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63章:你就那么急不可耐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63章你就那么急不可耐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一惊,抬起头……

一眼就撞ru一双漆黑如潭的深眸,来人眉眼凌厉,冷冷地注视着她,周身燃着难以掩饰的怒火。

“……”慕暖动了一下唇,却没说出话来。

那双冰冷的眼眸却转向对面的罗昊阳,“罗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罗昊阳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绅士地伸出手,微微一笑,“漠总,这么巧。”

漠向远挑眉,目光轻轻从慕暖身上掠过,轻飘飘地说道:“的确很巧。”他有意无意地抬手轻揽住慕暖的肩膀,“暖暖说今晚要请一个朋友吃晚餐,原来是罗先生!早知道……我就陪她一起了!”

罗昊阳了然地撇了下嘴角,“相约不如巧遇,既然如此……漠总就一起吧!”

“不要……”不等漠向远开口,慕暖抢先拒绝,可说出口的刹那,她立刻就后悔了。

“……”

“……”

两个男人,四道目光,同一时间看向她,慕暖顿时涨红了脸,“呃……我是说……他也约了人,不方便和我们一起的!”

罗昊阳忽地一笑,“也对!那我就不硬留漠总了!”

漠向远却纹丝未动,下一秒,直接坐在了慕暖的身边,且完全忽略掉她诧异的目光,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我不过去了,你把陈总陪好!”

挂了电话,他对着罗昊阳一笑,“没关系,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难得碰到罗先生,自然要坐下来攀谈几句。”

罗昊阳点了点头,“那当然好!罗某觉得很荣幸。”

看着这两个男人一来一去,干脆她当成透明的,慕暖不由地皱了皱眉,却也没什么立场再反对,漠向远既然已经表态要留下,他就不会离开。

“慕暖,来,继续刚才这杯!”罗昊阳端起酒杯,又向漠向远示意了一下,“漠总,我敬你!”

漠向远左手端杯,右手准确地按住慕暖的手,微微一笑,“罗先生,对不起,慕暖她酒精过敏,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她的酒……我代她喝!”

“……”慕暖一愣,她什么时候酒精过敏了?这事她怎么不知道?这个漠向远,说谎都不需要打草稿的!

“哦?慕暖,你原来酒精过敏?怎么都不告诉我,差点酿成大错!”罗昊阳定定地看着她,一脸地郑重。

“呃……”慕暖有些尴尬,又不能直接说自己不过敏,只好勉强扯了扯嘴角,“还好,不算很严重那种!”

“谁说不严重?”漠向远接话,“你忘了?上次只喝一杯香槟就全身通红,你还要怎样才严重?”

“……”慕暖无话可说,上次一杯香槟就人世不醒是事实上,她无从辩解,可被他说得如此直接,她觉得窘迫极了。

果然,罗昊阳露出微微惊诧的声音,“这么严重?慕暖,你还是别喝了,我替你叫饮料!”

“……”

这两个男人一唱一和,竟突然间变得十分默契,在这个问题上,倒让她无从拒绝。

很快,一杯鲜榨果汁摆在了她的面前,而那瓶红酒却进了两个男人的肚子。

席间,漠向远做尽了好丈夫的样子,替她布菜,时而还凑到她的耳边低语,在罗昊阳面前倒像极了一对恩爱夫妻,可事实上,他们明明在冷战,他却可以演的如此不露痕迹,真是可惜了他骨子里的演艺细胞。

酒过三巡,罗昊阳的电话响了,他说了声抱歉,便拿起电话走远了一些。

漠向远徐徐喝了口红酒,转过头一瞬不瞬地看着慕暖,刚想开口,慕暖倏地站了起来,而漠向远的动作比她还快,先于她的脚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戏谑的声音冷冷地响起,“不过是接电话而已,你就那么急不可耐?”

慕暖不满地皱起眉头,“漠向远,你在说什么?”

“怎么了?我说错了?”漠向远抬起头,漆黑的眸子半眯,一脸的不以为意,可周身却散发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慕暖挣扎了一下,动作却不敢太大,“漠向远,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哦?疼了?”他微微扯了下嘴角,“换了是别人……你就不会疼了吧?”

慕暖深吸一口气,他的话,让她有一种气炸的感觉,可环顾了一下四周,她知道不能发作,只能咬着牙说道:“漠向远,你真的很无聊!我没功夫陪你闲扯,你快点放开我!”

“放开?你觉得可能吗?”漠向远勾着嘴角,目光尽是挑衅。

“你……你简直是不可理喻!”慕暖愤愤地指责,她刚想再说什么,眼角的余光看到罗昊阳从远处走回来,便生生咽了下去,只能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罗昊阳走回原位,目光淡淡地从二人身上掠过,慕暖脸颊微红,一对秀眉微微地蹙着,看起来十分不悦的样子;不过漠向远却是一脸闲适,俨然一副什么都与他无关的样子。

“怎么了,慕暖?是不是有什么事?”罗昊阳开口问道。

“呃……”慕暖愣了一下,只觉得脸微烫,“没有!没事!”她佯装一笑,“倒是你,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

罗昊阳笑了笑,“也没什么,就是公司里的一点小事!”他低头看了看时间,“不过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耽误你和漠总了!”

漠向远点了点头,“也好,我看看暖暖也累了!今天就到这里!改天……我来做东,再请罗先生一聚!”

“哪里!漠总客气!”

三人在餐馆前分手,罗昊阳十分绅士地站在车前,目送慕暖上了漠向远的车,互致问候,挥手道别。

车子缓缓行驶在夜色里,今晚的漠向远并不同于往常,把车子开得飞快,他目视前方,一言不发,慕暖也乐得清闲,把头转到一边,看着流光溢彩的霓虹和车灯从眼前一掠而过,心情有些复杂。

从巴黎回来后,她和漠向远一直是不冷不热的状态。

对于身边这个男人,齐俊贤说得对,她是应该小心他的,可是,他终究是她的丈夫,即使她怎样防备,却改变不了每天与他生活在一起的事实。她很想改变目前的这种关系,可是,漠向远早就抓住了她的弱点,虽然她口口声声不会因为程氏总裁的位置而受制于他,可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她的确是不甘心的。

她怎能忍受齐氏落在程亦瑶母女手中?那里包含着外公的心血,无论如何,这不能让那对母女得逞。

可仅凭自己目前的实力,她的确没办法与程亦瑶抗衡,确切的说,是没办法与程鸿涛抗衡。

可如果她依然是漠向远的妻子,那就另当别论,有了他的支持,她自然有办法将程亦瑶再拉下来。

只不过……有一件事她不能够确定,那就是漠向远是否还站在她这边,之前他利用自己打垮了齐氏,足以看出他的手段。

想到这里,慕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夜色中,他聚精会神,目光一眨不眨,明灭不定的灯光在他脸上映出斑驳的光影,使他棱角有致的五官看起来格外的深邃,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神秘莫测。

“很好看?”一直沉默的男人终于开腔,淡漠的声音戏谑意味十足。

被抓包的慕暖脸色微红,她赶忙转开视线,佯装不知,却又听到漠向远笑道:“怎么了?看都看了,却不敢承认?”

“……”慕暖不打算理会他,只径直看向窗外,可偏偏这时候前面出现了红灯,车子随之缓缓停了下来。

慕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竟然觉得紧张,双手紧紧地攥着,手心里可以感觉到一阵潮湿,同时,她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灼.热而熟悉的气息正向她靠近,她心弦一紧,猛地地回过头……

下一秒,‘刷’的一下,她的唇瓣从他的脸颊上扫过,慕暖只觉得唇线一阵酥麻,她不由地吸了口气。

她下意识向后躲,可头顶的那双眼睛却紧紧地锁着她,让她犹如被钉在原地,怎么也无法动弹。

慕暖紧张地几乎快要屏住呼吸,两人鼻尖相触,气息交融,寂静的车厢里,她可以清楚地听到彼此加快的心跳声,‘砰……砰……’一下下击打着她的耳膜,让整个人似乎沉浸在一种说不出的恍惚中。

漠向远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丝玩味而有深意的笑,就在慕暖急于后退的刹那,他的大手准确地扣住她的手腕,高大的身体微微向前,不等慕暖反应过来,她就被他挤在座位与身体之间,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让她逃无可逃。

“漠……漠向远……”慕暖紧张地一颗心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怎么了?这么紧张?”他定定地看着她,一双漆黑的眸子,好似带着火花,下一秒就能将她燃成灰烬……

慕暖眼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近,五官在她的面前放大,而就在他薄唇落下的前一秒,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划破了寂静……

——————

……本章完结,下一章“俊贤他比你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