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07章:疼惜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07章疼惜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正豪从地上爬起来,抬手狠狠擦了下脸上的血渍,“漠向远……我跟你势不两立!”

“是吗?”漠向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可是在这之前,我会先让你满地找牙。”

话音未落,漠向远举起拳头,用力掼在萧正豪的脸上,他一个身形不稳,向后退了几步,摔倒在地上,而漠向远却并不打算放过他,紧跟着又补上一脚,生生踹在他的胸口上,并将他踩在脚底下……

“萧正豪,你应该庆幸,如果此刻我手里有一把枪,你的脑袋早就开花了!”漠向远瞪着他,恶狠狠地说道。

“呵……因为动了你的女人?”萧正豪冷笑,再次擦了擦脸,说话的声音因为嘴角开裂而含糊不清,“漠向远……不要在我的面前装高尚,别忘了……”

“住口,如果你不想死的更惨,如果你不想彻底变成乞丐,那么……就闭上你的嘴!”漠向远只用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他的目光中是满满的警告。

“你这是在威胁我!”萧正豪颇有些轻蔑地说道。

漠向远忽地勾唇一笑,“呵……你也可以不受威胁!不过……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萧鹏飞和萧新柔死得天衣无缝,不会引起任何怀疑,如果你想体验一下,我倒是不介意!”

“漠向远……你……”萧正豪顿时瞪大眼睛,迸射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

漠向远挑了挑眉,“有什么问题?”

“漠向远,你够狠!”萧正豪的双眼血红,呼吸粗重起来。

“是吗?”他淡淡一笑,“我也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你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萧正豪沉着脸,完全没有了对慕暖时的嚣张气焰,漠向远的一袭话,好似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斩断了他所有的脾气,他只能蔫头耷脑地低下头,不再言语。

漠向远又凑近一分,阴鸷地脸上透着一股杀气,“记住,这是最后一次,我说过,程慕暖……绝不是你能够碰的,安分守己一点,这样……才对你有好处!”

说完,漠向远用力将他推到一边,刚想转身,就听萧正豪在身后说道:“等一下,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

漠向远回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什么问题?我倒是愿意满足你的好奇心。”

萧正豪沉默了几秒钟才又开口,“这里……地角偏僻,远离市区,别说是这么荒凉的地方,就算是闹市区,想找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他顿了一下,“你……究竟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漠向远挑挑眉,“你很想知道?”

萧正豪用力点点头。

“呵呵……很简单!自从收购了萧氏以后,我就开始处处提防你,为了保证暖暖的安全,我在她的每双鞋子里安了定位追踪器!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时刻掌握她所在的位置,也便能够保护她!”

萧正豪愣了一下,“鞋子?呵……鞋子?为什么不是包,不是其他,而是鞋子呢?”

“包是最不可靠的!”漠向远扯了扯嘴角,溢出一丝森严的寒意,“如果我放在她的包里,或者电话里,就像今天这种情况,包被萧新柔拿走,那岂不是让你得逞了?而放在鞋子里,可保万无一失!”

“你……”萧正豪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会儿才自嘲地笑了笑,“原来如此!你对她……竟然已用心到这种程度!漠向远……原来……你也有心!”

“……”萧正豪的话让漠向远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此刻,他没有过多的时间与他纠缠,最后,他看了他一眼,便转身走回到慕暖的身边。

此时,慕暖已颤抖的仿佛筛糠一般,一双目光近似于呆滞,漠向远只觉得心里一痛,一把打横将她抱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

走出门的瞬间,原本站在门口的一众保镖立刻将脸转向一边,避免面对这尴尬的场面。

他直接抱着她上了那辆劳斯莱斯的后座,却并没有放下她,而是一直抱在怀里,紧紧地抱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安心!

车厢里的气氛很低沉,所有的手下大气不敢喘一下,司机也把车子开得很快。

没多久,便回到别墅。

漠向远从车子里将慕暖抱了起来,他没说一句话,直接抱着她进屋,然后上楼。

一回到房间,他就把她抱进了浴室,“乖,在这里等一下!我给你放水洗澡!”

伴着哗哗的水声,硕大的浴缸片刻的功夫便被注满,他转身想去扯掉慕暖身上的外套,她却死死地抓着衣服不肯松手,双眼更是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一双大大的眸子注满水雾,看起来就是受惊的小鹿。

漠向远心里再次一痛,他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嗓音微颤,“对不起,暖暖,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对不起!”

慕暖孱弱的身躯被他抱在怀里,整个人止不住地发抖,他的怀抱温暖而厚实,他贴着她的耳边,不停地柔声安慰着,一点点抚慰她那颗破碎而恐惧的心。

“暖暖,乖,不怕!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已经回家了!”他轻柔地摸着她的头发,“他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发生!所以,不用担心!”

“……”

安慰了好一会儿,他才再次试着去脱她的衣服,“乖,我们洗一下,然后好好睡一觉好吗?”

她紧攥的十指突显着苍白的色泽,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他的温声软语下,她渐渐放松了紧张,手上的动作也一点点地松驰开来!

他终于从她的手中将衣服拉扯出来,然后温柔地替她脱掉衣服,只是,刚想抱她的时候,却传来她隐忍的低呼。

他一惊,立刻低头查看,这才发现,她的背部,大腿以及脚掌,全部都有擦伤,甚至还扎着几块玻璃碎片,这显然是刚才挣扎时所留下的,看到这些,他的脑海里几乎可以浮现出当时的画面,有那么一瞬间,他只想把萧正豪碎碎尸万段!

“暖暖……”他只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便哽咽着无法继续下去。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萧正豪的杰作,那么他就是那个推波助澜的人!他其实是一个间接的凶手!

“暖暖,是不是很疼?”他看着她,眼中满是疼惜,“你忍着点,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不然……会发炎的!”

他强忍着心中的酸楚,转身走出浴室,一会儿就拿着急救箱去而复返。

他先是用镊子一点点清理掉她伤口上的玻璃碎片和脏东西,尽管动作再轻,可慕暖还是不住地收紧眉头,她的双手死死地握着,手背泛起惨淡的青白,可以想像出她此刻有多痛。

“乖,忍着点,这些脏东西必须清出来,不然就糟了!”他尽量不去看她,否则……他会心疼她,而下不去手的。

半小时过去了,清醒工作终于做完,他又拿出双氧水给伤口消毒,当药水碰到伤口的一瞬间,那种难以形容的刺痛,好似千万根针同时从四面八方袭来,尽管慕暖死死地咬着嘴唇,却还是难以抑制地惊呼出声……

“暖暖,我知道很痛!你要忍住,一定要忍着……很快就好!”他亦是不忍心,却只能不停地安慰她。

这个煎熬的过程似乎度秒如年,等到终于结束的时候,慕暖已经疼得身上出了一层汗,在灯光下,雪.白的皮肤泛着莹亮的点点,她的唇瓣已被她咬得破烂不堪。

漠向远替她做了防水包扎,这才将她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乖,这些地方不能碰水,我来帮你洗!”他不是争取她的意见,而是十分确定的语气,接着便动手为她清洗起来。

整个过程他都十分温柔小心,避开她那些细小的伤口,时刻照顾着她的感觉,没有让她产生一丝一毫不适的感觉。

洗完澡,他用大浴巾将她轻轻包了起来,然后抱回到房间里。

他为她把头发擦至半干,又用吹风机吹干,所有的动作都小心翼翼。

而慕暖早已经精疲力竭,为了阻止萧正豪的侵犯,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漠向远冲了进来,她根本就再也没办法。

而看到他出现的一刻,她全身就紧绷的神经仿佛一下子松开了,身上所有的意识仿佛被抽干一样,加之此刻他柔声软语,一颗惊魂未定的心终于有了着落,她还哪剩一丁点力气。

就这样被他抱在怀里,她觉得强大的倦意不断地袭向她,慕暖也试图想要让自己清醒起来,因为……心里还有一些疑问,她想要亲口问问他。

无论萧正豪说了什么,如果不是亲口听到漠向远回答,她便宁愿选择不相信!

可是,终因体力不支,慕暖歪了歪脑袋,靠在漠向远的怀里睡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条新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