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02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02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意见?”漠向远皱了下眉,很快笑起来,“不,你误会了!我说过……这件事……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商业竞争,不牵涉任何其他的东西。”

慕暖却是颇为怀疑,“向远,真的是这样吗?”

“不然呢?他挑眉,“你觉得我会为了什么?”

慕暖摇摇头,“我也说不好,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

漠向远呵呵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你啊,确实想的太多了!有时候……娶个太聪明的老婆也很麻烦!”

“……”慕暖不满地看他,“听你的意思……你是很不满了?想退货吗?”

漠向远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退货?你还真说得出来,就算你想退,我也不愿意退!你是我老婆,从我这里退了,你想跑去哪里?”

“……”慕暖张了张嘴,无言以对,只能狠狠白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晚餐的气氛是愉悦的,这种美好的感觉一直延续到回到家里。

他亲自给她放了洗澡水,还在她进了浴室的时候,厚着脸皮想要挤进去,幸好慕暖反应快,且态度坚持,最终他没有得逞,只能看着慕暖锁上门,而独自一个人在门口发牢.骚。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而这个时候,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踌躇了一秒钟,打开门,去了书房。

刚刚接起,那边便传来低柔好听的声音,“向远,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在那里碰到你们!我只是去那里见一个客户……”

漠向远停滞了片刻,“我知道!你不必自责,我自然相信你所说的!”

“嗯!谢谢你!”电话那头似松了口气。

“好了,很晚了,没什么事……早点睡!”他淡淡地说着,便准备挂掉电话。

“呃……向远,有件事……我想问你!”对方却抢在他挂电话之前说道。

“什么事?”

“新柔……呃……我是说萧家,是你做的吗?”

这个问题,漠向远并不意外,“怎么,有什么问题?”

“不是的,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跟你有关?”那头明显有些犹豫,“如果我问了不该问的,那你就当没听到好了,不用回答的!”

漠向远却停滞了一下,“是不是……连你也怀疑我这次收购的动机?”

“也?”对方显然非常关注他的字眼,小声说道:“除了我……还有谁?”

“……”

不等漠向远回答,那边已自问自答,“是程慕暖对吗?她在怀疑你?”

漠向远突然有一种心烦意乱的感觉,他皱眉,“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个问题?不过是一场正常的商业收购,为什么你们会想的那么多?你们是不是都太敏感了!”

“向远,你别生气!我也只是……猜测!毕竟你的根基不在这边,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报复,先是齐氏,再是程氏!可是……萧氏……让我有些意外!因此……我会多想一些!”

漠向远觉得自己最后的耐性亦快要磨光了,几乎是隐忍着开口,“好了,我只能说……你想的太多了!虽说我的根基不在这里,可‘梵奇’需要壮大!而吞并了萧氏,对‘梵奇’则是最好的发展!至于其他的,你还是不要操心!”

“向远,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没有!”漠向远再度开口的语气温和了许多,“好了,已经很晚了!我只是不希望你对这些事操.心分神,乖,我们不谈这个好吗?”

“对不起,向远!是我不好,总提起让你不高兴的话题!我向你道歉!”

“没有!最近……忙着收购萧氏,我的确很累,你……不要介意!”漠向远下意识地解释。

“没关系的!我懂,我都懂!其实……是我太不懂事了!以后……不会了!”

“……”

不等漠向远开口,她便接着说道:“我相信……这件事很快就有结果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回美国了!”

“……”

她似乎是知道漠向远不会说话,顿了顿又跟了一句,“向远,你说……对吗?”

漠向远深吸了口气,“好了!早点休息吧!”

“嗯!晚安!”话音未落,听筒传来‘啵’的一声,是一个轻轻的吻。

*******************************

漠向远再度回到房间的时候,慕暖已经洗完澡出来了。

“去哪儿了?有事?”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

“没什么!一点公事!”他淡淡地敷衍过去,走上前,从她手中接过毛巾,帮她擦起头发。

“我自己可以,你去洗澡吧!”慕暖轻轻推了他一下。

“呵呵……怎么,急着催我洗澡,是不是怕在床.上等急了?”他靠近她,故意低笑道。

“你……胡说什么!我只是看你也累了!”慕暖涨红着脸懊恼地开口。

“是吗?”漠向远冲她眨眨眼睛,“可是……我比较喜欢听那句!要不……你说一次让我听听!”

“漠向远!”慕暖的脸差点滴出血,她瞪着他,心里腹诽,却被漠向远勾着下巴,一张俊脸更近地靠近她,“该不是在心里骂我吧?”

“哼,没正经!”慕暖笑骂道。

“呵呵……还好,不是骂**!”漠向远笑的得意。

“哎呀,别闹了!你快去洗澡!”慕暖一把从他手中抢过毛巾,三两下将他推进浴室,故意夸张地说:“臭死了,不洗干净,不许上.床!”

漠向远心情大好,大手撑在浴室的门上,一脸坏笑,“老婆,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你……”慕暖气结,“你到底要不要去洗?不然……我不理你了!”

“呵呵……洗,当然洗!老婆不理我,这可是大事!”他最后冲她眨眨眼睛,闪身进了浴室。

慕暖则看着他的背影,嘴角不禁勾了起来,心里亦是一片温暖。

漠向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慕暖已经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处于半睡半醒之间了,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居高低头凝视着她,她的睡颜安静而美丽,看着她,他的一颗心似乎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掀开被子,轻轻地躺在她身边,而她亦似有感知一般,下意识便依偎过去,他顺势将她抱进怀里,闻着她淡淡的发香,他不知觉地微笑起来,这种安详与宁静让他觉得前所未有的贪恋。

******************************

两天后,医院高级病房区。

漠向远推开其中一间病房,不请自进地走了进去。

他缓步走到床前,而床上的人也因这突然而至的客人而愣了一下。

“是你……”萧鹏飞原本是靠在略微摇起的床上,开口的瞬间下意识坐直了些许。

“呵……萧董……啊……不,现在……只能称呼你为萧老先生了!”漠向远眯着眼睛,笑得甚是得意。

萧鹏飞沉着脸,低声开口,“漠贤侄,这是为何?我萧家……与你远无冤,近无仇,你为何要这样针对我们?”他打量着他,目光对峙的刹那仿佛是一种较量,“不要跟老夫说什么……这是普通的商业竞争,你敷衍得了正豪,敷衍不了我!我希望……你能够跟我说实话!”

漠向远挑挑眉,“萧老先生,有人跟我说……你的抗打击能力非常强,起初……我还不相信,如今看起来,确实如此!萧氏已经易手他人,你居然还能保持这样的冷静,真是难得!”

萧鹏飞冷笑一声,“怎么,你想看到老夫气急攻心,一命呜呼吗?呵呵,漠贤侄,真是抱歉,我让你失望了!”

“哪里……好在,有人给我打了预防针,所以……我自然心里有数!”漠向远笑着说。

萧鹏飞似乎是感知到什么,他盯着他,好一会儿才说:“你口中的有人……怕大有来头吧?说说吧,那个人……跟老夫有什么恩怨?”

漠向远撇了撇嘴,“不亏是曾纵横商界,杀伐决断的商界苍鹰,果然……敏锐度不减当年!”

萧鹏飞浑身一震,颇有些惊愕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呢喃出声,“你……你究竟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外号?”他的目光有一瞬间的慌乱,紧接着摇头,“不……不可能!以你的年纪,绝不可能知道!在你背后……究竟还有什么人?”

漠向远不置可否,“不错!吞并萧氏的确与我无关!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至于是谁,萧老先生,你要不要好好回忆一下……这辈子,都做过什么缺德事呢?”

“……”萧鹏飞再次浑身一颤,目光亦变得惊惧。

漠向远此时已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递了过去,“这里有一封信,正是你的故人写给你的!相信……你看过之后自然就明白了。”

萧鹏飞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颤抖着打开那张薄薄的纸,只是轻扫了一下最后的署名,便全身僵硬,信纸从手中飘落……

——

……本章完结,下一章“定会让你如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