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199章:不知天高地厚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199章不知天高地厚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句话引得众人一片吸气声。

萧正豪更是一脸震惊,“你说什么?你握有萧氏45%股权?”

漠向远不置可否地看着他,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

下一秒,萧正豪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漠向远,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怎么可能会有我萧氏45%的股权,你当我是小孩子吗?可以随便骗骗!”

漠向远却是不以为意,他勾了勾嘴角,“骗你?你觉得……我有那个美国时间吗?”

“你……什么意思?”萧正豪愣愣地看着他,只觉得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漠向远朝旁边伸了下手,杨宁便递上一个文件夹。

漠向远接过,朝萧正豪晃了晃,“看到了吗?这里面有至少三份股权转让书,均是我通过正常途径收购来的,萧先生,你要不要看看?”

“漠向远,你说什么?股权转让书?”萧正豪一副完全无法相信的表情。

“不错!”漠向远直接把文件扔了过去。

萧正豪并没有动,倒是萧新柔一把抢了过去,她打开文件夹,惊愕地看着白纸上的黑字,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手中文件也随之‘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她踉跄地后退了一步,嘴唇颤抖,“向……向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萧正豪看着妹妹的表情,他从地上拣起文件夹,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便用力摔在了桌子上,目光恶狠狠地转向对面的几位股东,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你们居然背叛我,背叛我父亲!”

几位股东面露不愉,居中间的一位长者沉着脸色开口,“正豪世侄,你这么说……可就有点过分了!这股份可是我们私有财产,我们想卖出,你无权干涉!更何况……并非我们愿意卖掉,要怪……只能怪你太没本事,把个好好的萧氏经营成如此模样,不仅掏空了公司,甚至还借了一大笔债,就是为了买下一个加工厂,试问……我们今后还怎么相信你?现在趁着漠总出的价格合理,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套现?我们比不得你,个个可都老了,需要养老钱!”

“你们……”萧正豪被堵得哑口无言,且听另一个股东说道:“是啊,萧总,这怪不得我们!你若是将萧氏经营的好,我们股东的利益日渐增长,我们又怎么会舍得卖掉股票呢?毕竟,这一卖了,虽说漠总开出的价钱很诱人,可毕竟不如源源不断赚钱要好!所以……这只能怪你没本事!”

“你……”萧正豪当着众人的面被羞辱,他顿时觉得失了脸面,不禁火大地说道:“你们……你们这些贪得无厌的老家伙,以前……还少从萧氏拿钱了吗?不管是我,还是我父亲,何曾亏待过你们?如今……你们却要这般落井下石!”

“哼,萧正豪,你别不知好歹,我们这样做……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一个老股东蹭地站了起来,“以前赚钱的确不假,可最近这段时间……你让我们也亏了不少!”

“我……”

“废话不用多说了,股份已经卖了,现在……我们也已经不是萧氏的人了,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们还是叫你一声正豪世侄,以后……做人做事多懂点世故,否则……你还会摔得更惨!”

几位股东相继站了起来,大家依次走到漠向远面前,一改对萧正豪的冷漠,变得热络而带着些许的恭敬,“漠总,我们就先走了,以后会议上再见!”

“什么……什么意思?”萧正豪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禁一愣。

几位股东没有说话,待他们走出去,漠向远微微一笑,“从现在开始,萧氏便要改姓漠了,当时收购股票的时候,我答应他们,以高于市值10%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中的萧氏股份,同时,还允诺他们,还会转赠他们每人2%的漠氏干股!萧正豪,你可知道……这2%市值多少?每年又会给他们带来多少利润吗?”漠向远微微一笑,“他们若是不卖,那才是真正的傻瓜呢!”

“你……漠向远……算你狠!”萧正豪恨恨地咬着牙,双拳紧紧地握起。

漠向远却不理会他,径自走到主位坐了下来,冲众人微微一笑,“各位……我想……不必做自我介绍了!今天过来……我也没什么事,就是为了跟大家见个面!以后……我们还有很多见面的机会,今天就这样吧!”

说完,他直接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又回过头,冲萧正豪说道:“萧老先生还在医院里吗?请转告一下,过两天……我会去看望他。”

“……”趁着萧正豪还在怔忡,漠向远已经走了出去。

而从始至终一直愣在当场的萧新柔猛地回过神,下一秒,便推开萧正豪追了出去。

她疯了似地从走廊这头向电梯口追去,终于在漠向远进电梯前的一秒钟拦住他,“漠……漠向远,我们谈谈!”

“萧小姐,对不起,总裁没有时间!”杨宁欲阻止她,却被她一把推开,目光死死地盯着漠向远,“就算你现在不谈,以后也要谈!漠向远……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你……终究要给我一个交待!”

“可是总裁他……”

不等杨宁说完,漠向远伸手阻止了他的话,他转过身,深深地打量了萧新柔一眼,最后说道:“好,我们换个地方。”

恰好,电梯.门在面前打开,漠向远一步迈了进去,而身后的萧新柔则略略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走进了电梯。

****************************

半个小时后,漠向远的车子停在了一家会所门口,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包房里,服务生沏好茶,出门的时候,细心地随手关上了房门。

漠向远端起桌上的茶杯,品了一口上好的冻顶乌龙,才徐徐开口,“你要谈什么?现在可以谈了!”

萧新柔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最终才慢慢开口,“为什么?漠向远,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对吗?我们……是站在同一联盟的!”

漠向远把玩着手中的杯子,好一会才扯开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你觉得……我们是同一联盟吗?”

萧新柔一愣,“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漠向远停顿了一下,“你误会了!”

“什么?误会?”

漠向远似乎并不打算避讳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其实就是,你们基于我,不过就是被利用的关系而已!”

萧新柔吸了口冷气,“你说什么?利用?我……怎么不懂你的意思!”

漠向远冷笑一声,“萧新柔,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一直以来……你不是都很聪明吗?怎么会听不懂我的话呢?岂不是可笑?”

萧新柔双手紧紧地攥着茶杯,尽管茶杯很热,但她却抑制不住地打着寒颤,牙齿咬着嘴唇,好一会儿才抖着出声,“也就是说……你……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利用我,从而……收购萧氏?”

漠向远微思了一下,薄唇勾着淡淡的笑,点头道:“你这么理解也可以!”

萧新柔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浑身颤抖的好似筛糠,“漠向远……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漠向远挑了挑眉,“你想知道?”

“当然!我当然要知道!”萧新柔紧紧地盯着他看,“难道说……你之前对我的感情都是假的?”

漠向远皱了皱眉,忽地就笑了,“萧新柔,事到如今……你总不会认为我是真的爱你吧?”

“……”萧新柔只觉得仿佛被锤子狠狠地砸过,那种难以形容的茫然,迅速传来一阵疼痛,击中了她的心,并蔓延至全身,她只怕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才会听到这样的一番措辞,最关键的是,她没办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一直以来,他是那么疼她,他们在一起也是那么的合谐,她怎么能相信,他并不是爱她,而仅仅只是在利用她呢?

除了不能相信,她更加无法承受,对于她来说,从见到他的第一眼便心心念念地爱上了他,她最大的愿望便是成为他的女人,能够永远陪伴在他的身边。当得知他爱上自己的好朋友时,她痛苦的难以形容,可即使那样,她也不曾放弃,他基于她,是不可能再遇见的类型,她觉得,除了漠向远,没有人能够配得上她,而她除了他,也不会爱上其他的男人!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没有想到,他真的给了她机会,即使只能偷偷摸摸做着他背后的女人,可她却心甘情愿。

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即使如此,他对她也不曾存有半点爱,她主动贴上去,而他愿意接纳的唯一理由是为了得到萧氏的产业。她基于他,这是唯一的作用。

“怎么?很不能接受吗?”漠向远冷笑。

“你……”萧新柔良久才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你明明告诉我的,要我帮你报复程氏,难道……这个也是假的吗?”

漠向远沉默了一下,“这个……倒是真话!萧新柔,其实……我跟你说的话,也并完全都是谎言!只不过……真的少,假的多而已!”

萧新柔紧攥着双手,十指指尖深深地陷入掌心,她咬着牙又问:“那么……现在又是怎么回事?程家的仇还未报,你怎么就……”

不等她说完,漠向远就笑了出来,“不错!原本……萧家还可以再风光一阵,我原本的计划就是齐氏、程氏,最后才是萧氏。只可惜……萧大小姐,你太心急,也太自信了!自信到……觉得自己在我漠向远的心里比我未出世的孩子还要重要,所以……我只能做点让你认清自己的事情!”

萧新柔狠狠地吸气,“你……你是说……程慕暖肚子里那个孩子……”话说了一半,她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妥,忙话峰一转,“不……不……向远,你误会了!真的误会了!不是我……不是……”

她的眼中有着一闪而逝的犹豫,“其实是……”

“够了,萧新柔,你还想否认吗?”漠向远笑得迷人却残忍,他深幽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以为……你抹掉了所有的罪证是不是?你以为……你可以做得人不知,鬼不觉是不是?”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锐利的眸子仿佛要将她洞穿一般,接着说道:“只可惜,你千算万算,漏算一招,你删除了慕暖手机的通话记录,却删不掉电话记录,只要我有心,就能够轻易从移动公司查到那条通话记录,而你最大的本事并不是你有多聪明,而是多了乔熠这个帮手!如果不是他从你手里要来手机,偷偷塞到慕暖的手袋里,你觉得……你该如何收场?还靠着你那虚伪可笑的演技吗?”

“不……不是……是C……”

“不要试图解释什么,我知道……你不会承认的!”漠向远的脸上依旧噙着淡淡的笑,那笑意却未有一丝达到眼底,他的表情看起来冰冷慑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扔在了她的面前,“萧新柔,请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你又想窥探什么?”

萧新柔难以置信地看着扔在眼前的东西,她觉得心脏几乎跳到嗓子眼,她的手抓着桌沿,手心里不断冒出冷汗。

“这……这是什么?”她刻意让自己冷静下来。

“呵呵……我就知道……你还是这副无辜的样子!”漠向远渐渐收起脸上的笑,“你以为我知道,你借机和慕暖套近乎,只是为了取得她的信任,进而想方设法进了我们的家,最后还堂而皇之地去了我们的卧室。你故意制造机会支走慕暖,便将这个微型的摄像头安在角落里,以便随时窥探我们!”他稍稍顿了一下,再开口的声音冰冷如霜,“萧新柔,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

……本章完结,下一章“没有人可以挑衅我的底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