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59章:为何赶尽杀绝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59章为何赶尽杀绝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齐烨伟盯着他,目光一瞬不瞬,视线逡巡着他脸上的每一个棱角,眼中闪过一抹几不可见的讶异,但很快平静下来,“噢……是漠总啊!真是让老夫受宠若惊啊!不知道……漠总大驾,有何贵干?”

漠向远薄唇浅勾,脸上挂着一丝戏谑,缓缓说道:“来医院自然是探病,齐董事长身体可好?”

齐烨伟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多谢漠总关心!只是……老夫不记得与漠总有何交情,麻烦漠总前来探望,实在不好意思。”

“齐董不必客气!你自然是不记得我,可我记得你就足够了!”漠向远淡淡一笑。

齐烨伟一愣,“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漠向远挑眉,“我今天来看齐董,一方面是想关心一下您的身体,另一方面……也要跟您算笔账。”

“哦?算账?”齐烨伟不明所以,一脸的不解。

“是的!难道齐董不知道?齐氏和我有一笔账,需要好好地算一下?”漠向远并不明说,言辞间的语气却让齐烨伟微微心惊。

“漠总,你在说什么?恕老夫身体不适,在医院休养多时,公司的事早已全权交于俊贤处理!”他盯着他的眼睛,意图从那里挖掘出什么,微微一顿又说道:“既然是生意往来,那漠总应该要找的是俊贤,而不是我这个什么都不管的老头子!不然……说了我也是无能为力。”

“呵呵,是吗?我倒不这么看!”漠向远笑得很是无害,“这笔账……必须要跟齐董事长算……才能清清楚楚。”

“哦?老夫实在是愚钝,还希望漠总明示。”齐烨伟不解地看着他。

漠向远但笑不语,好一会儿才从上衣内袋里拿出一份合同,递给了齐烨伟,“齐董事长,请过目。”

齐烨伟接过,打开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这……这是……你怎么会有股份抵押书?”

漠向远闲适地看着他,“齐董事长,之前齐总出事的时候,齐夫人用这份股份抵押书从我这里借了一笔钱及一批钻石!没想到……齐氏非但没有脱困,反而陷入了更大的困境,如此以来,我这笔钱和钻石也就有去无回了!那么……按照协议规定,合同上的股份自然属于我!可是……就在十几分钟前,股市收盘,齐氏股价再次跌停,一连几天,已经跌的只剩下百分之三十,如此以来……这股份在我手里就缩了水,我自然要来找齐董事长,把亏掉的部分补齐。”

“你……你说什么?陷入更大的困境?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齐烨伟双手颤抖,无比紧张地看着漠向远。

漠向远撇了撇嘴角,“看来……齐董事长还不知道!大概也是齐夫人怕你承受不住,才故意隐瞒你的!不过……恕在下抱歉,我毕竟是个生意人,这么一大笔钱和钻石,不是我一个人的!我要给董事会一个交待!所以……还请齐董事长多多谅解。”

“不……漠总,你没有错!”齐烨伟平复一下心情,故作冷静地说道:“请你坦白告诉我,齐氏到底出了什么事?”

“……”漠向远沉默了一下,“齐董事长,其实……你只要看几则新闻就全明白了!”说完,他直接递了一份报纸过去。

齐烨伟一目十行,下一秒,‘啪’的一声,报纸掉在地上,他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怎么……怎么会这样……不……不……不会的……”

“齐董事长,很抱歉,我无意刺激您,可是……”

齐烨伟自言自语地打断他,“俊贤怎么会这么大意?这件事……分明就是一个圈套!”

漠向远微微挑眉,却没有说话,而齐烨伟则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漠先生,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齐董事长请说。”

“漠总,请问……你当初为什么要帮助俊贤?”齐烨伟黑眸半眯,仿佛在探索着什么,“据我说所,你和俊贤并不熟,而且……和我们齐氏也没有什么业务往来,再者因为慕暖的关系,我认为……你没有任何理由帮助他。”

漠向远云淡风轻地笑道:“齐董事长想说什么?”

齐烨伟盯着他,如果前一秒他还犹豫地话,那么这一秒,他似乎肯定了一件事,于是缓缓开口,“漠总,我齐家到底和你有什么恩怨?不如请你直说!”

漠向远回视他,彼此打量着,“齐董,你这是什么意思?”

“漠总,我们都不要再捉迷藏了!我想……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与刚开始所表现出的失态相比,齐烨伟此刻倒镇定了很多,“漠总,明人何必说暗话呢?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吧?”

“呵……齐董事长,你凭什么这么认为?”漠向远不承认,也不否认,转而反问。

“哈哈……年轻人,虽然……我老了,脑子不够用了!可是……和你们年轻人相比,我们这个岁数的人有你们缺乏的阅历和经验,有的时候,有一些事,只要串起来,就能够很容易地看透一些事!其实……这并不复杂,从你进门……告诉我来算一笔账开始,我就已经猜到了!目前齐氏这个样子,如果一切和你无关,你不会表现的如此淡然,更不会等齐氏的股价跌得一文不值才来算账!你的种种所为,都不是一个债主所应该有的表现,所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想得到齐氏,而从头到尾,搞垮齐氏,都与你有着直接的关系。”

漠向远沉默,唇角的笑意却不由地加深,好一会儿,他突然轻轻鼓掌,“齐董事长,所谓姜还是老的辣,不亏是老前辈,小小的举动都逃不过您的眼睛,向远……佩服。”

漠向远如此轻易地承认,倒是出乎齐烨伟的意料,他微愣了一下,“漠总,可否明示,你为什么针对我们齐家?我们齐家做了什么,会让你如此赶尽杀绝。”

“呵……哪里,只是因为有前辈给我做了样子,向远……不过是有样学样而已。”漠向远慢悠悠地说道。

齐烨伟皱起眉头,“漠总,这话怎么说?”

漠向远眉眼一挑,“齐董事长,你忘了吗?你曾说过一句话,‘无毒不丈夫’这句话……向远可是一直谨记在心!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把它当成人生的座右铭。”

“你……你说什么?”齐烨伟惊愕之余露出一丝讶异,不解地看着漠向远。

“怎么了?齐董事长,难道我说错了吗?”漠向远回视着他,“没记错的话,这五字真言是你的为商之道吧?向远不过是活学活用而已!”

“你……你究竟是谁?”齐烨伟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十分戒备地看着他。

漠向远却只当没看到,依然保持着淡然的神色,接着说道:“齐董事长,我想……你现在一定很后悔!后悔没有把这句话教给齐俊贤,以至于他完全没有您这份魄力,而最终将您一手建立的商业王国拱手让于他人!如果时间重来……你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对不对?”

“……”齐烨伟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震惊,好一会儿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年轻人,你究竟是谁?听你的话……你认识我已经很久了!既然有胆量站在我的面前,为什么没有胆量表明自己的身份?”

“齐董事长,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漠向远一字一顿地说道。

齐烨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好,我回答你!”他停顿了一下,一双苍老的目光变得有些幽深,嗓音低沉,“我这一生……做过无数件错事,不仅仅是为商之道,就连做人……我都很失败!”

“……”漠向远没有吭声,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漆黑冰冷的眸子锁在他的身上,脸上的神色令人捉摸不透。

齐烨伟似乎在思考着他的语言,而漠向远也仿佛耐心十足,走到这一步,他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经过了这么多年,终于到了这一刻,既然齐烨伟想辩解,他就给足他时间。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次……也许……我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齐烨伟缓缓移开目光,将视线投向窗外,好似记忆一下子回到从前,“如果可以,我也希望陪在深爱的女人身边,一起养育我们的孩子,就算生活清贫,却能够共享天伦,更不会担惊受怕!只可惜……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个梦!这一生……我终究无法实现!”

齐烨伟叹了口气,“我爱的人,得不到;爱我的人,满心伤!人生在世,谁负了谁?谁又害了谁?也许到生命停止的那一瞬间才能够了悟!可惜……一切晚矣!”

漠向远的眼睛倏地变冷,开口的声音更是没有一丁点的温度,“所以……对于你不爱的女人,你就可以做到狠心而绝决!”

——

……本章完结,下一章“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