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72章:程慕暖也会求人吗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72章程慕暖也会求人吗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度过了惊魂未定的一夜,她几乎没有合眼。

一大早房门便被推开,漠向远一身黑色的正装,沉着面色走了进来……

慕暖如临大敌,手腕被绑了整整一个晚上,痛处已经麻木,能够看到明显的青紫色勒痕。

“准备好了吗?”他睨着她,“可以走了吗?”

“不要……我不去!我哪里也不去!漠向远……你不可以这么残忍!”慕暖大喊。

“残忍?呵……真是笑话!程慕暖,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你知道的……我决定的事,没人能够更改。这个孩子……必须打掉!”

“为什么?你明知道……”

“住口,即使求我也没用!程慕暖,废话少说!”他一步走到她的面前,直接将她从被子里拉出来,拦腰抱在怀里走出了房间。

下了楼,他径自走进餐厅,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他把她放在椅子上,命令道:“把早餐吃了!我们就去医院。”

慕暖惨白着一张脸,双眼迸发着恨意,死死地瞪着他,“漠向远,你装什么假慈悲?我不会吃你准备的早餐!”

“理由?”漠向远质问。

慕暖扯了扯嘴角,“谁知道你安了什么心?”她下意识看了看眼前的早餐,“你一心想要打掉我的孩子,这不是最好的机会吗?”

漠向远猛地眉头收紧,眼中的阴霾一闪而逝,“程慕暖,你的确很聪明!只可惜……对付女人,我漠向远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我已经联系好了医院,你配合一点,不会太痛苦!否则……”

“哼!你不屑于哪种手段?你逼着自己的妻子,打掉自己的孩子,这种手段难道还不够卑鄙吗?”慕暖嘲讽地看着他,“你还想让别人说你高尚吗?真是笑话!漠向远,我再说一遍,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休想伤害这个孩子。”

漠向远脸色一暗,“是吗?那好啊,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究竟有没有和我对抗的本事。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把早餐吃下去。”

“休想!我一口都不会吃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慕暖的嘴角勾着笑意,一脸无惧。

漠向远的脸色更冷,“你确定?真的不吃?”

“没错!我不会吃!想吃……你请便!我是一口都不会吃的!”慕暖转过头,直接无视。

“再说一次,你确定?”

“对!漠向远,你不用废话了!你再问一百遍,我还是这个答案。”

“很好!”漠向远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你有两个选择,一,我用餐具喂你;二,我口对口地喂你!漠太太……请选择!”

慕暖呼吸一窒,“漠向远,你不要胡来。”

“胡来?我一向说话算话,你不是不知道!”他瞥了一眼餐上的早餐,“看来……即使我送到你嘴边,你也不会吃!程慕暖,别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我,我不会允许你拖延时间。”说完,他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牛奶,放下杯子的同时,一手扣着她的下巴,一手固定着她的身体,薄唇覆在她的唇上,将牛奶往她的嘴里灌。

“唔……”慕暖拼命地挣扎,她惊恐地睁大眼睛,她不知道那牛奶里面有什么,万一……她不敢深想,带着这样的质疑,她奋力抗挣,她唯一的信念就是不能让他得逞。

可是,她终究抵不过漠向远的力量,大手只在她的颔骨处轻轻一捏,她便因疼痛本能地张开嘴,他的舌头灵活有力,向里面一推,温热香醇的牛奶,带着属于他的一点点薄荷味,就那么轻易地灌进了她的嘴里……

“唔……咳咳……”慕暖挣扎,可牛奶还是顺着喉咙流了下去,她的挣扎,弄得脖子、下巴处尽是牛奶,而漠向远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他再又喝了一口,再次灌入,一连三次,直到慕暖被呛得脸色涨红,他才停下来,一双黑眸半眯,扯着嘴角问道:“怎么样?还要继续吗?”

“咳咳……咳……漠……漠向远,你……不是人……”慕暖剧烈地咳嗽着,尽管她用尽了力气,却还是抵不过他的强势,她紧张地看了一眼那杯牛奶,脸上一片惨白。

漠向远撇了撇嘴,“我说过,我不屑于用那种方法!可话又说回来,即使你再不情愿,刚刚也喝下去了,不管有没有问题,你都改变不了事实了!你知道的,我总有办法让你吃!”

“……”慕暖只觉得心里一阵悲怆,是啊,她能反抗他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刚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想要让她做的事,就不可能失手,更没有商量的余地,她还在祈求什么?这个连自己亲骨肉都会残杀的男人,他又怎么会对她有半点怜悯呢!

对于这份早餐,她没有拒绝的余地,也许,有一件事她该相信他,那就是他所说的不屑。

漠向远虽然残忍,但也霸道高傲,他的确不屑于对女人使出这些小动作,要杀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他一定会用更加残忍的方法,那才符合他的性格。

慕暖咬了咬牙,缓缓坐下,拿起餐具开始吃早餐,她直直地看着漠向远,甚至没有去擦一下嘴角残留的奶渍,她大口地吃着盘中的东西,眼中迸射着恨意,仿佛她吃下的不是早餐,而是每一口都在撕咬着自己的心。

放下餐具的同时,一只大手抓着她的手腕将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接着雪白的餐巾用力擦在她的嘴上,擦过她柔嫩的嘴唇,她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走吧!”他毫无感情地开口,拉着她就往外面走。

慕暖死死地拽着椅子,不肯松手,漠向远没有回头,露出若有似无的笑,一转身直接将她抱起来,“程慕暖,你觉得……这样的挣扎有意义吗?不想受苦就乖一点!”

*********************************

即使慕暖再怎么挣扎,她还是被带到了医院。

妇产科手术室里,医生和护士早就做好了准备,闻到那股刺鼻的药水味,她的神经顿时紧张起来,目光触及到那些冰冷的器械,她不由地攥紧了双手,小腹处也跟着传来一阵绞痛,她不可抑制地全身颤抖起来。

“不……不要……”她咬着嘴唇,牙齿深深地陷进唇瓣间,一股腥甜的味道从舌尖蔓延至整个口腔,苦涩的感觉却似直达心底。

“程慕暖,不要任性,你知道……这样的挣扎改变不了什么!”漠向远冷凝着她,双眸放射着危险的光。

慕暖摇头,“漠向远,不可以!你明知道,它是谁的孩子,不可以!”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试图说服我吗?你觉得……我会相信?”漠向远冷笑。

慕暖突然眼睛一热,一股酸楚涌上心头,那是一种身处绝望的感觉,她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没有一丁点的光明。他的脸在她面前渐渐变得模糊,她的声音也跟着颤抖,“漠向远……我求你……当我求求你……放过这个孩子!”

“求?”漠向远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讶异,“我没有听错吗?程慕暖也会求人吗?”

慕暖愣了一下,接着拼命点头,“是……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哦?凭什么?”漠向远挑着眉毛问道。

“我……”慕暖交叠的双手死死地护着小腹,漆黑的眸子好似浸了水的水晶,看着他良久,好似在下一个重要的决定,“愿意做任何事!只要你肯放过它!”

漠向远的眼神一紧,一抹令人难以捉摸的情绪从脸上闪过,但瞬间消失,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求我是吗?”

慕暖用力点头,“是!”

他嘴角的弧度加深,笑容灿烂,但下一秒却被另一种表情代表,好似残忍而嗜血的撒旦,“还愣着干什么?打掉她肚子里的孽种!”

“不要……”慕暖绝望地抓住漠向远的衣角,死死地不肯放手,她咬牙看着他,“漠向远,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他回过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该是我的……我自会承受!可别人欠我的……我同样要一寸一寸的讨回来!”说完,他抓住的手,手背青筋突起,用力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

纤细的指尖变得惨白,湿滑的汗液让她的手失去力道,一点点,在他的力道下滑脱……

当她的手终于从他的掌心分离时,慕暖觉得自己被抽走了最后一丝力气,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她的心好似坠到了深渊里,眼前一片黑暗,再也见不到一丁点光明。

两个护士将她拖到手术台上,她就像一副失去灵魂的吊线木偶,任由他们的摆布。

漠向远转身走到门口,拉开门的瞬间,他回过头,眉宇微微一蹙,再次转身的脸上一片冷然……

手术室的门在他身后缓缓关上,却在最后的一点缝隙中传出慕暖绝望的惨叫……

————————

……本章完结,下一章“究竟什么才是真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