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12章:黑衣女子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12章黑衣女子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呵呵,漠太太,你不要激动!”萧正豪走上前几步,“我只是……想把转交一份令妹的遗物,你们……不是好朋友吗?这东西……应该跟漠总有关!”

“什么?你……什么意思?”慕暖问道。

萧正豪朝身后一挥,那保镖便不再有一刻敢耽误,立刻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慕暖与他保持着适度的安全距离,他向前一步,她就会向后退一步,时刻注意着他。

“萧正豪,你到底要说什么?”慕暖厉声喝斥。

“呵呵……想知道吗?”萧正豪露出一丝邪恶而阴鸷的笑,“这样的距离怎么能说呢?”话音未落,他几乎是一个箭步入了过去,不等慕暖反应过来,就将她死死地抵在了一边的墙上,他整个高大的身躯覆了下来,将她完全笼罩,一张脸在她的面前放大,那表情夹杂着一丝狰狞。

“萧正豪,你干什么?放开我!”慕暖挣扎,感觉到他的气息,此前存在记忆深处的那根神经立刻紧绷起来,恐惧感立刻袭满全身,她甚至开始颤抖,那一晚可怕的画面让她不堪回首。

“放开?呵……你自己送上了门,你说……我还会放开你吗?”萧正豪咬牙说道。

“萧正豪,我劝你……最后别白用功!别忘了,保镖就在门口,而向远和你的父亲也就在隔壁,如果你不想丢尽脸面,就试试吧!我一定会大喊的!”慕暖双手死死地攥着,尖尖的十指陷入掌心,她强抑着身体的颤抖和精神的恐惧,强迫自己镇定地说道。

“……”萧正豪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一手搂着她的腰,一双复杂的眸子盯着她,不肯就此放手。

“萧正豪,你真是恶心透顶!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了?”慕暖鄙夷地冷笑道:“这可是你妹妹的葬礼,难道……你已经无耻到了这种地步?你甚至不懂得尊重一下逝去的人吗?”

萧正豪愣了一下,但马上说道:“哼……你不许提新柔,如果不是你……她不会死!出了这种事……完全是因为你的关系!因为你的存在,漠向远才会抛弃她,以至于让她跑到他们以前幽会的地方去买醉,最后下山的时候出了意外!程慕暖,你何必那么固执?如果你聪明一点,如果你跟的人是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你说……我再看到你的时候,会不会这么轻易放地穸?”

“住口!”慕暖急促地打断他,“你不要胡说八道!萧正豪,无论如何……我不会相信你!你不要再诬蔑向远!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萧新柔的死更加与我们无关!”

“是吗?”萧正豪苦笑,“你怎么就这么相信他?你总不会认为……他娶你是为了爱吧?”

“……”慕暖一顿,但很快说道:“那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似乎与你没有半点关系!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现在……把你的脏手拿开!不然……我立刻喊人!”

“是吗?好啊……那你就喊吧!”萧正豪被激怒了,他一把抱起慕暖,作势便要强吻,却被早有防备的慕暖一推,双手死死地抵在他的胸口上,紧接着就喊了出来,“救命……滚开……”

话音未落,房门一下子被推开,有人冲了进来……

看到眼前的一幕,保镖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进还是退!

“出去!”萧正豪大吼。

“萧……萧先生……”

趁着这个机会,慕暖拼尽全力,一把推开他,下一秒,便飞快地闪躲开,也正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漠向远大步走了进来,后面亦跟着轮椅上的萧鹏飞。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一看到萧正豪,漠向远立刻紧张起来,他一个箭步走到慕暖身边,“暖暖,怎么了?”

慕暖抬起头,看了萧正豪一眼,终于还是摇摇头,“没什么!我很好!”

漠向远则转过脸看着萧正豪,“你为什么在这里?据我所知,你应该在前面的灵堂吧!为什么……你总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呢?你就不怕……给自己制造麻烦吗?”

“……”萧正豪愣了一下,他当然听得出漠向远话里的深意,他有些尴尬地看了身后的萧鹏飞一眼,而后者自然也猜到大概发生了什么事!

萧鹏飞不满地沉下脸,狠狠瞪他,却还是极为克制地说道:“还不去前面守着?有人来祭奠,前面居然连个家人都没有,多失礼!”

萧正豪立刻匆匆点头,“是……父亲!”说完,他微微整理了一下略微皱起的衣服,又看了慕暖一眼,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慕暖本能地松了口气,却并没有表露出半分,却听到萧鹏飞说道:“漠太太,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慕暖下意识地摇摇头,却听他再说道:“漠总,那件事……就拜托你了!你和漠太太在这里休息一下,老夫……也去前厅了!”

漠向远点点头,“请便!”

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休息室只剩下夫妻二人,漠向远便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沉声问道:“怎么回事?萧正豪是不是又来骚.扰你了?”

“……”慕暖抿了抿嘴唇,却不知道要怎么说!

漠向远却没有再追问,几乎是立刻紧锁着眉头,“该死!看来……他是活腻味了!”

“向远,不要!”慕暖摇摇头,“其实……今天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坚持一定要来,就不会碰到他!我在明知道的情况下还这么任性,对不起!”

“至于以后……应该不会有什么机会再见面的!所以……我们就不要理会就好了!我不想……让你因为这个人而惹麻烦!不值得!”

“暖暖……”漠向远收紧掌心的力道,“可是你知道吗?我看不得你受委屈!我怕……我真的很怕!如果不能把你保护好,我连自己都不会原谅的!”

“不会的!”慕暖摇摇头,“你现在……已经快把我当成三岁的小朋友了!还没有保护好啊!”

“……”漠向远愣了一下,“怎么,你这是在对我抗议吗?”他突然勾着嘴唇微微一笑。

“呃……不……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意思!”慕暖知道他在逗她,是为了让她尽量放松心情,因为他知道,自己看到萧正豪后,必然精神会变得十分紧张。

“是吗?”

“当然!”慕暖用力点头,但马上话题一转,“对了,萧鹏飞……找你什么事?”可刚问完,她就后悔了,既然萧鹏飞不愿意当着她的面谈,显然这件事是想避开她,自己这么直截了当地问漠向远,似乎有些不妥,于是,马上语气一转,“呃……对不起,也许……我不该问的!向远,没关系的,如果不方便回答,你就不要理会!就当……我没有说!”

漠向远笑笑,“你干嘛这么紧张?”他轻轻地拥住她,尽管萧正豪已经离开了,但他仍然可以感觉到来自她身上的颤抖!这个时候,他温暖的怀抱是她最好的港湾,这一刻,他似乎比任何人都了解她!

他的脸色再度阴沉起来,心里有一股子冲动,甚至想把萧正豪就此撕成碎片!

不过,他没有在她面前表露出半分,而是温柔地说道:“我们是夫妻,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保密那是萧老头的事,我又没什么好向你保密的!”

“……”慕暖没有开口,却听漠向远说道:“萧鹏飞拜托我查一下萧新柔的死因,他怀疑……不是单纯的交通事故!”

“什么?”慕暖微微吸气,“他怀疑什么?难道……”

漠向远摇头,“这个目前不好说!不过……按照他所说的,我倒觉得有一定道理!父母通常都是了解自己儿女的,他说……萧新柔一向处事谨慎,绝不可能做这种酒后开车的事情,所以……分析可能是被谋杀!”

慕暖倒吸了口冷气,“谋杀?怎么会这样?”

漠向远摇头,“现在一切都不得而知!不过……我已经答应他了,愿意尽我所能帮他这个忙!不管怎么说……即使只是为了寻求一个真正的答案呢!”

慕暖想了一下,“向远,你做的是对的!如果真的……真的是……那一定要查清楚,不能就这样让凶手逍遥法外!”

“我会的!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漠向远伸出手,轻轻抚着她的脸孔,“出来这么久,累了吧?我们该回去了!”

“嗯!”

两人走出休息室,准备离开,刚走到大厅,就看到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脚步有些虚浮,神色也有些恍惚,她几乎是蹒跚着走到萧新柔的遗像前,下一秒就泪如雨下……

“新柔,我来晚了!怎么会……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在你身上发生?”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们送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