫。

“我怎么了?我这不是在按照你的要求做吗?”漠向远露出邪邪的笑。

“不要……漠向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离我远点!”慕暖把头转向一边,拒绝着他的靠近。

可他的气息却不停地拂过她的耳畔,电流一般的酥麻让她腿一软,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下滑。

他的大手从电梯壁上滑向她的腰,停在她不盈一握的腰间,微微用力将她搂进怀里,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隔着薄薄的衣料,她却能感觉到由他身体传来的温度,而那厚实的胸膛下,心跳强而有力。

电梯间里异常安静,除了两人的心跳声,再无其他,‘砰……砰……’那样的撞击,一下比一下比更快,更强烈,让慕暖的呼吸也跟着越发急促,她被迫抬起头,两人的视线相对,他的黑眸直直地落在她的脸上,那如水的双瞳此刻带着一丝茫然,就像受惊的小鹿,脸颊微赧,唇瓣嫣红,仿佛无形当中有一个根线,扯得漠向远心弦一紧,他竟忘了两人身处的地方,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下颔,缓缓低头向她的唇上吻上去……

看着他的薄唇越来越近,慕暖的心跳越发快,她一动也不敢动,呼吸急促的难以形容,她的内心矛盾而挣扎,她推不开他,又不敢挣扎,眼看着四片唇瓣就要贴在一起,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叮’就在这时,一声脆响,电梯停了下来……

两人皆是微愣了一下,视线只有一秒钟的交流,慕暖便用力推开他,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

接着,她没有耽误一秒钟,逃也似地跑出了电梯。

她知道,漠向远随后也跟了出来,于是加快脚步,颇有些狼狈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刚到门口,一个生面孔拦在她的面前,“你是什么人?要见总裁得先预约。”

“你是什么人?”慕暖蹙了蹙眉。

女子挑了挑眉,“我是程总的秘书!”

“小叶呢?”慕暖自然知道她口中的程总是程亦瑶,但是,她更关心自己的秘书去了哪里。

“什么小叶?我不认识!”

就在这时候,精美的雕花大门从里面拉开,一身名牌,妆容精致的程亦瑶走了出来,人未至,声先到,“怎么回事?大吵大闹的!”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慕暖,她不禁微微一怔。

但很快下颔微抬,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颇有些鄙夷地看着慕暖,开口充满了讽刺,“哟……程大小姐回来了?”

“程亦瑶,我问你,小叶呢?”

“什么?小叶?”程亦瑶故意露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半晌才反问:“谁是小叶?”

慕暖知道她在明知故问,却握紧双手耐着性子说道:“她是我的秘书。”

“啊……你……你的秘书啊?”程亦瑶恍然大悟,指了指身边的桌子,“就是……原来坐在这里的那个女孩?”

“是的,她在哪里?”慕暖盯着她。

程亦瑶笑得就像一只狐狸,“我还以为是谁呢?不过……你找她做什么?”

“她是我的秘书!”

“哈,秘书?”程亦瑶面带嘲讽,“你已经被罢免了知道吗?连总裁都不是了,还有资格用秘书?她让我开除了!”

“你……”慕暖目光一凛,“你说什么?开除?程亦瑶,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小叶是我的人!”

“你的人?”程亦瑶不屑地打量她,“哈,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程慕暖,现在我才是程氏的总裁,我不但开了你的秘书,我还要开了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别来无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