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69章:只想让她臣服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69章只想让她臣服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不可理喻?”慕暖蹭地站起来,“漠向远,你知不知道,现在青杨和于季辰住在一起!你敢说……你脱得了干系?”

漠向远有些嘲讽地笑道:“程慕暖,你真的很可笑!喜欢和于季辰在一起,那是青杨的自愿!不管是于季辰做了什么,请问,她有哭喊着向你控诉他强迫她了吗?你觉得是于季辰胁迫了她,可我倒觉这不过就是一场金钱交易!也许青杨还感激于季辰在那个时候拿出那笔钱,试问,那种情况下,一个陌生人凭什么出那么一大笔钱?”

“但是如果我赶回来……”

“不要说你赶回来就能阻止什么,程慕暖,我不认为你有那个能力替徐安民填补那亏空。如果你只是暂时借给青杨这部分钱,到头来……她还是要想办法还钱,到了那个时候……你又要让她怎么办?”漠向远质问。

慕暖愣了一下,但很快反驳,“至少她可以和徐安民一起想办法,两人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漠向远摇摇头,冷笑了一声,“程慕暖,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幼稚了?那对普通人来说不是小数目,就凭徐安民的本事,他们即使一辈子不吃不喝也还不上!还有,你真的以为徐安民的案子那么简单?我不妨明白地告诉你,即使你替青杨拿上这笔钱,她和徐安民仍然没办法在一起。怪就怪,有人看上了她的男人,而那个人偏偏掌握着徐安民的仕途与未来。他爱青杨毋庸置疑,可他更爱自己,在面对仕途与爱情的选择上,男人永远是理性的!到了那个时候,他若是再抛弃了青杨,你觉得……青杨所承受的打击会比现在小?”

慕暖愣愣地看着他,他的话萦绕在心头,让她意外又惊讶,她绝没有想到,原来中间还有这样一层不为人知的事情。徐安民表面上看似挪用了公款,可实际是有人暗箱操作,只是为陷害他,而抓住他把柄的唯一目的,是逼他接受另一个女人。如果漠向远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不管过程是什么,最终青杨都会成为受害者。

“怎么不说话?你也觉自己很幼稚了对不对?程慕暖,我劝你还是现实一点,所谓浪漫真挚的爱情在现实面前根本是不堪一击的,你自己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居然还抱着这种想法,真是让我觉得可笑。”他比她高出一大截,居高临下地俯视她,那种紧逼的感觉,让慕暖觉得窒息。

“是啊,我很幼稚,做不到像你那么现实,只要能达到目的,不惜出卖身边任何一个人!”慕暖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一想到青杨那张苍白而纤瘦的小脸,她就觉得心疼,更多的则是无尽的内疚。

“够了,程慕暖!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再固执下去就是偏激!”漠向远松了手,“很好,你一个人在这里反省一下也好。”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往楼上走去!

慕暖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心里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悲凉,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没错!我的确应该好好反省一下!答应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此时此刻,她一分钟都不想与他呆在一个空间里,在属于他的地盘里,总会提醒她自己犯下的错误。

听到脚步声,漠向远回过头,见慕暖已走到大门口,他倏地沉了脸色,下一秒便转身追了上去……

慕暖只觉得身后一阵冷风扫过,她刚打开;房门,便被人重重地推上,紧接着,一只大手扣在她的手腕处,重重一扯,又一转,身后高大的身影便把她压在了门板上。

“你要去哪儿?”冷冷地声音在头顶响起。

“漠向远,我去哪儿跟你有关系吗?放开你的手!”慕暖抬起头瞪着他。

“放开?放你出去找别的男人吗?”漠向远冷笑,“是齐俊贤还是罗昊阳?”

慕暖吸气,“你说什么?”

漠向远眯着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毫无温度的笑,“怎么?我说错了?还是说……这二个都不是,还有其他的人选!”

‘啪……’话音刚落,一个响亮的耳光就甩在了漠向远的脸上,慕暖用了十足的力气,顷刻间,漠向远的脸上便浮起一个粉红色的掌印,可他却一动不动,只是目光变得更加阴冷慑人,恨不得下一秒将她冻成冰坨。

“漠向远,你真是无耻!”慕暖气得呼吸急促,怒极反笑,“既然如此你干嘛还要拉着我?放手啊!”

漠向远睨着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休想!放开你,让你去找他们吗?程慕暖,只要一天,你是我漠向远的妻子,就不可能!”

“呵……马上就不是了!”慕暖扯了扯嘴角,“我说过……会和你离婚的!所以你不必操心!”

“我说过,不可能!”漠向远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程慕暖,除非我同意,否则……绝不可能。”

慕暖恨恨地看着他,满是嘲讽,“凭什么?漠向远你真的很可笑!这个婚我离定了。”她挣扎,意欲摆脱她的束缚,而她眼中的那抹轻蔑却刺激了他的情绪,抓紧她的肩膀,用力抵到门板上,低吼道:“除非我死了!”伴着余音,他捏着她的下巴,低下头,狠狠吻住她的唇……

“唔……”慕暖完全没有料到他会这样做,一时间,她惊呆在那里,瞪着大而漆黑的眸子,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的唇.舌灵.活而滚.烫,舌.尖沿着她的唇.线描摹,趁着她微微惊愕的刹那,他用力便推入她的口腔,霸.道地占.据着她嘴里每一寸肌.肤,混合着他的味道,汲.取着她的香.甜。

他的大手禁锢着她,让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有所反应的慕暖开始挣扎,他却不给她逃脱的机会,牙齿重重地咬上她的唇瓣,仿佛惩罚,一股腥咸的味道在两人的口中蔓延,他非但没有停下,反而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泄宣与纾解,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抑制住自己那颗不安的心,他要让她臣服,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这样不把他放在眼里。

慕暖觉得胸腔里的空气都要被吸干了,她的双手推着他的胸口,他的胸膛坚硬而厚石,死死地压着她,鼻息间满是他的味道,唇上因为他的啃噬,早已变得麻木,血腥味溢满整个口腔,一股恶心的感觉从胃里翻腾而出,慕暖再也控制不住,用尽全力推开他,捂着嘴巴就往洗手间里跑……

漠向远有一瞬间的怔愣,这样的场面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他只顿了几秒钟,便立刻追了上去……

洗手间里,慕暖趴在马桶上,一股股酸意从胃部上涌,她只觉得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嘴唇又麻又痛,血腥味越发让她难忍,热泪涌入眼眶,伴着一阵阵干呕,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出来,她怎么也控制不住。

“咳咳……呕……”偌大的洗手间里,回荡着她的干呕声,虽然胃里有被堵得满满的感觉,可是却什么也吐不出来,这让她越发的难受。

身后,漠向远一脸冷然地看着她,她呕吐的声音越是痛苦,他的脸色就越发阴郁,一双眸子寒如冰窟,恨不得下一秒就将她吞噬。

慕暖抬起头的一瞬间,恰好从镜子里与漠向远的目光相遇,那一瞬不瞬的注视,让她的心脏漏掉一拍,但很快,她便垂下眼帘,直接无视他充满探询的眸子。

慕暖好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晚饭什么都没有吃,其实胃里也基本无物可吐,刚才那一瞬间,她觉得连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深吸了几口气,她撑着无力的身子站起来,打开旁边的水龙头洗脸、漱口……

再度睁开眼睛,一张放大的俊脸便出现在眼前,同时响起他毫无温度的声音,“你就这么讨厌我?”

慕暖一怔,竟有些茫然,但很快,她再度垂下眼帘,从毛巾架上取下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珠,转身往门口走去。

擦身而过的瞬间,她的手腕再次被一把抓住,他的掌心宽厚而炙.热,仿佛烙铁一般,直达她的心底,慕暖皱了皱眉,却只是把目光落在他们接触的双手上……

“回答我!”片刻的寂静后,漠向远再度开腔,犹如命令

慕暖却只是轻扯了一下嘴角,不屑地用余光瞥他一眼,冷声说道:“放手!”

“程慕暖,我说的话……难道你没有听到吗?”漠向远的手越发用力,双眼几乎喷火。

“哼……漠向远,真没看出来,你也会这么死缠烂打!”慕暖挣扎了一下,“我也说了,放开你的手!别让我再瞧不起你!”

他的眼底骤然变深,压抑地低吼,“你说什么?”

慕暖已经忍无可忍,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她笑了笑,“我说我瞧不起你!”

她的语气十分不屑,只是几个字,却如铁锤一般,沉重地砸在漠向远的心上,他不由地失神,慕暖则趁机推开他,快步走了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