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16章:矛盾与挣扎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16章矛盾与挣扎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忘不了,乔熠最后对她所说的那句话,有夫之妇……她爱的人根本不可能给她未来……

不知怎么的,听到她的耳朵里,她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寒意,可是,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本来……她是想去安慰一下乔熠,却不料,倒让自己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焦虑当中。以至于她回到车上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恍惚,漠向远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

“怎么了?那个姓乔的跟你说了什么?”漠向远顾不得开车,大手一把抓住她的手,高大的身影从驾驶座一侧笼罩过来,熟悉的气息瞬间将她包.围。

“……”慕暖抬起头,眼神有些茫然,好一会儿才摇摇头,“没……没什么!只是……他很伤心!”说着,她叹了一口气。

漠向远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那漆黑的眸子仿佛藏着一种魔力,下一秒,他勾起她的下颔,让她与自己对视,沉声开口,“真的吗?真的只是这样?”

“……”慕暖没有说话,只是垂了下眼帘。

他便继续说道:“可我觉得……你很不开心,甚至……是有心事!告诉我,他究竟说了什么!”

“没有……真的没有!”慕暖皱了下眉头,“我累了!快点开车吧!”

“……”漠向远还想说什么,却被慕暖堵了回去,他顿了一下,没有再坚持,放开她的手,转而将车子启动了起来。

车子开得很快,一路上,两人没有再开口说话,车厢里寂静无声,一个小时的路程,他却只用五十分钟,而停下车子的同时,慕暖并没有等他开门,而是直接推门下车,走进了别墅。

漠向远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很快也开门下车,大步追了上去。

慕暖刚走到楼梯口,便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强劲的风,接着胳膊便被铁钳般的大手紧紧地攥住了,“怎么了?你在生气?”

慕暖心里一紧,立刻否认,“我没有!”

“你撒谎,明明就有!”漠向远却是抓着她不肯放手,用力将她扯进自己怀里,双手扣着她的肩膀,迫使她抬起头看着自己,语气有些低沉地说道。

他灼灼的视线让她有些心跳加快,这种感觉让她越发的不舒服,随有些不耐烦地推开他的手,“你做什么?我说过了,我没事!只不过……我觉得很累,想休息!”

漠向远却是不依不饶,再次扣着她的下颌,十分确定地说道:“你见那个姓乔的之前,不是这样的!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慕暖有些不耐烦,“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他和我说了什么呢?难道……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拜托你,我现在心里很乱,我需要休息,更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说完,她用力挣脱他,转身往楼上走去。

“暖暖……”漠向远没有继续追,但看着自己空落落的双手,他竟有一种非常无助与失控的感觉,下意识地对着她的背影叫了她的名字。

慕暖却是头也不回,“别打扰我,我只想一个呆着!”说完,她加快脚步上了楼。

一回到房间,慕暖就关上了房门,并上了锁。

此时此刻,她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她只想自己去想明白一些事情。

把自己泡进注满热水的浴缸里,她的思绪凌乱不堪,此前,她没有忘记,当时萧正豪在那间废旧工厂里对自己所说的话,她承认,当时自己是那么震惊,因此她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萧新柔能够跟漠向远扯在一起,总觉得,最初他们甚至是不认识的陌生人,即使后来相识,两人见面,尤其是漠向远,对萧新柔的态度根本就是不冷不热的。这样的两个人,又怎么会有关系呢!

可是,就在刚刚,她听了乔熠的话后,她的心好似一下子跌进了冰窟里,不知怎么的,她一下子就把二人再度联系到一起,回想起萧正豪说的话,再想到萧新柔此前对自己所做的种种,她越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但即使是这样,她仍然不愿意相信,她宁肯自己只是多疑,宁肯是自己的心眼太小,可还是没办法平复自己那颗焦虑的心。

在浴室泡到水都冷了,她才颤抖着从里面出来,裹着浴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她呆呆地坐在浴凳上,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暖暖,你在里面吗?怎么洗了这么久?暖暖……”

慕暖皱了下眉头,却并没有回应,而下一秒,门便被人从外面打开,漠向远一个箭步冲了进来。

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吸了口气,走上前的同时,他伸手去拉她的手,当碰到她冰凉的小手时,他顿时低咒了一声,“该死,怎么这么凉?你干什么了?”

他担忧地看着她,慕暖却没有反应,他再也顾不得多问,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转身走出浴室。

他将她塞进被子里,又转身拿了吹风机帮她吹头发,直到吹干头发,她的身体也没有都暖过来,他只好脱了鞋子,掀开被子尚了床,一把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借助自己的体温给她温暖!

“暖暖,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就不能告诉我吗?”漠向远替她理着柔顺的发丝,一边梳理,一边问道。

慕暖却仍然一个字也不说,只是闭上眼睛,沉默应对。

他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但却知道,一定与乔熠有关,而且……话题的中心必然与自己有关,这就越发让他担忧起来。

只是,他始终只字不说,他也不能继续逼她,只好微微叹了口气,“好吧,你累了就先睡吧!等睡醒了……我们再谈!”

慕暖是真的累了,尽管心里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猜测,甚至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恐惧,但是,她真的是精疲力竭了,只想靠着一个温暖的怀抱,好好地睡上一觉。

他凝视着她的脸,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有些憔悴,长睫卷翘,粉唇微抿,眉宇处却是淡淡地蹙着,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修长的手指从她的眉峰间掠过,仿佛想抚平那里的褶皱,可是,他又不敢动作太大,只怕会一不小心就吵醒她。

指尖只能停留在她的眉心,缓缓地摩挲着,只能借助这样的动作,来减缓她心里的些许忧虑。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在梦里还会忧愁,但是,此刻,他的心却有些说不出的惴惴不安。至于是什么,他也无法言明。

慕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萧新柔一身白衣,一直在对着她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笑,在她觉得充满了诡异,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在心里蔓延,她不安地低喃起来,又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可一切都是空空的。

惊慌之间,她拼尽全力喊出了声,而下一秒,就觉得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暖暖……暖暖……你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噩梦?”

漠向远一直将她抱在怀里,本来一直熟睡的她,突然变得不安起来,还不断地呓语,他立刻判断她做了噩梦,于是,便拍着她的脸颊将她叫醒。

“暖暖……睁开眼睛看看我,你怎么了?梦到什么了?”他担心地将她拥在怀里,神色满是担忧。

慕暖缓缓睁开眼睛,一眼便撞ru他幽黑的眸子里,她没有错过他的神色,那种忧虑不是伪装的,她感觉得到他的真诚,他是真的很担心她。

“你醒了?刚刚是不是做梦了?梦到什么了?”他一连串地发问。

慕暖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他也不急,却是把她搂得越发紧,语气温柔地哄着,“别担心,我在身边,不管什么时候,都有我在!”

“……”她依然看着他,充满打量的目光里甚至有那么一点点陌生,这让漠向远有些紧张,“暖暖,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慕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摇摇头,“没什么!只是……做了个梦!不过……我已经忘了,自己梦到了什么!”

他没有说话,而是深深地凝视着她,半晌才幽幽开口,“真的吗?”

“嗯,是的!你不用担心!我没有!”慕暖下意识地动了一下,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

他却没有松手,而是大手控到她的额头,“你看看,都出汗了!怎么吓成这样!”

“……”慕暖有些尴尬,她刻意避开他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一直以来,在他的面前,她总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他那双眸子好似异常敏锐,每次面对他,都似乎有一种被他看透心思的感觉!

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至少现在……她还不想!因为有很多事情,她想自己去搞清楚。

————我要礼物

……本章完结,下一章“能告诉我真心话吗”↓↓↓更精彩哦!