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84章:永远回不来了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84章永远回不来了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是在第二天早上醒来的。

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入目一片洁白,空气里更是飘散着浓重的药水味。她下意识地皱了皱头,身体里的不适及陌生的环境提醒着她,让她不由得紧张起来。

她猛地转过身,看向身边……

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床边,从她的角度只看得到他的后脑和背影,但画面是那样的熟悉,她的心尖跟着一颤。

同样的场景,她似乎在不久前刚刚经历过,只是……这次与上次的结果完全不同。

她闭了下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发生的一幕,自己从黑暗的楼梯滚落,身体的疼痛以及从身体涌出的温热液体,都在提示着她一件事,可她没有勇气去确认。

她微微动弹一下,牵扯着手腕上的吊针,痛得她猛的倒吸了口气。

慕暖下意识地看向床边,却还是惊动了某个浅眠的人,他动了一下,接着便抬起头。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均是沉默,她从他的眼中读到一种遗憾和疼惜,那一瞬间,慕暖的心似被掏空了一般,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看到她的眼泪,漠向远不由地慌乱,“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很疼吗?我去叫医生……”

不等他站起来,胳膊却被扯住了,身边传来她低而苦涩的声音,“宝宝……宝宝是不是……”

“嘘……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他抬起手,轻轻地按住她的唇,“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乖乖闭上眼睛……”

慕暖摇头,眼泪越发流的凶,一滴冰凉的泪落在他的手上,冰的没有一丝温度,却烫到了漠向远的心里,他想抬起手,替她拭去脸上的泪,却在触碰的瞬间,心里一阵酸楚,安慰的话竟然哽在了喉中……

慕暖死死地抓住他的手,“漠向远,你告诉我,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已经……”

漠向远一把将她拥住怀中,打断了她的话,“暖暖,不要说!我们……都还年轻,宝宝……还有机会……”

他很想安慰她,可是,这样的说辞,连他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是啊,只要他们愿意,等她的身体调养好了,他们随时可以再要一个甚至几个宝宝,可是……意外失去的宝宝却是他们第一个孩子,他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慕暖,两人都对它充满了期待和欣喜,可到头来……却变成了一场空,这怎能不让人难过和心痛呢?

慕暖拼命摇头,眼泪纷纷落下,“就算有一百次机会,也是它了!它永远回不来了!”

“暖暖……”漠向远别过脸,忍不住伤感,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才好,此时此刻,所有的安慰都无济于事。

“为什么?为什么……”慕暖的泪水湿了他的肩头,“都怪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宝宝,它一定……一定在怪我!”

“不!”漠向远将她抱紧,“暖暖,对不起!如果我能够陪在你的身边,就不会发生这样事了,是……都是我不好!”

对漠向远来说,他的心痛不比慕暖少一分,昨晚慕暖发生意外的时候,他却和cathy在车子上难分难舍,如果他没有去见她,而是陪在慕暖的身边,悲剧就不会发生,宝宝也不会就这么没了!没有人能够知道,此时,他是多么的自责。

他无法想像,如果有一天,慕暖知道了这个真相,她会所何反应,只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吧!

“漠向远,那个时候你在哪里?为什么?为什么你来得那么迟?为什么?”慕暖有些无法抑制的失控,她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指尖深深地陷入他的手背,他却浑然不觉,只看得到她脸上伤心的泪水,以及近乎于崩溃的情绪。

他无言以对,能做的就是抱紧她,再抱紧她,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只能让她在自己怀里痛快的哭!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够宣泄她心中的压抑和痛苦。

不知道哭了多久,慕暖终于是累了!她本就身体虚弱,哪里经受得住这样一场悲伤,很快便再度昏昏欲睡。

漠向远仍然坐在病床前,大手包裹着她微凉的小手,目光一瞬不瞬地停留在她的脸上,看得有些失神。

她苍白的颊上还沾着未干的泪痕,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替她擦拭,动作极为轻柔,生怕会惊扰了她。

“暖暖,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对不起……”

千言万语,面对她的时候,他也只有这句话了!可即是如此,也换不回他们的宝宝。

衣兜里传来一阵轻轻的震动,漠向远一顿,忙小心地松开慕暖的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这才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

走廊里,他将电话接起,“是我!”

“总裁,我是杨宁!”

“你在哪里?”漠向远低声问道。

“我在医院门口,需要我上去吗?”杨宁问道。

漠向远回头往病房里看了一眼,“不用,还是我下去!”

他挂断电话,叮嘱护士代为照看慕暖,这才转身走进电梯。

医院大门口,漠向远下意识观望了一下四周,拉开门,坐进了杨宁的车里。

“查到了什么?”他看了杨宁一眼,直奔主题。

杨宁微微点头,“查到一些疑点,不过……不足证明什么。”

漠向远皱眉,“什么意思?”

杨宁略略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查了昨晚温泉会馆的监控录像,之前一切情况都正常,可是……偏偏夫人出事前后这段时间,却出现了异常,监控系统像是被人刻意破坏了,影像里没有夫人,也看不到其他人!从这一点来分析,夫人出事很可能不是一个意外,可如果是人为的,我们却没有任何证据。”

漠向远静静的听着,一言不发,直到杨宁说完,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既然是蓄谋的,又怎么可能会留着证据让我们查呢?那岂不是傻瓜一个吗?”

“总裁,冒昧地问一下……夫人的手机……在哪里?”杨宁突然发问。

“手机?”漠向远蹙了下眉,“在她的手袋里,我昨天晚上看到过。”

杨宁愣了一下,“那么……总裁,您能不能回去查一下,是否有一个只有短短30秒的通话记录?”

“30秒?”

“是的!确切的说……只有29秒!来之前,我特意找朋友通过技术手段查过夫人的手机通话,证实在她摔下楼梯前半个小时,她打了一通电话,可整个通话时间只有29秒。”杨宁顿了一下,“而可疑的是,这个号码现在已经注销成为空号,没有人使用。”

“哦?”漠向远目光深邃,他狐疑地看着他,“如果只是一个空号,那不可能接通,可既然接通了,必然号码是有主人的!现在变成了空号,很显然是事情发生过后被注销的,这就更加让人怀疑,慕暖出事……绝不单纯是意外。”

杨宁点头,“是的!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很想知道,夫人的手机里是不是也有这条通话记录,答案的肯定与否,决定着我们接下来的推测。”

漠向远眯着眼睛,长指一下下敲打着车门扶手,思考了片刻说道:“我不知道开机密码,也不可能去程慕暖!但我想……答案不疑有他,必然是不会有那条通话记录!”

“哦?”杨宁一惊,“总裁,你的意思是……”

他阴沉着脸,“我猜想,当时手机必然不在慕暖的手里,不然……她也不会从楼梯上摔下来。”余下的话,他没有说,他非常清楚慕暖对这个孩子的渴望,再说……她不是粗枝大叶的人,明知道楼梯那么暗,还摸黑下楼。唯一的可能就是手机不在身边,摸黑下楼只是出于无奈。

“……”

见杨宁还在蹙眉思考,漠向远又说道:“或者我们换一种思维推理,不管手机是用来照明,还是她当时没有用只是放在手袋里,发生意外的时候,她从楼梯滚下来,手机必然也会有磕碰,可事实是……她的手机完好无损,没有一丁点磕碰的痕迹,这不是很奇怪吗?”

杨宁一愣,“的确!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可是……如果当时手机不在夫人手里,后来又怎么到了医院?”

漠向远冷笑一声,“呵……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他停了一下,接着说道:“我赶到酒店的时候,恰好看到乔熠抱着慕暖出来,而那个时候,当我从他怀里接过慕暖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他手里的慕暖的手袋。他是后来赶来医院,才把手袋交还给我的!而我打开的时候,手机就已经在里面了!”

杨宁恍然大悟,“总裁,您的意思是……乔熠故意替萧新柔掩盖了真相?”

漠向远的目光瞬间变得冰冷,语气更是带着慑人的危险,“那种场合下,除了她,不可能有人会对程慕暖下那样的黑手!而且也只有她……介意慕暖怀了我的孩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恰恰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理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