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58章:别来无恙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58章别来无恙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哈……你说什么?”慕暖觉得哭笑不得,“开除我?你确定?”

“怎么?不行吗?”程亦瑶盛气凌人地瞪着她。

“你确定……你开得了我?”慕暖冷笑。

“为什么不能?别忘了,我才是总裁,程慕暖,你是总裁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别以为你说话还有什么份量!”程亦瑶得意地炫耀。

慕暖点头,“好……很好,那你现在就开吧!还有……小叶的事,你根本就违反操作规程,她出任秘书这一职位,合同签了三年,你莫名其妙随便把她辞退是违反法律的,我会请小叶重新回来的。”

“什么?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想请她回来?程慕暖,你还真是不自量力!”程亦瑶愤愤地说道。

“是吗?那就看看……我是不是不自量力!”慕暖没有兴趣与她多说一句话,转身便要离开,却听到程亦瑶在身后说道:“哼,你有本事把她弄回来,我就有本事再开了她!反正陷害过一次不在乎再有第二次!”

慕暖倏地停住脚步,缓缓转过头,“你说什么?”

“怎么?没听懂?”程亦瑶得意地摇摇头,“程慕暖,你太小看我程亦瑶了,我当然知道她签了三年的约,可是……我有办法让她自动请辞!至于办法嘛……只要稍稍动动脑筋就行了!”

“啪……”话音未落,一记耳光狠狠甩在她的脸上,“程亦瑶,你卑鄙!小叶只是程氏一个普通的员工,所不同的是……她当了我的秘书,这就成为你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吗?你居然对一个普通员工耍阴招,试问,你这样的行为,以后程氏还有哪个员工敢对公司忠心耿耿?你只顾私利,你考虑过公司吗?”

“你……”程亦瑶完全被打懵了,她捂着脸,半晌才说出话,“程慕暖,你居然打我!”

“呵呵……那又如何?我教训的就是你这种公报私仇的小人!”慕暖比程亦瑶的略高,他睨睥着她,不屑地说道:“程氏落在你这种人手里,迟早有一天会被败光!程亦瑶,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慕暖说完转身就走,程亦瑶吃了亏,又岂能罢休,追了几步一把拉住她,“程慕暖,你休想走,要走……也要挨了我这巴掌。”说完她抬起手,向慕暖的脸招呼过去……

眼看着就要招呼到慕暖的脸上,下一秒,一只斜刺里伸出的大手一把握住程亦瑶的手腕……

“程总裁,你这是做什么?当着员工的面,就不怕降低自己的身份吗?”一把低沉优雅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两人同时抬起头,只见漠向远含笑看着二人,但嘴角的冷意却是毫不掩饰的。

“你……”程亦瑶愣了一下,随即挣扎,“你放开我!她打了我,我凭什么不能打回去?”

“呵……她是普通员工,你是程氏总裁,怎么可同日而语?”漠向远撇了下薄唇,“再说……她是我漠向远的太太,你说……当着我的面让她受欺负,我的颜面何在?”

“你……”

不等她反驳,漠向远已抢先一把推开她的手,虽然没用多少力道,但足以让程亦瑶踉跄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漠向远,你们……”

“程总,有力气还是省省吧!好好经营程氏,到时候真的败光了,哭了都来不及!”漠向远丢下一句话,拉着慕暖离开。

走出十几步远,慕暖用力挣脱开他,“放开我!漠向远,别以为你刚才帮了我,我就会谢你!收起你的假惺惺,我程慕暖不吃你这一套。”

“呵……漠太太,何必发这么大脾气,你要知道……现在你已经不是总裁了,我劝你,还是别那么冲动,免得自己吃亏!我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你身边保护你!”漠向远沉声警告。

“哈,笑话!我需要你保护吗?你不来害我就好了!”慕暖冷冷地看他一眼,转身向走廊另一头走去。

这次漠向远没有拦她,“漠太太,如果你想去找程董事长,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

慕暖停了一下脚步,转过头看他,“漠向远,你管的太宽了!从今天开始,我程慕暖的事你少管!你不是我的谁,你没有这个权利。”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敲门进入,程鸿涛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一份文件。

“怎么,程董对新上任的总裁不放心吗?还拖着年事已高的病体亲自批阅文件!”慕暖走到桌前,嘲讽意味十足地说道。

程鸿涛再次抬头,看了她几秒钟才开口,“我知道……这么突然的人事调动你很不满!可是……这不能怪我!你在巴黎搞的那些事情……给公司造成了如此严重的损失……我总要给董事们一个交待!早知道今日,你何必当初?做出那种事……你还有脸来质问我吗?”

慕暖嗤笑,“程董事长,请问……你信任我吗?不管是作为董事长,还是父亲,你信任过我吗?”

“什么意思?”程鸿涛皱眉。

慕暖摇摇头,“你显然不信任我,你宁肯相信媒体的报道,也不相信我!甚至不曾问我一句,我都来不及解释,你就给我定了罪!”她顿了一下,不由地冷笑,“或许……你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吧?”

程鸿涛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程董事长,何必否认呢?你的否认只会显得你更心虚!”慕暖直直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个男人……在她的生命中,她不知道究竟起了什么作用?也许,他只是把自己带到了这个世界上,同样都是他的女儿,而自己和程亦瑶的差别实在无法形容。难道仅仅因为在他心里,正室与小.三的份量不同,所以女儿也有区别的吗?

小的时候,他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程亦瑶带很多礼物,而她往往只有可怜的一件,或者什么都没有!

还记得有一次,他带回两件相似的连衣裙,是分别送给她和程亦瑶的,可程亦瑶偏偏也看上了她的这件,又哭又闹嚷着要,他便毫不犹豫地将裙子给了程亦瑶。

而慕暖本以为,只是把两条裙子调换一下,即使不是最喜欢的那条,换成另一条,她也不会失望。

可万万没有想到,程亦瑶霸着两条裙子,一条也不肯给她。最后程鸿涛就此妥协,只是说以后再给她买,然后此后……这件事就石沉大海了。

只是,更让慕暖气愤的是,程亦瑶要她的那条裙子,原本根本不是为了喜欢,而是在得到后,有一天趁着大人们不在家,用剪刀把裙子剪个稀巴烂,回头却把事情栽赃给自己。

那天晚上,程鸿涛大发雷霆,面对程亦瑶的哭诉,他大发慈父之心,将她抱在怀里细心地哄着,却还不忘狠狠地打了慕暖一顿。

他用了十足的力道,每一板子都像是抽在她的心上,她能听到他呼吸又急又重,而一旁的两母女则笑着幸灾乐祸!那个时候,她的母亲只顾着照顾哥哥,幼小的她,从那一刻起,恨足了那对母女!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才明白,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不会任人欺负!

一瞬间的对视,当然程鸿涛并不知道此刻慕暖的心里活动,她的质问让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应付,脸色不由地沉了下去。

“程董事长,得偿所愿的感觉不错吧!不过你似乎忘了一件事……除了你,现在程氏最大的股东是我!虽然执行总裁的位置你可以给程亦瑶,但是……不代表公司就会属于她!”

程鸿涛有些尴尬地看了她一眼,“当然!她不过只是暂时代理总裁的位置,我什么时候说公司属于她了?”

慕暖微微一笑,“可你的女儿很得意,她说要把我开除!对于这个问题……程董事长有何感想!”

程鸿涛几不可闻地皱皱眉,“不会有这种事!你不要听她胡说!我会有别的工作安排给你!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可以!不过……我要个人,希望程董事长行个方便!”慕暖笃定这个时候程鸿涛不会拒绝她。

果然,他十分痛快地答应了,“这个不是问题!”

目的达到了,慕暖便无话再说了,她转身往门口走,却听到程鸿涛叫住她,“等一下!”

慕暖停下脚步,“程董事长,有何吩咐?”

程鸿涛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和齐俊贤……我劝你,还是早早地断了!齐氏要垮,这是必然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因为你和他的事连累程氏!再说……你总要顾及一下你的丈夫,他是男人,你就怕他真的不能忍受,而跟你离婚吗?”

慕暖有些意外地看着程鸿涛,“程董事长,今天的太阳怕是打西边出来了吧?我还奇怪,你怎么突然想起关心我了?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公司的利益!我真的很想知道,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什么?”

“你……”程鸿涛被堵得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才喘着粗气说道:“我是为你好,你真是不知好歹!”

“呵……多谢董事长关心!只是……我的事,还轮不到您来.插.手,有时间,您还是好好关心一下您的宝贝女儿!别让她把程氏败光了,我这个大股东还要指望着她给我赚钱呢!若是到时候都赔进去了,可别怪我六亲不认!”说完,她冷笑了一声,抬着下颔,高傲地走了出去。

****************************

出门的时候,漠向远已经不在了,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事实上,她也不想知道。

她打电话联系了叶子,约在外面见面,出了公司,直接招手上了出租车。

远处,劳斯莱斯车上,漠向远安静地靠坐在真皮椅背上,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没有漏掉一丝一毫。

“总裁,要跟上吗?”

漠向远没有马上回答,一对浓眉深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犹豫半刻才开口,“不必了!”他低头看了看腕上的钻石名表,吩咐道:“股市就要收盘了,打电话给杨宁!”

“是!”

电话很快接通了,漠向远接过,惜字如金,“如何?”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薄削的嘴角淡淡一勾,“好!很漂亮!”说完便挂断,“开车吧,直接去医院。”

车子缓缓启动,不多时便来到医院门口。

漠向远并不急于下车,而是对司机说道:“去打听一下吧!”

那司机心领神会,马上推门下车,小跑着进了医院。

片刻后,他回来,上车时还有有些气喘吁吁,“总裁,打听清楚了!唐静十分钟前刚刚离开,现在病房里只有一名看护!”

漠向远低了下头,嘴角的弧度加深,黑眸中了闪着诡异的冷漠与凌厉,随之点点头,“这一天……终于来了,我等的太久了!”

他下了车,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医院。

那间病房……他很熟悉,没有人知道,他曾一连几个晚上站在走廊上,透过门玻璃凝视着病床上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为了有一天可以这样站在那个人的面前,没有人知道,他曾经付出过多少,对他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他要证明自己,也要替那个人证明!如今,他终于做到了,美中不足的是,那个人却躺在病床上,可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心中那唯一的信念!走到这一步,任何人,任何事……都阻止不了他。

推开病房门,漠向远大步走了进去。

正守在床边的特护愣了一下,随站了起来,“先生……请问你是……”

漠向远恍若未闻,目光死死地盯着床上的人,一步一步……向他靠近,仿佛每一步都异常沉重,直到目光对上那人,两人四目相对……

齐烨伟刚刚睡醒一会儿,本来意识还有些混沌,却因为突然出现的高大身影而一下子清醒起来……

两人的目光胶着着,漠向远抢先开口,“齐董事长……别来无恙!”

—————————

……本章完结,下一章“为何赶尽杀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