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68章:漠向远,不如一次性解决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68章漠向远,不如一次性解决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于季辰一句话让青杨整个人呆住了,下一秒,她的脸色暴红,当目光从徐安民身上掠过,那如水的瞳眸闪过一抹再明显不过的痛苦之色,身体僵硬的不成样子。

“于季辰,你又想逼着青杨做什么?”慕暖怒瞪着她,“有我在,你休想再欺负她。”

“……”于季辰微微勾起薄唇,一派悠闲的样子,“漠太太,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说完,他低头看向怀中的青杨,贴着她的耳边,耳语了一句,霎时间,青杨的脸色再度变得惨白,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伸出小手搂住他的脖子,在慕暖和徐安民震惊的目光中,吻上了于季辰的薄唇。

“青杨,你……”慕暖被震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下意识看了眼旁边的徐安民,他的脸色很难看,甚至扭曲着一种难掩的痛苦,而另一边,于季辰早由被动变为主动,他反扣住青杨的腰身,无所顾忌地深吻起来……

足足有几十秒的时间,慕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她一步上前,用力推开于季辰,怒斥道:“你这个人渣,你又欺负青杨,竟然还当着我们的面!于季辰,我告诉你,青杨好欺负,可我程慕暖不会。”她一把拉住青杨的手腕,“走,跟我走!青杨,有我在,你不要怕!你欠了这个男人多少钱,我会替你一分不少地还给他!可是……我不能再让你被他欺负!”

青杨一愣,忙挣扎,“慕暖,别……别这样!你听我说好吗?”

慕暖回过头看她,青杨急急解释道:“慕暖,他……他真的没有欺负我!我……我是自愿跟于……季辰在一起的!他……对我也很好!”

“青杨……”慕暖无法置信地看着她。

青杨咬着嘴唇,重重地点头,“真的!我没有骗你!慕暖,我不能跟你走,我要……跟他在一起!”说完,挣脱她的手,转身走回到于季辰身边,俨然就是一只听话的小白兔。

慕暖怎么都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不管是青杨的话,还是她此时的小鸟依人,都让她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不,青杨,我不相信!”

“是真的!我是不会离开他的!”青杨的小手挽住于季辰的胳膊,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坚定,“慕暖,你不需要担心我,真的,我很好!”

“青杨,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这次开口的是徐安民,他几步走到她的面前,目光温暖地落在她的脸上,脸上隐约带着一丝忧伤。

青杨浑身一顿,挽着于季辰胳膊的小手瞬间变凉,她看着近在咫尺的徐安民,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只觉得心品钝钝地痛,却又不能显露一丝一毫,她咬着嘴唇,几乎把牙齿陷进唇瓣里,直到一股腥咸在唇齿间蔓延开来,她才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是!当然……是真的!”

徐安民犹如被重击了一下,她不由地倒退一步,但却保持了最起码的风度,冲她一笑,“好,那就好!”

不等他转身,青杨急急地说道:“安……安民,你……要幸福!”

徐安民愣了一下,但很快点头,“放心吧!我已经找到幸福了!青杨,我登记了!希望……能听到你一句恭喜。”

青杨觉得,仿佛有一把刀子,狠狠刺进了她的心里,那是一种剜肉噬骨的痛,她几乎不能呼吸。她的目光不可置信地落在他的脸上,极力想要通过他的表情辨认着他话的真实性,她恨不得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之前听到的也完全是她的幻觉。

可惜……那都是她的一厢情愿,徐安民正一脸期待地看着她,这样的事情,让她如坠冰窟。

她死死地握紧双手,任指尖陷入掌心,她却感觉不到疼痛,而是一种说不出的麻木。

“宝贝,你怎么了?徐先生在等你的祝福!”尴尬和沉默被头顶一抹戏谑的声音打破,有意无意地提醒她。

青杨猛地回神,她深吸了口气,强抑着心头巨在的悲怆,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安……安民!我真为你高兴!真心地祝福你!希望你和你妻子……永远幸福!”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青杨狠狠地咬住嘴唇,疼痛从伤口处向四周蔓延,似乎一瞬间就浸染了四肢百骸,可是,她却不想停下,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提醒自己,即使心里再苦再难过,她也笑着面对。

听了她的话,徐安民长长地舒了口气,嘴角的笑容说不出的复杂,用力点头,“谢谢你,青杨!你也要幸福!”

“青杨……”

“慕暖、安民,你们都回去吧!谢谢你们来看我!”青杨微微一笑,脸上恢复了平常之色,“慕暖,有空我会联络你,你不要为我担心。”

慕暖抬起头,与她对视了几秒钟,最终轻轻点头,“好的,青杨,你保重。”

她明明知道慕暖在隐瞒她,可慕暖却没有任何办法,而且当着于季辰的面,青杨明显面露难色,她再继续追问下去,只会让她更为难。

“徐安民,我们走吧!”

目送着二人离开,青杨紧绷的心弦一下子垮下来,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仿佛全身的力气都抽干了,若不是身边的于季辰扶了她一把,她大概会一直坐在地上。

于季辰的大手掐着她纤细的手腕,仿佛用了十足的力道,手背青筋突起,看在青杨心里一阵微颤,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突然完全没有了恐惧,转过头看着于季辰,嘴角竟溢出一丝绝美的笑,却瞬间冰冷了于季辰的眼眸,接着她被他狠狠推进了屋里……

**************************

漠向远回来的时候,房子里黑漆漆的,他以为慕暖根本就没回来。

只是没想到,一开灯,她竟然坐在沙发上,双眉微蹙,目光紧锁,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明显心事重重!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把公事包放在茶几上,他坐在她的身边……

而聚精会神的慕暖,居然似完全没有看到他一般,漠向远打量了她好一阵才开口,“为什么坐在这里发呆?”

慕暖一惊,这才发现漠向远坐在身边,她眯起眼睛看着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陌生到了极点,她就那样看着他,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到漠向远伸出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慕暖眨了下眼睛,只听漠向远说道:“看什么?做什么这副眼神?”

“……”慕暖扯着嘴角浅笑,“呵……你究竟是什么人?”

漠向远皱眉,半晌才说出话,“你在说什么?程慕暖,你没事吧?”

慕暖却对他的话勿置罔闻,转而又问道:“你是魔鬼吗?”

漠向远再度一愣,伸出手碰了碰她的额头,慕暖下意识躲闪,却没有漠向远的动作快,他还是轻易触到她的额头,他的掌心温热,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旋即离开,轻飘飘地说道:“没发烧啊!怎么就说胡话了呢?”

“你说什么?”慕暖反问。

“呵呵……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所以才会这样?我送你上楼休息吧!”漠向远牵起她的手,就要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却被慕暖猛地甩开,“漠向远,放开我!收起你那假惺惺的一套,你还想对我做什么?不如一次性解决!”

“你在说什么?”他眯起眼睛,颇有些困惑,“我不明白。”

“哼,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慕暖冷笑一声,“你不知道?我看你统统都知道,第一个是齐俊贤,第二个是青杨,我问你……下一个是谁?你又准备把我怎么样?”

漠向远的眉宇闪过一丝冷凛,“程慕暖,我不知道你受了什么刺激,但我不接受你的这种猜测。”

“够了!你还要装吗?你敢说……青杨的事情你毫不知情?于季辰做了什么,你不知道?”慕暖怒斥,“你和他……都是披着羊皮的狼!我真的很后悔,在南非听了你的意见,不然……青杨也不会掉到于季辰那匹狼的手里!”

漠向远沉默了一下,“你……都知道了?”

慕暖微微吸气,紧接着一笑,“哈,我果然没有猜错,你什么都知道!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是你和于季辰算计好的?”说到这里,慕暖只觉得一阵心痛,她一字一顿地咬牙说道:“漠向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不冲我来?青杨她只是我的朋友,她得罪你了吗?你为什么要害她?”

想起青杨,慕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激动的全身颤抖,被漠向远一把抓住肩膀,“程慕暖,你凭什么这么认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害你的朋友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自愿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现在这样埋怨我,觉得公平吗?是我把她绑给于季辰的吗?你实在是不可理喻!”

……本章完结,下一章“只想让她臣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